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有备而来!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有备而来!

  尤其是那些至善道宗的门下弟子,见到这一幕,都是脸皮忍不住抽搐,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先是佛门上门找茬,现在又是这位传说中的神皇跑来凑热闹,见了至善上师都没说先打个招呼,直接就大咧咧的坐下了,未免也太不把至善道宗放在眼里了吧?

  众弟子心中有气,但是,想到上师教诲,宽以待人,别说这点小事,就算别人拿刀子捅了自己,也要笑脸相迎,问别人捅得是否痛快才是,当下,一个个都把不爽压在了心底。

  敖苏儿随后而至,也感觉这气氛有点尴尬,当即也是忐忑的站到了苏航的身后,偷眼往前方那女子看了过去,这莫非就是自己所仰慕的那位至善上师么?原来竟是个女子。

  女子?

  苏航苦笑,那笑容中包含着许多的内容,无奈中甚至带着几分苦涩。

  那女子在见到苏航的时候,显然也是触动了一下,但很快脸色就恢复了正常,若非留意观察,根本就不会有所察觉。

  这时候,如来开口道,“神尊来得正好,今日我佛门三圣与至善道宗至善上师论法,便请神尊做个旁证,以神尊之尊,也不怕天下人不服。”

  苏航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先前他就听苏进说起,佛门现在因为信仰之争而焦头烂额,有和至善道宗一争高下的趋势,却不想这佛门三圣却已经先和至善上师干起来了。

  能让佛门三圣齐齐出动,可见这个至善上师的能耐。

  三个天尊境,与一个天道境论法,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佛门处境的确是尴尬,不过,有时候,在法的领悟上,并不是境界高深,就理解得更透彻的。

  讲经论法,那是佛门的老本行,如来、燃灯、弥陀可以说都是干这行的的老司机,真要论起来,三人嘴炮齐开,也不一定会败阵。

  本来,佛门三圣是倍感压力的,但是苏航的突然出现,却让他们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看来,苏航应该是得到了消息,特地赶来给他们站台的。

  毕竟,苏航和弥陀的关系在那儿摆着,以苏航和弥陀的情谊,总不可能来这里是为了给至善道宗站台的吧?

  以苏航的辈分和实力,只要坐在这里,已经无论输赢,佛门已经赢了一半。

  不久前,三圣便派了唐玄奘前往天都,想请苏航出面打压至善道宗,天都方面一直都表现得模棱两可,没说帮他们,也没说不帮他们,但是,今日苏航在这个时候出现,的确应该是来给他们站台的。

  身后有人,心中便有底,如来抬头看向面前这位至善上师,“我佛门源自上古,东来佛祖开派至今,传承数十万年,方有如今之势,上师这至善道宗,不过短短一年时间,便收获信徒无数,如此野蛮扩张,非上法也!”

  或许如来自己也没想到,一向自负的他,竟也有借助苏航力量的一天,佛门高高在上,一向不把其它门派放在眼里,而如今,却不得不放低姿态,三圣齐聚,与这位新教的教主一争高下。

  事关道统,尽管无奈,但也不得不如此。

  如来这番说辞,却是打出了佛门第一张牌,传承!

  我一个传承了几十万年的大门派,岂是你这么一个刚刚崛起一年的门派能比的?你得认识清楚,究竟谁才是大哥。

  那至善上师听了,却是浅浅的一笑,“佛祖此言诧异,佛门历史悠久,自然非我教能比,我教也从未想过与佛门争什么,至于佛祖所言,我教野蛮扩张,更是子虚乌有之事……”

  这时候,燃灯打断了至善上师,道,“上师说话可要负责,三个月前,贫僧在苍州边境一小城,路遇至善道宗传道,一自称上师门下弟子的灵童,纠结上千信众,在那城中暴力传法,凡有不信仰至善道的人,少不了皮肉之苦,更有甚者,还被活活打死,如此传道,岂能算得上至善?”

  至善上师闻言,眉头轻轻的一皱,“若当真如古佛所说,本尊自会从严处置,但这不过古佛一面之词,让人如何信服?”

  苏航在旁边听了,心中不禁笑了笑,以这佛门三圣的性格,若是没抓住你点把柄,会这么有恃无恐,堂而皇之的上门来找你论法么?

  “贫僧既然敢说,自然是有证据的。”果然,燃灯右手一挥,一个小小的身影便从衣袖中滚出,摔在了大殿之中。

  众人一看,却是一个红衣道装的小孩儿,看上去十来岁的样子,殿中众人都是心中一紧,显然都是认得这个小孩儿的。

  “贫僧见那城中百姓受此劫难,心中不忍,本着我佛救苦救难的大慈悲心,出手拿下了罪魁,但听他说是上师门下弟子,贫僧不敢擅加处置,今日特带来,问一问上师,如何处置此子?”

  燃灯抬头看着至善,颇有几分咄咄逼人,不得不说,这佛门三圣都是人老成精,玩心眼耍手段这种事,简直不要太擅长了。

  要说如至善道宗,或许教义教条都是好的,但是,每一个教派,无论它多有名,多有善,终究是少不了有害群之马的,就如至善道宗这般的扩充速度,混入害群之马的可能性更高,就算再严格的纪律,这种事情都不可能避免。

  但佛门偏偏就抓住了这一点,燃灯说他只是偶然遇到,怎么可能,分明就是早有预谋,特地捉了这么一个至善道宗的败类,继而便抓住了至善道宗的把柄。

  你至善道宗不是宣扬至善么?如此野蛮的传道,怎么能算得上是至善?应该是至恶才对。

  这是对本身教义的冲击,从根本上对你提出质疑,看你如何回答?

  那小道童一恍惚,看到周围的场景,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顿时脸色一变,赶紧匍匐着跪倒在地上,以头抢地,根本不敢抬头。

  也不等至善上师答话,便见燃灯古佛手里又多出了一个珠子,“那日小城中所见所闻,贫僧都用这留光珠记录了下来,上师若是不信,可拿去一观,据贫僧所知,此子乃是上师高徒妙善的弟子。”...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72427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