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一壶的震惊!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一壶的震惊!

  “我就说今天怎么眼皮子老是跳个不停,查了查黄历,说是将有贵客上门,我这从早等到晚,都不见什么贵客,却不想这时候了,原来是你来了,你还真是会赶点啊!”

  这时候,一个声音从山门内传来,紧接着,一个老道走了出来,不是一壶是谁。

  苏航一笑,“一壶道长,别来无恙?”

  旁边那小道见了,这还真是师祖的客人啊?赶紧把脖子缩了回去,可千万别被问责才好。

  一壶走上前来,道,“除了又老了两岁,其他还是老样子。”

  “老道我是真没想到会是你来了,两年不见,你可是变化了许多。”说完便引着苏航进门。

  苏航哈哈一笑,“时光荏苒,毕竟两年了,想不变都难,不过,再怎么变,我也还是苏航……”

  ……

  入了天师府,此时已经深夜,一壶老道早已命人看好了茶,看这架势,的确是预料到有人会来。

  这老头不过才先天境界而已,数算之术就有这等造诣,这天师一脉的阴阳之术,的确是有他的过人之处。

  落座之后,两人寒暄了几句,一壶老道道,“这么晚了,来我这一亩三分地,可别告诉我,是来探望我这把老骨头的?”

  若是有心来探望他,那就该在白天来,哪会选在半夜?而且事先都没通知一声,一壶心中清楚,苏航此来,必定是有事。

  苏航笑了笑,“什么都瞒不过你,不错,我今日此来,却是有些小事!”

  “你说小事,那一定就是大事了!”一壶道。

  “确实是小事一桩!”苏航摆了摆手,便将此行目的告知,一席话下来,一壶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了!

  “这个段林,我见过!”良久,一壶开口道,“此人乃是昆仑派大地真人的得意弟子,天资相当不凡,当然,比起你来,那自然是差的远了!”

  说到这里,一壶用一种看怪胎的眼神看了看苏航,苏航却回他一阵无语。

  一壶接着道,“段林不过才三十二岁,但这一身的功力,已经达到后天武师九品境界,很有希望在四十岁之前,成就先天境界,为我华夏再添一尊高手。”

  “更难得的是,此人道武同修,在玄门道术上的造诣也是不凡,这么多年来,老道我也是见过不少天才,抛开你不讲,能和他天资比肩的,只怕就只有我那徒儿苏羽了!”

  说到这里,一壶顿了顿,看着苏航,道,“这么大好一青年,你说他和人换了命格,这事在我看来都颇为离谱,你可有什么证据么?”

  这种事情,光凭一张嘴说,有谁能相信呢?如果不了解苏航,恐怕还得以为苏航这是见人家天赋异禀而嫉妒诋毁。

  再说了,以一壶的境界,能做到给人稍微修改一下命格,那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而且,这种术法乃是逆天,会遭到反噬,完全就是禁术,一壶已经难以想象,把一个人的命运换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这是需要何等的修为!

  而且,那个段林,他是见过的,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这时候,吴桂花开口了,“天师道真是没落了,尽出一些无能的后辈!”

  “唔?”一壶眉头一皱,转而将目光落在了吴桂花的身上,有几分不悦的道,“不知这位是?”

  居然敢当着面骂人,自己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好不好?也不知哪里蹦出来个老太婆,居然敢如此诋毁天师道,实在是岂有此理。

  如果不看她是个女人,不看她是跟着苏航来的,一壶此刻恐怕已经炸了。

  “你问我是谁?”吴桂花站了出来,手中出现一物,金光闪闪,威严大放。

  正是那城隍印,吴桂花道,“老身乃城隍一族,蜀中蓉城府城隍吴桂花!”

  一壶此时,大惊失色,已经是完全无法淡定了,被吴桂花给震惊到不行。

  城隍?多么古老的称呼,天师道与城隍一族,都是属于阴神一族,他一壶岂有不知道之理,城隍印就和他天师道传承的天师印一样,这都是当年受天庭册封时的信物。

  一壶是识货之人,震惊过后,立刻起身拜倒,“弟子一壶,有眼不识真神,前辈宽恕!”

  同是阴神一族,但天师道已经没落,算不得阴神了,叫一声前辈,并不为过,甚至已经算得上是他高攀了。

  “方才帝师所言,有老身作证,你可还觉得虚假?”吴桂花收起城隍印,直接冷声道。

  “帝师?什么情况?”一壶错愕的看了苏航一眼,当即赶紧对着吴桂花道,“弟子不敢,弟子不敢!”

  满头大汗,此刻一壶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想不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般的存在,城隍一族啊,那可是历史悠久的神祗,与他们天师一族曾经一样辉煌的存在。

  华夏竟然还有城隍存在,而且,好像还和苏航关系不错?

  旁边,苏航看到一壶那被吓傻了的模样,只是觉得有些好笑,这老头老是喜欢端着架子,这下可好,一个吴桂花就让他怂了!

  吴桂花道,“地府已经查明,这个段林不仅有嫌疑,而且几乎是证据确凿,你身为天师,识人不明,真是……”

  苏航摆了摆手,打断了吴桂花的话,转而将一壶扶了起来,这老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恐惧,身上竟然在发抖。

  “道长,无需紧张,我只想查查这个段林,若你与此事无干,便也无需害怕!”苏航道了一句。

  一壶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我与那段林,也就见过几面,只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小伙,那还有其他接触!”

  苏航微微颔首,“此方土地报知,说段林还在龙虎山上,可有此事?”

  一壶顿了一下,道,“他的确是在龙虎山,你早来的话,很多玄门青年后生也都还在!”

  “什么意思?”苏航问道。

  一壶道,“前些日子,我天师道举行论法大会,广邀玄门各派,大会之后,我便开放地宫,让各派的一部分精英弟子进地宫试炼去了!”...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57995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