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井底之蛙!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井底之蛙!

  “小羽!”

  苏航见了那青年,喊了一声。

  “苏航?”出来之人,正是苏羽,苏羽抬头一看,见是苏航,愣了一下,“你什么时候来的?”

  已是两年不见,苏羽也是想了一会儿才记起苏航来。

  “昨夜来的,就等你们出来呢!”苏航道。

  苏羽错愕了一下,“你找我有事?”

  苏航摇了摇头,“不是找你,是找段林,他应该还在里面吧?”

  苏羽闻言顿了顿,本来他这次试炼,成功突破后天境界,已经是很开心了,但是,苏航一提起段林,他便有些消沉,“我只到了第四层,突破之后,就不敢往下了,段林实力高过我,早便下了四层,有没有出来,我也不知道!”

  听苏羽说起他突破了,旁边站着的一壶小小的激动了一下,不过,一想到旁边站着个怪胎,便也高兴不起来了,差距还是蛮大的啊!

  正说间,石门又动了,一名挺拔的男子,从地宫中走了出来。

  一身青衣,身后背着一柄长剑,身材高大,生着一张国字脸,棱角分明,倒也有几分耐看。

  步履沉重,一步步过来,身上气势锐不可当,旁边一壶脸上带着几分惊讶,“华夏又添一位先天!”

  “前辈!”

  那青年走近,先对一壶拱手行礼,“前辈!”

  一壶有点尴尬,“恭喜贤侄,晋级先天!”

  “若非天师道相助,晚辈想要突破,还不知得等到何时。”那青年道了一句,话虽然谦虚,但听的出来,还是有几分自傲的。

  说完,青年转而向着苏航看了过去,眉宇之间,带着几分疑惑,显然他并不认识苏航,更不认识旁边的吴桂花。

  一壶正要介绍,却听吴桂花开口了,“你就是段林吧?改换命格,逆天大罪,老实供出你背后之人,或可从轻发落。”

  太直接了,这个吴桂花,未免也太直接了些,都不给人喘口气的机会,一上来就像审讯犯人一样,别说那青年,旁边几人都给弄懵逼了。

  青年听了,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位大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那模样,显然是把吴桂花给当成老年痴呆症患者了。

  “哼!”吴桂花冷哼了一声,“等你到了地府,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一把年纪了,可没心情讲那些废话,现在吴桂花只想把这人抓了,逼问出他背后之人,完成地府交给她的使命!

  那青年脸色一黑,这话分明是在诅咒自己,这老太婆是来者不善啊!

  青年握了握拳头,而吴桂花已经准备动手拿人了,一个先天的小子,在她这位合道境的大高手面前,简直弱得可怜,和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她自然是没有心情和蚂蚁废话的。

  “桂花!”苏航喊了一声。

  吴桂花闻言,悻悻的罢手,退到了苏航的身后,苏航在旁边,还轮不到她主场。

  那青年的目光落在了苏航的身上,“我认识你!”

  “哦?你认识我?”苏航笑了拉出学神系统对着他扫描了一下,对方的信息很快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人就是段林,因为境界差距巨大,系统扫描出的信息非常的详细,一生所经历,无一遗漏,信息显示,与陈三换命的,正是此人。

  不过,奇怪的是,信息显示有人给他和陈三换命,却没说那人是谁,当真是奇怪。

  遮蔽天机,已经是大能了,居然还能让学神系统都搜索不到信息,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个关键人物的境界非常高深,至少超过了他现在的境界,系统才会抹掉那一存在的相关信息。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不起眼的青年背后,至少站着一尊天道境的存在?

  这可能么?苏航有些诧异,这才叫住了吴桂花。

  段林看着苏航,道,“我见过你的照片,苏航,华夏最年轻的先天高手!”

  最年轻的先天高手,说起来还真是荣耀啊,苏航听了之后,却只是笑笑,这些小小的虚名,现在在他的眼里,都只不过尔尔罢了。

  那段林,似乎觉得苏航的笑是在轻视他吧,当即道,“今日得见足下,的确不凡,段某向来喜欢结交江湖好汉,今日不便,来日必定登门拜访,与足下好好切磋切磋。”

  说完,段林对着苏航拱了拱手。

  “呵。”这时候,旁边传来一个笑声,段林眉头一皱,转过脸去,却见是旁边的苏羽。

  段林有几分不悦,我这又没有跟你说话,你笑个什么劲?而且,这笑分明就是冷笑,不,应该说是嘲笑吧?

  苏羽道,“据我所知,两年前,他便已经突破金丹境界,成为陆地神仙,段兄你想找他比试,只怕是自取其辱吧。”

  “嗯?”

  段林听了这话,转而往苏航看了过去,眉宇之间带着十分的惊讶,两年前,陆地神仙?怎么可能?

  苏航与苏羽虽然两年未见,但是,苏羽对苏航的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一年前,他曾带着他的女朋友回苏溪省亲,苏溪的变化,已经让他叹为观止,金丹境界还是苏航两年前的境界,他听说苏航离开了地球,两年之后再次回归,苏羽已经无法想象苏航已经达到什么高度了。

  可笑面前这个段林,却还自以为天才,想和苏航比一比,苏羽站在旁边都有些冷汗直流,倍感尴尬。

  所谓井蛙不可语海,井底之蛙哪里能知道世界有多么的广阔,连苏航他自己也是如此,所以苏航也不想打击任何人。

  “或许,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聊聊。”苏航直接对着段林道。

  段林闻言,迟疑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抱歉,恐怕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竟然把苏航给拒绝了,这是苏航没有料到的。

  “大胆小儿,敢对帝师无礼?”吴桂花立刻呵斥了一声。

  段林却是一眼瞪了过去,“怎的?这位前辈想动手么?段某乐意奉陪。”

  话音落下,真气鼓荡,背后长剑在匣中铛铛作响,如长龙怒吟,随时准备脱鞘而出。...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58164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