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自求多福!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自求多福!

  佛坛内,敕封大会草草结束,虽然佛祖已经表示了歉意,让众人散去,但是,喜欢看热闹是所有智慧生物的通病,肯在这时候离开的人并不多,很多人都还滞留在佛坛,这场大戏对他们来说,还没有看懂,没能看个究竟。

  苏航的去而复返,让众人都有些意外,他们中可还有不少人在犹豫着是不是要跟着去三十光年外围观战况呢,想不到苏航会回来得这么快。

  这就打完了?

  也对,这可是神尊,神尊是何等神武的人物,那玄奘就算再有诡异,在这位存在的面前,怕也只有被虐的份。

  佛门三圣即刻迎了上来,显然有话要问苏航,但苏航却是摆了摆手,这里人多,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三圣会意,也不管其他人了,直接领着苏航便往灵山去了,剩下一堆烂摊子,就交给了观音尊者等一众佛陀菩萨。

  随着佛门三圣的离去,佛坛中炸开了锅,有的在八卦议论,有的却是在责骂佛门不厚道,大老远的把他们叫来观礼,茶水没奉一杯也就罢了,现在居然都无视了他们。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着实有些气人。

  ……

  “我佛慈悲,神尊,玄奘身上究竟是何变故?”一入灵山,才刚刚落座,燃灯古佛便迫不及待的对着苏航问了一句。

  有关冥河的事,苏航是不想让旁人知道很多的,当即便道,“唐玄奘已经被心魔所噬,堕入魔道,尔等所见已非唐玄奘了!”

  心魔?心魔能有这么厉害?连佛门三圣一起出手都难抵挡,这话说出来,连苏航自己都难相信,若佛门三圣能信,只怕都得去测一下智商了。

  三人都看得出来,苏航在有意的隐瞒什么,但既然是有意隐瞒,他们只怕再问也问不出个什么来。

  当下,如来叹道,“玄奘乃是贫僧最看重的弟子,一直寄予厚望,百般磨砺,盼齐有朝一日能够助我佛门,光大教派,没想到身为佛门弟子,竟堕入魔道,唉,玄奘负我,玄奘负我!”

  几乎要捶胸顿首,言辞恳切而懊恼,苏航在旁边看着,却是异常的平静,他是有点看不懂如来,不知他是发自内心,还是在随性的表演。

  弥陀问道,“玄奘可是已被神尊收服?”

  这时,如来也往苏航看来,或许这也是他最关心的问题,玄奘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掌控,显然是会威胁到佛祖的威严和地位的。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苏航摇头了!

  “被他玩了手金蝉脱壳,给逃了!”苏航道。

  三圣闻言,都张大了嘴巴,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跑了?让他给跑了?

  金蝉脱壳?玄奘前身就是金蝉子,保命能力是一流的,所以三圣听起苏航说这话,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但是能从神尊的手上逃脱,他们又不得不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入了魔的玄奘了!

  这个魔玄奘,只怕实力还在他们意想之外!

  这时候弥陀道,“神尊,玄奘逃去,若是复返,我佛门恐陷灾劫,这事你可不能不管啊!”

  如来也看向苏航,或许他本就要强,心里想,却不说,只让弥陀和燃灯来求。

  苏航闻言,却是一阵无奈,“你等也该好好反思一下了!”

  顿了顿,苏航道,“若非你们几个处事不公,将门徒列为三六九等,那些佛陀菩萨歧视歧视他也就罢了,你们也看不起他,以至于玄奘心有执念,心灵产生缝隙,被魔物所趁,酿成今日之祸,昨日种因,今日得果,尔等都是修因果的行家,应该不难理解这其中的道理。”

  虽然不一定是全责,但佛门三圣一定是要负一些责任的,苏航刻意隐瞒冥河之事,倒也不忘借这机会敲打一下佛门。

  三人闻言,都是讪讪,他三人是何等身份,何时被人如此教训过?但是在苏航的面前,却也只能是一副用心聆听的受教模样。

  苏航转向如来,“还有你,你无缘无故给他什么九品莲台?就算你想让他认清自己的地位,也不用再那当口吧?这下可好,让他找着机会发作,玄奘对你们本就有所怨愤,之后只怕更是有的你们受的!”

  苏航言辞丝毫都没有留面子,十分的严厉,就好像是在教训门人一样。

  虽然他只是一个外人,不该插手佛门的私事,佛门的事他管不着,也不该管,但是,有些东西他还是该敲打一下,否则这佛门可真是膨胀得厉害。

  “神尊教训得是!”如来讪讪的点了点头,如今形势之下,就算他再自傲,也不得不向苏航低头,“还请神尊为我佛门指一条出路,此魔不除,我佛门恐难有宁日!”

  苏航摆了摆手,“他既然已经逃了,除非自己主动现身,恐怕连我也难寻到他的踪迹,所以,你佛门也只有自求多福了!”

  “神尊!”

  燃灯和弥陀一听这话,顿时就慌了,连忙都跪倒在苏航的面前,“神尊若是袖手旁观,待那魔归来,我佛门又还有谁能止住他?佛门数兆弟子,若有闪失,恐怕整个四方星域都将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弥陀说起话来,可是一套一套的,他很清楚,眼前这个苏航,已经不是当初他认识的那个还得让自己罩着的苏航,而且高高在上的神尊,但是,他相信苏航和他之间,肯定还是有一些私人情分的,他都这么跪下来乞求了,苏航肯定不会置之不理!

  苏航深吸了一口气,的确,弥陀和他是有一些私人关系的,如果是换了一个人求他,苏航多半是会置之不理的,毕竟佛门和他并没有什么关键,又不是自己门下,自己凭什么帮他呢!

  但弥陀就不一样了,他对苏航是有些恩义的,当初苏航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少不得弥陀他们几个的扶持,可以说是有过命交情的,现在弥陀都跪地上求他了,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当下,苏航伸手将弥陀扶了起来,“大师莫要如此!”...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80707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