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心结!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心结!

  古丹峰闻言,瞬间就被吓到了,一张脸如土一般的颜色,杀人灭口?这家伙对自己起了杀心?噬天宝典传说中那么强大,刚刚他也有所“领教”,如果苏航杀他灭口,他还真不敢保证能否逃脱。

  刚刚被苏航一阵狂吸,现在都还有些腿软呢,大道境又能如何?遇到了更加强大的力量,该死的还是得死。

  古丹峰脸皮微微的抽搐了一下,“道祖在侧,你敢乱来!”

  苏航笑了,这家伙终于也有知道怕的时候,“那你问问他,我敢不敢乱来?”

  古丹峰转脸看去,光影闪过,鸿钧已经出现在他二人旁边,看那模样,完全就是一副冷眼旁观的架势。

  哪里还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是一伙的,古丹峰的脸色多变,当下便对苏航道,“我也只是提醒你一下,这功法在大道宗是禁术,幸好是被我看到,否则的话,让有心之人看见,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汗,这个逗比,真是不禁吓,就这么就怂了么?苏航摇了摇头,只余下苦笑。

  古丹峰道,“不过,你用禁术取胜,胜之不武……”

  苏航忙打断了他,道,“古兄此言差矣,甭管我这是否是你口中禁术,你老人家磕那么多药,难道就不觉得脸红么?你要是觉得我胜之不武,要不咱们再来比划比划?”

  古丹峰脸红了一下,刚刚吃了个大亏,古藤老仙给他准备的突破丹药也相当于被苏航洗劫一空,哪里还敢再和苏航比,只怕小命都得搭进去。

  这时候,古丹峰道,“今日我身体不适,且算我输你一阵,来日等我调养好了,再来挑战!”

  苏航闻言,脸皮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你还想挑战我?话说,我究竟什么地方得罪古兄,值得古兄如此纠缠不休?难道就因为玉儿?”

  古丹峰听了这话,顿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悲凉之事,脸上带上了十分的凄苦。

  苏航见他这般模样,不禁愣了一下,心中满是疑惑,古丹峰这人的确是有些小心眼,但是,几亿年了,都还念念不忘,就一个殷玉儿,应该不至于吧?

  在苏航看来,应该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而且,古丹峰应该很清楚,殷玉儿并不是因为苏航而拒绝他的。

  难道是因为其他什么事?究竟是什么事能让古丹峰记仇记到今天?

  “古兄,你好像有什么伤心事?”苏航问道。

  古丹峰单手抹了把脸,似乎在努力的平息心情,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苏航,“你别告诉我,你一点都不知情?”

  一双眼睛中,含着几许晶莹的泪花,看得出来,他是真有道不出的苦,而且还是真的苦。

  苏航闻言,一脸的懵逼,“我是真不懂古兄在说什么,古兄若有烦心事,大可以说出来,或许苏某能帮你想想办法。”

  “你?”古丹峰抬头看了苏航一眼,随即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没人能够帮我!”

  “呃……”苏航一滞,转脸往旁边鸿钧看了过去,心想以鸿钧的身份,或许能知道一些什么。

  鸿钧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没等苏航开口问,便道,“这事倒与兄长有几分相干,兄长可还记得无量城主殷天风?”

  苏航点了点头,道,“玉儿的老爹,我当然认识,怎么了?”

  要说当年这古丹峰,可都还是殷天风给带来玄黄界的。

  鸿钧道,“当年殷城主言明,要以爱女下嫁,古小友欣喜若狂,再备聘礼上门,却不想殷城主所言爱女,并非二女,而是六女殷欢儿,奈何古藤老仙急于与殷家联姻,便也不顾古小友的意愿,成了这门婚事,故而……”

  鸿钧这家伙,竟称古丹峰小友,自己可还叫一声古兄呢,平白矮了他些许辈分。

  苏航心中吐槽,而却又突然反应过来鸿钧话中之意,有些错愕的看着古丹峰,“这么说,古兄你是被他殷家给诓了?”

  古丹峰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虽然没有答话,但也已经算是最直接的回答了。

  苏航却是不懂了,“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古丹峰道,“若非你的出现,我便和玉儿成就了好事,如今可好,让我取了这么一个烂货,沦为整个天界的笑柄。”

  “玉儿之事,实属误会,我已经跟古兄你解释过多次,并非我之过也。”苏航摇了摇头,不解道,“不过,你说娶了个烂货又是何意,同是殷氏之女,古兄又岂能口出恶言,厚此薄彼。”

  古丹峰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苏航转而又看向鸿钧。

  “道祖,能给我留点面子么?”鸿钧还没开口,古丹峰便赶紧制止了他,有一种事叫家丑不可外扬,他是实在没脸说得出口,也不想鸿钧说出来。

  “理解。”鸿钧微微颔首,转而对着苏航道,“兄长却是不知,殷家这个六女殷欢儿,在天界可是个风云人物,此女生性放荡,上至天界各势力宗门长老高人,下至世俗凡夫,只怕你吃过的饭都没和她有染的男人多……”

  “噗……”

  古丹峰瞬间喷出一口血来,抬头郁闷的看着鸿钧,“道祖,你怎么……”

  前一秒还说理解,我还以为你会认住不说了,万万没有想到,下一秒你就口无遮拦的一口气道光了,而且还说得如此的……直白。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鸿钧的身份,古丹峰只怕现在已经直接骂娘了。

  鸿钧浅浅一笑,却是有几分道理的道,“古小友心中抑郁这么多年,只会对修行不利,老朽此翻言语,只是想疏解一下小友的心结,你自己感受一下,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说的好有道理啊,取了个那样的女人,谁心里能够痛快,古丹峰一直将其憋在心里,早晚是会憋出问题来的,鸿钧这也许真的是在给他治疗。

  他需要倾诉。

  古丹峰满腹的郁闷,抬头看向苏航,良久叹道,“话已至此,我也不怕苏兄你取笑了,那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早就想把她休了,可惜我爷爷不允,也更不敢得罪她爹……”...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73696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