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不欢而散!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不欢而散!

  当下,古丹峰又把那柄木剑抽了出来,一副马上要找苏航拼命的样子。

  苏航恶寒不已,这个逗比,就不能换一招么?老是这么玩儿,到底雷不累?

  等了半天,也不见古丹峰上前一步,很显然,他是没准备和苏航干架的,刚刚那么说,只不过是为了表达一下愤怒。

  殷天风慧眼如炬,哪里看不出这其中内情,当下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两位贤侄,和气生财,有话坐下说!”

  这算是给了古丹峰一个台阶下了,当即走到殷天风面前,躬身行礼道,“殷世叔可千万莫听这厮胡言乱语,你我两家都是天界望族,我爷爷也希望看到我和玉儿妹妹喜结连理,若世叔能将玉儿妹妹下嫁,丹峰必然是满心欢喜的,不敢有丝毫的不情愿。”

  说完,还抬头望殷玉儿偷偷看了一眼,小小的**了一下,但却没想到换来殷玉儿一个白眼和一声鄙夷的冷哼。

  古兄啊,你的节操呢?苏航见了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佩服这家伙,昨天还说的那么信誓旦旦,今天就特么食言了,自己拉的翔,自己吞了回去不说,还吃的这么津津有味,真特么是个极品。

  殷天风自然知道古丹峰的人品,但此刻,古丹峰的这番话,无疑是给他涨了大脸,此时看古丹峰这小子,竟然也有几分可爱了。

  “贤侄的心意,我自然是懂的。”殷天风赞了古丹峰一句,随即转而往苏航看来,“小子,看到没有,我家二丫头可是很抢手的,在天界,想做我殷家女婿的,可不止那么一个两个!”

  怎么就那么能嘚瑟呢?苏航闻言,不禁苦笑了一下,“前辈说的甚是,玉儿姑娘出生贵重,而我只是玄黄界内一个土著,没有见过天有多高,地有多阔,而且家中早有了发妻,实在是配不上令爱……”

  “好你个小子!”殷天风黑着一张脸,声音冰寒刺骨,“你要搞清楚一点,是你在求我,不是我在求你,我殷某人嫁女,没收你半点彩礼聘礼也就罢了,白白把女儿嫁给你,你还有这诸多微辞,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了么?”

  话说到这个份上,看得出来,殷天风是真的火了,殷玉儿心知要遭,有心想要打个圆场,劝上两句,但是却被殷天风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

  “哼,臭小子!”古丹峰本就看苏航百般不顺眼,此时还不趁机落井下石,添油加醋,当即对着苏航嘲讽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长什么模样,殷世叔纡尊降贵,居然敢拒绝,真是可笑之极,像你这种人,我可是见的多了,自命高贵,其实就是一下等贱民。”

  苏航眉头轻轻的皱了皱,“古兄弟,咱们好好说话,能不进行人身攻击么?你们都是天界上神,自然瞧我不起……”

  “够了。”殷天风喝了一声,打断了苏航的话,直接对着苏航道,“姓苏的小子,你让我很生气,我姓殷的也不是那种没脸之人,既然你不肯,我也不会强逼你,否则却还让人看了笑话,只是你今日所求之事,也恕我爱莫能助了?”

  苏航一滞,道,“这对于前辈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我看前辈也并非那等无情之人,难道真就忍心让这玄黄宇内众生受难?”

  “大道之下,众生如草芥刍狗,这玄黄宇内之事,自有那玄黄界主管辖,玄黄界主都不管,我一个外人如何来管?”殷天风淡淡的道了一句。

  大道之下,众生刍狗。这话可并非之是一时气话,在强者的眼里,弱者只怕真如刍狗草芥差不多,尤其是在这种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数,早已看淡了生死的存在眼里,你那些顶多能过个十年百年就终其一生的生命,身处六道轮回之中的存在,有算得上什么呢?

  是死还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么?你苏航和我又是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帮你呢?

  苏航一时无言,知道不管怎么说,已经无可挽回,这个殷天风,也不知道看上了自己那一点,一心要招自己为婿,我苏航就那么的优秀么?值得你堂堂殷城主如此对待?

  要让苏航娶殷玉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首先,本身他和殷玉儿就是演场戏给殷天风看,所谓情爱,并不能当真,而且他和殷玉儿直接,也的确没有那种男女之爱。

  其次,苏航本就是已经成了家之人,虽然这是在太古,但成家就是成家了,更何况敖雪现在都还下落不明,他老娘瞒着他给他娶了薛萱她们进门,这已经实属不该了,让苏航满怀愧疚,现在更不能再犯这些错。

  做人得有原则,有底线,有些东西,苏航是本能的抗拒的,他不可能将感情这种东西当成筹码来和殷天风交易。

  与其这般委曲相求,还不如自强不息,凭自己的本事,就不信解决不了这场危机。

  “前辈说的有理,晚辈告退。”苏航起身拱了拱手,随即头也不会的转身离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殷天风的这般做法,实在是让他难以苟同,求人不如求己,想想也是可笑,自己脑子是被驴踢了么?跑这儿来找不自在。

  “诶,苏兄。”

  古丹峰眼珠一转,即刻也告退一声,连忙往苏航追了出去,看这货的模样,却不知心里又憋了什么坏水。

  两人一走,院里安静了下来,殷玉儿憋红了脸,小心的对着殷天风道,“爹,你真的不帮他?”

  殷天风抬头看着殷玉儿,“帮他?我为什么要帮他?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帮他作甚?前日在琴台山上,我已经出手帮过他一次,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这小子非但不领情,却还给我百般脸色,你爹我很生气,照我以前的脾气,早就拿他开炼了。”

  “可是,爹爹,昆仑乃是大哥留下的道场……”殷玉儿道。

  殷天风道,“一个道场而已,权当是送人了,我倒要看看,苏航这小子,本事是不是和他的嘴一样硬。”...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66893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