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灵山观礼!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灵山观礼!

  “搞笑!”苏航冷笑了一下,没有杀心倒好说,没有敌意么,苏航就只能呵呵了。

  这些个原罪,有哪一个是省油的灯?一时没有敌意还好,怎么可能时时都没有敌意?

  原罪与本尊本就天生对立,圣母说的这些,似乎从根源上就不成立,更像是圣母在给他们自己铺后路。

  什么叫做没有敌意,如果没有敌意,苏航还用得着去找最后这一位?既然有想法去找,那必然是有敌意的,而且,就算自己完全放下敌意,又怎么保证怯神会现身。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主动送上门来呢?

  苏航环视一圈,所有人都在回避他的目光,显然已经没有人想和他说话了,连圣母也闭上了眼睛,不想再多说。

  苏航道,“放心,我会尽快找到他,让他来和你们团圆的!”

  说完,也不等这些家伙回话,苏航直接从战斗空间中消失。

  ……

  __

  房间里,苏航有点郁闷,也不知圣母说的是真是假,如果真如她所说,想要找这个怯神,恐怕还真得费上一番功夫。

  不怕敌人强,就怕敌人躲着你,如果对方一直躲着,苏航还真没办法把他找出来,如果是另外一个人,苏航还可以借用一下千年杀的特殊规则能力,将他强行拉过来,可这家伙偏偏是自己的原罪,杀他如同杀自己,这一点,当初和猥琐原罪较量的时候,就已经有过领教的。

  怯神?苏航微微沉吟,却不知这位存在究竟胆小到什么程度,之后得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便如贪一般,虽然强大,但总有弱点,苏航可不觉得这世上会有什么无解的难题,只要肯研究,总会找到法子。

  “父亲!”这时候,苏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苏航收回心神,“何事?”

  苏进在外面道,“父亲,灵山来人了!”

  “灵山?”

  苏航轻轻的推开了房门,苏进正恭敬的现在门外,“佛门灵山?”

  苏进点头道,“普贤尊者带着十八罗汉齐至,说是要请父亲前往灵山观礼!”

  “观礼?”苏航顿了一下,“唐玄奘受封之事?”

  苏进闻言,有些惊诧,“父亲未卜先知,的确是为唐玄奘受封之事,听闻三日前金蝉大师突破佛祖境界,对于佛门来说,是一件特大喜事,连佛祖都不愿意拖沓,这便要册封唐玄奘了!”

  自己还没有开口,父亲便已经知道,在苏进的心中,苏航的形象更加高大,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现在都到了怎样的境界了!

  “来得这么快?”苏航苦笑了一下,不过想想也能接受,整个玄黄宇内,多少年才能出现一位天尊境强者,在苏航看来不过一桩小事,可其此番必定是会轰动整个修行界的!

  苏进道,“前些日子,受至善道宗影响,佛门声誉下跌了不少,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佛祖肯定不会放过,必定会操办得大张旗鼓,借着第四位佛祖出世,将佛门声誉抬升到巅峰。”

  苏航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的在意,与苏进一同,慢慢的向着正殿走去,“只有普贤真人和十八罗汉来了?”

  苏进闻言,点了点头,额头不禁汗了汗,老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还不够么?普贤真人在佛门之中,好歹也是重量级的人物。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老爹乃是何等身份,就算佛祖亲自来邀请,也不为过,只是,以佛祖的身份,怎么可能回来呢?

  苏航淡淡的笑了笑,对着苏进问道,“那你觉得,我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苏进愣了一下,不知苏航为何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当即道,“父亲可是有什么顾虑?”

  苏航深吸了一口气,片刻之后,才摇了摇头,“那会有什么顾虑,只是不想为人利用罢了!”

  佛门请他去,只怕也是为了借苏航的身份,助长佛门声势罢了,苏航岂会想不到这一点?说是观礼,其实更大的意图只是利用!

  苏进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当下道,“只是十八罗汉是抬着佛祖莲花轿辇来的,不好回绝啊!”

  “呵!”苏航一听,不禁笑了,莲花轿辇,罗汉抬轿,倒是舍得下本钱。

  苏进迟疑了一下,道,“若父亲心有顾虑,不若孩儿代父亲去走这一趟?”

  苏航闻言,却是摆了摆手,道,“人家请的是我,你去算个什么事?为父正闲得无聊,便走这一趟吧!”

  “可……”苏进仿佛有话要说,刚刚苏航不是说不想被利用么?怎么又说要去?

  “不去不行啊,我要不去,只怕他佛门这次……”

  苏航像是有话要说,但是话到嘴便,却是又停住了,最后只剩下一声长叹。

  苏进有些莫名奇妙,看苏航这神色,难道说佛门这次册封唐玄奘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或者说,会有什么变故?

  正待问时,却见苏航已经走进了正殿,苏进也只得将疑问放到了心底。

  ……

  __

  阿弥陀佛星域,灵山!

  声声佛唱,宁静祥和,香烟寥寥,只一派盛景,在那恢宏的大雄宝殿之中,此时,却有那么一点煞风景的事正在发生。

  偌大的大殿之中,诸佛陀菩萨,罗汉金刚分站两旁,足有数百上千之众。

  如来坐与正位之上,那庞大的身躯显得无比的威严,弥陀和燃灯分坐两旁,三大佛祖就位,此时大雄宝殿之中,便是佛门最顶尖的那一撮,绝对的金字塔尖的存在。

  大殿正中,阿难和迦叶两位尊者跪伏在地,二人皆是衣衫不整,鼻青脸肿,满面灰土。

  阿难哭道,“好叫我佛知道,弟子与迦叶尊者往功德寺迎接玄奘,却不料那玄奘妄自尊大,目无我佛,口出秽言,悖逆佛门,仗着功力大进,竟将我二人打了出来,求我佛做主!”

  旁边迦叶也哭道,“弟子受辱也就罢了,玄奘心中无佛,实不该为我佛门弟子,还请佛祖明鉴!”

  二人哭的凄惨,一边哭,还不忘露出自己身上的伤,以获取佛祖和殿中众佛的同情。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795693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