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一百五十三章 最终解释权!

第二千一百五十三章 最终解释权!

        两人被苏航怼得一时之间没有了言语。

        目光在苏航身上大转,想知道苏航是不是认真的,是不是真的可以让他们随时离开。

        就算苏航让他们走,他们都不敢走,生怕刚一动就被苏航干死。

        “既然不想走,那咱们就再聊聊吧!”苏航笑了一下,直接在河岸边坐了下来。

        聊?谁特么还有心情和你聊?我们特么的现在正怕得厉害呢!

        两人虽然恐惧,但是不敢多说,都规规矩矩的坐在河边,等着苏航开口,不知这家伙在打什么主意,想和他们聊些什么。

        “还不知道两位怎么称呼?”苏航问道。

        两人闻言,对视了一眼,白衣男子道,“白随风!”

        黑衣男子道,“墨小强!”

        “呵!”苏航闻言,往那黑衣男子看了过去,“墨小强?”

        苏航忍不住笑了,白衣男子的名字那么写意,这黑衣男子这名字未免也太土太随便了些,前后对比一下,莫名的感觉有些滑稽。

        “名字是爹妈起的,莫要取笑!”黑衣男子涨红了脸,显然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名字太水了。

        但他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很不爽别人拿他的名字来取笑。

        苏航忍住了笑,摆了摆手,“抱歉抱歉,我没有取笑的意思……”

        黑衣男子哼了一声,白衣男子问道,“阁下又如何称呼?”

        “我么?姓苏,单名一个航字!”苏航直接道。

        “苏航么?”

        “什么?苏航?你是苏航?”

        两人听苏航报上名字,初时还没有觉得什么,突然反应了过来,脸上瞬间布满了恐惧,两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苏航,齐声高喝。

        苏航有点意外的看着这二人,“两位有听说过我?”

        “你,你就是那个逆乱之徒苏航?”白衣男子恐惧的道。

        两人直往后缩,似是想努力的和苏航拉开距离,苏航有些哭笑不得,“看来我在天界的名声并不好啊。”

        他还仅仅只是短短的去过一次天界,都能有这么大的名声么?光是一个名字就把两位护界使给吓成了这样?

        “果,果然是你。”两人喉结都动了动,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

        “我说了,不用害怕,我和你们无冤无仇,岂会伤害你们?”苏航摇了摇头,那创界山不知道已经把自己给塑造成一副什么样的形象了?

        来日去了天界,苏航有点担心,会不会如老鳖那样,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二人恐惧非常,连说话都在颤抖,哪里会相信一个逆乱之徒不会伤害他们。

        对于一个逆乱者而言,想要用大道宗的背景去让他忌惮,几乎是不可能的,硬打的话也铁定是打不过,现在的局面,他们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要打要杀全在苏航那一念之间了。

        苏航也没管他们害怕不害怕,直接道,“我听说,大道宗已经换了新主人,而且,还颁布了一条诏令,不许玄黄界再有修士破道了?”

        两人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白随风道,“只是临时代宗主而已,不能算是换了新主人,如今大道宗依旧还是几位长老主事,代宗主能行使的职权有限……”

        墨小强道,“至于那条诏令,的确是有,据说是……”

        说到这儿,墨小强抬头看了苏航一眼。

        “和我有关是吧?”苏航问了一句。

        两人点了点头,墨小强道,“虚无长老说,下界出了逆乱之徒,各界界主须得严家管制,凡有破道者,皆杀之。”

        “虚无长老么?”

        苏航顿了一下,心中暗暗的记下了这个名字,他并未去过创界山,对大道宗了解甚少,只零星的知道几个名字。

        后世听殷玉儿说过,大道宗有几个牛逼到不行的级长老,一个叫鸿蒙的,是后世殷无伤的师父,还有一个叫元灵的,是后世他妹妹苏曦的师父,现在又是一个虚无。

        如果说鸿蒙和元灵还沾点人情的话,这个虚无,和苏航来说完全就是八竿子打不着了,大道宗禁令由此人颁布,其身份地位肯定非同凡响,苏航也在心里给他记了一笔仇,将来有机会可得好好算上一算。

        “此令是由长老会通过,代宗主亲自下达的,各界界主都必须遵守,尤其是这玄黄界,已经成为了重点监察对象,我们可有八位护界使监察这一界……”白随风道。

        “八位?今日怎就来了你们两位?”苏航问道。

        两人苦笑了一下,白随风道,“我们也要休息,也要修炼,所以都是轮班的,每隔一百年轮一回,只是没想到,我们两个倒霉催的,刚上任没几天就……”

        苏航听了,有些哭笑不得,敢情这天界也有倒班制,这两人的确悲催,直接就被自己给遇上了。

        “那今日这老鳖破道,可谓是顶风作案,大道宗准备怎么处置他?直接宰了么?”苏航问道。

        两人闻言,都是一愣。

        墨小强干笑了一声,“这就不是我们能知道的了,我们只负责把人带回去,怎么处置,得看上头的。”

        苏航闻言,眉头轻轻的皱了皱。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回答让苏航不满意,墨小强又道,“按照以往的规矩,上头下了禁令,既然有人破道,触犯了禁令,我们护界使是有职权直接将其格杀的,不过这胡不归似乎有点特殊,上头只是让我们把他安全带回去,并没有说该怎么处置……”

        “哦?”苏航闻言,嘴角微微的向上翘了一下,“难不成这个胡不归还是哪位长老的亲戚,可以不被禁令所制?要是不杀他,只怕万界界主都会不服吧?”

        “这个……”二人闻言,都是一滞。

        白随风苦笑道,“我们只是大道宗一小将,那里敢管上头的事,这事你问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啊……”

        “禁令是上头下的,最终解释权自然也在上头的手上,咱们管不起这事,也不敢管这事。”墨小强干笑了一声,笑得有几分的卑微,“阁下许是与那胡不归有仇,盼着他死,但还请暂时手下留情,等我等带他回去交了差,阁下再找他麻烦不迟,否则我等怕是要被其连累,受宗门责罚了。”...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97540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