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一百零六章 叛逆之徒?

第二千一百零六章 叛逆之徒?

        隔空千年杀!

        “噗嗤!”

        一瞬间,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了!

        殷无伤正拔剑出鞘,准备与苏航大战三百回合,然而,却见苏航轻轻的向他指了一下,也不见什么剑气飞出,当时还愣了一下,但随即就感觉到一股莫名么恐惧瞬间从胸中涌起,背脊一阵风发寒!

        “哎呀!”

        突然,殷无伤感觉自己像是一屁股坐到了剑尖上了一样,根本都还没来得及躲,后门遭受突袭,剧痛袭来,直接大喊了一声,整个人一蹦数十丈高,房顶瞬间被顶出了一个大洞,手里的剑都不要了,直接扔在了屋里。

        “啊?殷兄弟?”

        伏羲惊了一跳,连忙冲出房去,女娲的苏航也随即走出了房间,抬头一看,一个黑影惨叫着从天而降,噗通一声摔在了谷口,地面都颤抖了一下,溅起大片的灰尘。

        伏羲的脸皮微微的抽搐了一下,那应该很疼吧。

        连忙奔了过去,只见殷无伤趴在地上打滚,嘴里一个劲的惨叫,脸上五官皱成了一团,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殷兄弟,你还好吧?”伏羲想上去扶殷无伤,奈何殷无伤滚来滚去,根本扶之不住。

        “疼,疼……”殷无伤哭着大喊。

        “疼?你哪儿疼?殷兄弟,告诉我,你哪儿疼?”伏羲记着连忙询问,这兄弟可是贵客,他爹才刚走,就被收拾成这样,那可不成!

        殷无伤只是一个劲的大哭惨嚎,哪里还有力气回答伏羲的问题。

        “苏航兄,你把他怎么了?”伏羲无奈,只得看向苏航,“殷兄弟年少不懂事,我代他向你赔个不是,你就放过他吧!”

        看着殷无伤那满地打滚的样子,苏航心中却快活得劲,只是想笑,听到伏羲的话,苏航却是摆了摆手,“给这小子长点记性而已,你把他带下去吧,休息一下就好了!”

        听苏航这么说,伏羲应了一声,连忙把殷无伤抱回了自己屋里。

        “哎哟,哎哟……”

        “殷兄弟,你忍着点,一会儿就好!”

        ……

        房间里,殷无伤依旧在惨叫着,为了让这小子长点记性,苏航刚刚可是用了十分的劲,够这小子吃一壶的了!

        转过脸去,却见女娲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苏航摸了摸自己的脸,“妹子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么?”

        女娲噗呲一笑,“苏大哥也真会玩人,不怕殷宗主转过来收拾你?”

        苏航讪讪一笑,“莫说他爹不在这儿,就算他爹在这儿,惹了我,我也照样收拾他,他爹把他留在这儿,不就是让咱们收拾的么?”

        女娲道,“他这人心地不坏,我去天界的时候,他是很热心的,就是娇惯了些,不过,这种大家子弟,有几个是不娇纵的呢,他这算是很好的了。”

        苏航轻轻的摇了摇头,指引着女娲往屋里走去,这下算是清净了,两人可以谈谈正事了!

        __

        “天界好玩儿么?”屋里,苏航对着女娲问道。

        女娲摇了摇头,“哪里都没有这里好,那里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在创界山上的时候,那一双双眼睛看着我,我都感觉是不怀好意。”

        苏航顿了一下,这还是你女娲,如果换了是我,只怕那些存在都恨不得杀了我吧!

        苏航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他对于天界某一些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究其原因,便是苍天选择了他,来和林轩竞争大道宗主的位子。

        对于那些人来说,他们当然是一样他们培养的林轩来继承这一位子,而不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草根。

        试想一下,一群显赫的达官贵人,有理由让一个平民窟走出来的小子骑到头上去发号施令么?

        所以,苏航对于这些人来说,无疑就是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也才会有殷天风的警告,如果自己走出玄黄界,肯定会有一帮人急不可耐的要拔掉他。

        “不过,我总有一种感觉,现在想来,也十分的古怪!”这时候,女娲却皱起了眉头。

        “哦?什么感觉?”苏航看着女娲。

        女娲道,“这种感觉很奇怪,在创界山的时候,我总感觉曾经好像去过那里,仿佛曾经在那里待过一样,山上那群老头,看我的眼神也异常的古怪!”

        苏航闻言,顿了顿,联想之前那两位护界使和殷天风对女娲的态度,在加上女娲现在说的这些话,他有理由怀疑女娲会不会和鸿钧一样,也是天界某位强者转世。

        想到这里,苏航不禁多看了女娲一眼,但又觉得这个想法似乎有些无稽,毕竟,怎么会这么多强者都往玄黄界投生,都是为了什么?

        “他们有为难你?”苏航问道。

        女娲微微颔首,苦笑了一下,“刚到创界山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被一个自称礼贤宫长老的老头拦下,说是要遵循古制刚破道的修士,要上创界山,须得三跪九叩,跪拜上山,还好殷前辈把那长老打发了……”

        “上了山,却无人接待,只得在殷前辈的鹦鹉峰暂住,一直等了有三天,宗门才有三位长老出面接见!”

        “等我到了神武大殿,鸿蒙长老便立刻向我问罪,说我不尊界令,擅自破道,破坏玄黄规则,还勾结……”

        说到这里,女娲抬头看了看苏航,没有往下说。

        苏航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让她继续往下说。

        女娲苦笑了一下,“他们说我勾结叛逆之徒,罪大恶极,还要拿我治罪!”

        “叛逆之徒?”苏航听了,冷笑了一下,“这是在说我么?真是可笑,我又并非他大道宗弟子,又何来叛逆之说,可笑至极!”

        “和那些高高在上,手握生杀大权的存在说这些,其实才是真正的可笑,我算是看明白了,他们想要给谁定罪,并不一定要你真的做了什么,重要的是,他们觉得你做了什么,这就已经足够了!”女娲道。

        苏航听了,微微颔首,说到底,这就是强势,我说你有罪,你就有罪,就算你没做过,也是有罪!...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94322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