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惊退劲敌!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惊退劲敌!

        “好,不用就不用,照样杀你!”苏航远远的指了指绳尸怪,言语眼神饱含轻视。

        “找死!”绳尸怪一声爆吼,仿佛是用尽了全力,身形瞬间一闪,出现在苏航的面前,再度将苏航抓在手中。

        “小子,去死吧!”绳尸怪仿佛是挥出了最大的潜力,直接将苏航举了起来,今天不把这狡猾的小子给撕了,他心中怒火难平。

        声音惊动天地,那面目更是无比的狰狞。

        “哼!”

        此时,却听苏航一声爆哼,绳尸怪猛然感觉到一阵恐惧,抬头一看,却见苏航生出一只手来。

        一个黑洞出现在苏航的掌心,带着无穷恐怖的吸力,还没等绳尸怪来得及动手,便已经印在了他的脑门之上。

        庞大的吸力,仿佛能席卷一切,绳尸怪惊恐的现,自己的力量在迅的被抽离,甚至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都仿佛要被吸走一样。

        这小子,居然在吸自己的力量?

        “小子,你敢!”绳尸怪大怒,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若是迟上一会儿,只怕都得被这小子给吸干了!

        此时,绳怪已经没想怎么撕了这小子了,想的只是怎么摆脱掉这个跗骨之蛆,当即爆吼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苏航扔了出去。

        这一扔就是数百里,砸碎的不知多少冰山,数百里外,苏航堪堪站定身形。

        放眼看去,那绳尸怪的整个脑袋都爆开了,成了一团麻绳,但很快麻绳纠缠,一个脑袋又很快成型。

        绳尸怪闪身而至,瞬间来到了苏航的面前,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动手。

        “噬天宝典?”听声音就能听出来,绳尸怪心中的震惊。

        苏航起身,咧着嘴,狞然道,“怎么样,还满意吧?是不是很过瘾?”

        绳尸怪眉头一皱,“天界除了那一位,从未有人修成过这门功法,你居然能修成?”

        苏航耸了耸肩,“别人不行,不代表我不行,你还想再尝试一下么?虽然你够强,但是,拼死一战,还不知谁胜谁负!”

        绳尸怪听了,沉吟了片刻,看得出来,他在犹豫,在思考,在权衡。

        “好个小子!”许久,绳尸怪道,“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今日之怨,来日再与你清算!”

        “哼,我殷无伤会怕你不成?”苏航冷哼了一声。

        绳尸怪的眼神有些毒辣,“真是好个殷家,哼!”

        说完,转向远处如死狗一般趴着的老鳖,“胡不归,你的命,先寄存在你身上,改日在来收取,希望你能活到那一日!”

        老鳖抬了抬头,往这边看了过来,却是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绳尸怪回头古怪的看了苏航一眼,随即如一颗炮弹一样腾空而起,直接破开河图空间,消失不见。

        “呼!”

        走了,见绳尸怪离开,苏航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在脚下的浮冰之上,脸上汗水就如豌豆一样刷刷往下掉。

        看来是被噬天宝典惊走的,这厮实在恐怖,除了噬天宝典,苏航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制手段,但噬天宝典不是万能的,绳尸怪实力高深,就算站在哪儿让自己吸,也不可能瞬间就把他吸干,是要花时间的。

        倘若绳尸怪一心想撕他,完全有机会再苏航吸死他之前,先把苏航给撕了!

        刚才,绳尸怪完全只是被惊了,他恐怕不知道苏航将噬天宝典掌握到了何等程度,又能挥出几分实力,所以才不敢继续尝试,故而退走。

        险,实在是险!

        如果绳尸怪没被惊住的话,他恐怕就凶多吉少了,只能选择再用千年杀消耗其功力,亦或者只能用玄黄钟躲起来,可以说几乎没有神算。

        许久,苏航缓过气来,这才往老鳖而去。

        老鳖趴在冰河之上,嘴里哎哟哎哟的轻叫着,身边的冰雪已经被染红了一片,而另外一边,企鹅王那硕大的身体也趴在地上,情况比老鳖好不到哪里去。

        “唉,真是惨胜啊!”

        苏航感觉有些尴尬,走到老鳖的身边,干笑了一声。

        “惨尼玛个头啊!”老鳖努力的抬头看向苏航,嘴里蹦出一句脏话,看得出来,此时此刻,他真恨不得把苏航捏死。

        苏航讪笑了一下,“那绳尸怪已经走了,老鳖,你现在安全了!”

        “我特么现在想死!”老鳖脸上一副厌倦了尘世的表情。

        “看起来很疼?”苏航问道。

        老鳖一脸愤怒的看着苏航,“你特么自己试试!”

        “我那也不是没有办法么?一时的痛苦,换来性命无忧,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苏航解释道。

        老鳖一张脸铁青着,“那么多人你不捅,为什么偏偏捅我?你知道那有多难堪么,我胡不归一世英名,就被你给毁了!”

        “你这厮能有什么英明?”苏航哭笑不得。

        老鳖哆嗦着抬起一只手,指着苏航,“你,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苏航眉头微微一皱,道,“蹬鼻子上脸啊老鳖?我可是救了你,你不感恩也就罢了,还如此对我?”

        老鳖突然就哭了,“我特么要是知道你会捅我,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有那么痛苦么?苏航额头上布满了黑线,“行吧,你把河图给我,咱们以后便再无瓜葛,你死不死也和我没有关系。”

        老鳖闻言,哭声顿止,“你开什么玩笑,说好了你帮我破道,才将河图给你,你现在就找我讨要,算什么?”

        “尼玛!”苏航一把抓住了老鳖的后劲,“老家伙,你跟我耍贱是不?爷爷我刚才命都差点搭上了,你告诉我,我白忙活了一场?”

        “你……”老鳖一滞,“什么叫我耍贱,我只认当初的约定,你没有助我破道,河图就是不能给你!”

        苏航脸愈的黑了,手一松,“好,三日之期已到,你赶紧准备破道吧,我会替你守关,保证让你安然过关!”

        “老兄,你看我现在都这逼样了,还能破道么?”老鳖哭丧着脸道。

        “那你待如何?”苏航黑着一张老脸。...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95830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