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兴师问罪!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兴师问罪!

  如来坐在正上位的莲花台上,显露出发相金身,高愈数丈,一身袈裟金光闪闪,像是要让见了他的人都心生膜拜。

  “哼,如来,你好大的面子!”刚刚进殿,昊天便喊了一声,声如洪钟,震得整个大雄宝殿都在颤抖,引得殿内众佛瞩目。

  “来人,给神尊看座!”如来却并没有理会昊天。

  两名沙弥抬着一张椅子上来,放在了苏航身后,苏航也不介意,径直坐了上去。

  昊天哪里这么被人轻视过,直气得跳脚,简直要炸了!

  “你是天帝,天庭之主,怎能这么沉不住气?”

  苏航一个眼神,便让昊天将这口气生生的忍了下来。

  转而往如来看了过去,“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佛祖讲法了,要不,你们继续?”

  如来听了,笑道,“神尊在此,如来岂敢班门弄斧?倒是小僧有失远迎,还请神尊恕罪!”

  苏航闻言,也不苟言笑,“神皇宫更名已久,那还有什么神尊?”

  呃……如来闻言,脸上表情微微一滞,他自然听的出来,苏航话中包含的深意,那是在说自己没把他这个神皇放在眼里啊!

  “神尊言重了!”如来道。

  眼前这位,虽然曾经被称为史上最弱的神皇,但是却没人胆敢小看,他也不敢,毕竟,这位可是连天妖娘娘柳如絮都收服了的存在,绝对深不可测。

  “当年初见你之时,你才这么高一点,满头都是赖子!”苏航伸出右手比划了一下,“谁能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小家伙,却已经成为统领佛门的佛祖了,时间这东西当真是令人唏嘘!”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苏航翻起了旧账,完全是一副老前辈的口吻,这似乎一点都不给人面子啊,殿中众佛听了,都感觉气氛近乎凝固,要知道,在灵山,佛祖的威严是任何人都不敢挑衅的。

  然而,如来却并没有怒意,反而是道,“当年若非神尊,只怕小僧也难有今日!”

  顿了顿,如来道,“却不知神尊今日突然造访灵山,所为何事?”

  寒暄过后,也该是扯到正题了!

  苏航往昊天看了看,淡然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今日天帝来我门前哭诉,说是受了佛门欺负,要我替他做主,你也知道我和他师父的关系,他师父如今隐而不出,他要是真被人欺负了,传出去,却还是在丢我的脸,所以无奈,只能来你灵山走走,问问情况。”

  苏航此话一出,整个大殿之中,立时紧张到了极点,这可是天帝这是回家请了家长,兴师问罪来了啊!

  “神尊恐怕有所误会!”这时候,如来开口了!

  “胡说八道,什么误会?”昊天气得大喊了一声,“前日你等才将我轰下山去,让我堂堂天帝颜面尽失,还好意思说误会?”

  “昊天!”苏航低喝了一声。

  昊天真是气不过的模样,但是面对苏航的威严,此时也只能再次把脖子给缩了回去。

  “哼!”苏航瞪了昊天一眼,你看看人家佛祖多么的淡定,再看看你,这么急躁,那有点天帝还有的模样,让你这么闹下去,一会儿有理都变成没理的了。

  转而看向如来,苏航道,“佛祖不必多想,我今日来,并非针对佛门,既然天帝告到我这儿来了,那咱还是得走走过场,把燃灯古佛叫出来吧,让他二人对质一下,谁对谁错,一问便知,若昊天错怪了好人,我让他赔礼道歉!”

  话音落下,殿中更是沉默,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众人都不禁往如来看去,这分明是在将佛祖的军啊。

  以佛祖那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性子,能忍得了么?

  这时候,苏航道,“怎的,莫不是燃灯古佛不在灵山?或者说,要我亲自请他出来?”

  如来听了这话,脸皮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这时候,如来身边站着的弥勒佛开口了,“呵呵,神尊远来,不妨暂且在灵山歇脚,燃灯佛祖今日的确不在山上……”

  苏航听了这话,一眼看了过去,“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若我把他揪了出来,又当如何?”

  “这……”弥勒佛闻言一滞,干笑了一声,也不敢再多言。

  苏航环视一圈,三千诸佛,无一人胆敢与其对视。

  一时之间,如来也是感觉头大如斗,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神尊远道而来,怎也不通知和尚我一声?”这时候,大殿外传来一个笑声,随即一披发佛陀跨门而入。

  苏航抬头一看,真是弥陀。

  “阿弥陀佛。”众佛见了,纷纷口宣佛号。

  苏航见了这和尚,不禁翻了个白眼,“我当你还沉浸在李皇的温柔乡里,却没想你也在山上啊,淑妃。”

  弥陀听了这话,脸皮剧烈的抖了一下,这尼玛有点挂不住啊,这小子说话,太不给人面子了。

  杵着禅杖,弥陀走到近前,道,“听说神尊要教育我徒弟,我这当师父的可不能淡定,不知道我徒弟犯了什么错?”

  “大师怕是误会了,我哪敢教育你徒弟。”苏航淡淡的摇了摇头,对着弥陀道,“现在说谁对谁错,还为时尚早,昊天状告燃灯,窃他天帝玺印,我这不是来问问情况么?”

  “这绝不可能!”苏航话音刚才落下,弥陀立刻大袖一挥,否认道,“若说我这徒儿犯错,倒还罢了,燃灯师叔决不可能做出窃宝之事。”

  燃灯古佛乃是东来佛祖的师弟,论辈分,比弥陀都还要高,所以,弥陀叫一声师叔那是应该的。

  “大师,你就这么肯定?”苏航眉头微微一皱。

  弥陀道,“别人我不敢说,但是燃灯师叔,我敢以我弥陀的人格保证,以师叔的性格,就算真看上了什么宝物,就算用抢,也绝不会用偷……”

  汗!苏航闻言,额头上布满了黑线,你这是在黑燃灯是吧?咱们只会抢,不会偷,还能有点节操不?

  “大师,此事干系重大,既然你们自认清白,就该把人叫出来,你这般避而不见,未免让人怀疑。”苏航道。...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59751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