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是玄冥?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是玄冥?

  几个屋转了一圈,吴桂花道,“帝师,老身猜测,这个难姑在给段林换命之后,自知命不久矣,将段林驱逐,之后不久,便受天谴而死……”

  苏航听了,却是摇头一笑,“此乃高人,那会因天谴而死?”

  改换命运,遮掩天机,滴水不漏,让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劲才找到这里,这样一位存在,苏航可不相信她会因天谴而死。

  学神系统都没有探查到这个难姑的信息,至少也在天道境界,这事绝对不简单。

  吴桂花听了,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难姑的本事,地府得重新衡量了,先是替段林换命,紧接着诈死,清除一切存在的痕迹,当真是高明……只是,她为一个凡人换命,有什么意义?”

  苏航微微颔首,这的确是位高人。

  目光在屋中扫过,真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时间早已经将那人存在过的痕迹抹除。

  “帝师,你看。”

  正当苏航准备退出去,去那个难姑的坟头上看一看的时候,吴桂花走到堂屋前面,从墙下的一张破案上拿起一件东西。

  一块木牌,吴桂花扯掉上面的蜘蛛网,吹了口气,灰尘瞬间腾起。

  苏航走了过去,吴桂花把擦干净的的木牌交到了苏航的手上。

  苏航一看,那是一块灵牌,就是祠堂里供奉祖先的那一种,上面隐约还刻着一些字迹。

  苏航一看,浑身一颤,整个人瞬间就定住了。

  吴桂花站在旁边,一阵错愕,凑到苏航边上,往那灵牌上看去。

  “先师盘古大天尊之神位。”

  从上到下,一字一字的念来,吴桂花转而将目光落在了苏航的身上,对于苏航的身份,地府早就已经给她有所透露了。

  苏航紧紧的抓着那块神位,整个人都是懵的,脑子里百回千转,瞬间凌乱。

  这里,为什么会立有自己的神位?

  先师?难道这个难姑,是自己曾经的某一位弟子?是谁?

  这字迹,好生的熟悉!

  突然,一个念头从苏航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玄冥?”

  苏航心中一颤,握着神位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到现在为止,他收过的弟子并不算多,而字迹大多他都认识。

  这神位上的字迹,苏航很快就想到了玄冥,如果不是他看错的话,这正是玄冥的手笔。

  玄冥?难姑?

  旁边,吴桂花听到苏航说出这话,整个人也都被震住了,冥帝?此处屋主,是冥帝陛下?

  地府有一秘辛,冥帝失踪多年,不知去处,难不成在这里出现过?

  苏航回过神来,猛然转身往段林看了过去,“她的坟冢在什么地方?”

  不知不觉间,气势略微流露了一下,段林便被惊得浑身战栗,连忙答道,“在凤凰山上,要,要我带你们去么?”

  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苏航看到那神位的时候,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

  ——

  凤凰山,中间一峰高耸,两边如神翼展开,犹如一只即将腾空的凤凰,日落余晖斜照,恍然浴火重生。

  在凤凰山当地的传说之中,有不少关于凤凰栖落山中的故事,当地人都将凤凰山奉为神山,更将凤凰山视为吉地,死后基本上都是送入山中埋葬。

  而难姑的坟茔,也同样是在这凤凰山中,听段林说,当年难姑死后,因为无亲无故,是村里人帮忙敛葬的。

  当年,村里的条件比现在还恶劣,所以,也别想坟地有砌得多么的好看。

  也就一个小土包,穿过一片林地,来到坟前,四周的荒草已经足有三尺高了,如果没人带领着,谁能知道这是一个坟头。

  一到坟前,段林就拔出长剑,开始清理周围的草。

  人老寿终,身后无人打理,任由荒草遍地,逢年过节,连个来祭拜的人都没有,这是得有多么的悲凉。

  站在那坟头面前,苏航也是忍不住心中一叹,神识往那坟冢中一扫,果真,冢中并没有尸骨。

  段林很快将周围清理干净,走到冢前跪下叩头祭拜,苏航也没有理他,只怕他心中此刻并不好受。

  苏航站在旁边,心中更不好受,玄冥真的在这里出现过么?她为什么要离开地府,来到地球?

  简单的只是游历?应该不至于吧?莫不是为了寻找自己?

  以她的能力,找到自己应该不难,可是,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呢?

  另外,她为什么会来到凤凰山,还在这里隐居过一段时间,而后又为什么给段林换命?

  这又是什么原因?

  苏航将神识散了出去,尽管他明明知道结果,但也是依旧期盼着玄冥或许还在。

  结果是失望的,苏航的神识,几乎将整个地球包裹在内,但是,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比尊者境还强的生命体。

  只怕已经不在地球了,就算在,苏航光凭神识,只怕也发现不了,毕竟,玄冥在太古的时候,就已经天道境了,如今过了数亿年,更不知何等境界。

  吴桂花站在旁边,看着跪在坟前的段林,心中却是凌乱的要命,她在想,这事该如何向地府汇报。

  这件事,如果和冥帝扯上了边,那就有些大条了,完全超越了她的权限范围,更超越的了十殿阎君的权利范围。

  谁敢管到冥帝的头上?有那个本事的,恐怕就只有旁边这一位存在了。

  吴桂花转脸往苏航看了过去,等着苏航发话。

  苏航并没有多说什么,等段林祭拜完毕,苏航方才开口问道,“她可曾给你留下过什么?”

  段林顿了顿,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

  这人根本就不会说谎啊,旁人一眼就能看出真假。

  这时候,吴桂花道,“年青人,帝师问你话,老实答来。”

  段林听了,沉默了良久,手伸进了衣服里,从脖子下面掏出一根黑色的绳子来,绳子下面挂着的,似乎是一颗尖尖的獠牙。

  “这是当年难姑收养我的时候给我的。”段林道。

  吴桂花身形一闪,便来到段林的面前,伸手向着段林手中的项链抓了过去。...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58488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