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磨灭不了的心!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磨灭不了的心!

  “这是自然!”鲤豹傲然的仰了仰头,“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不是追随你,而是追随我的小主人,她在哪里,我便在哪里!”

  “随你的便!”苏航道,二者一番谈判,终于成交!

  ……

  --

  本来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战,却不想就这么简单的化解,这只鲤豹,苏航暂时还惹不起,它要愿意跟着,那便跟着吧,至少,这兽没有那黄天和冥河二人的威胁大。

  若能把这兽留在天都山上,以后若黄天和冥河二人找上门来,一人一兽联手,倒也怕他们不得!

  离开了域兽空间,苏航便带着那叶氏母女和那只鲤豹,一同回了天都,他可是不敢再把叶氏母女丢在仙霞山上了。

  虽然仙霞山距离天都不远,但若发生什么事,难免也照应不及,还是放在身边最好,龙皇宫中人多,足以照料周全。

  回到龙皇宫后,苏航即刻便命苏进给安排出一个僻静的院落,安置叶氏母女和那头域兽,又选了十几个侍女和奶妈子服侍。

  那域兽倒也信守诺言,只在那深宫中守护,不吼不叫,颇有几分看门护院之意。

  宫中众人见得苏航带了一女人和一婴儿回来,还让这么多人谨慎服侍,不由得都有些猜测,甚至连苏进都以为那女婴会是他的妹妹了,一日里都连着跑去看了好几次!

  直到苏航一通解释之后,苏进才将信将疑的抛去了心中的疑虑。

  在苏航的授意之下,那母女二人住的飞霞宫,已经和太敖闭关的祖殿一样,被划为了宫中的禁区,不仅不得擅入,更不得靠近。

  一番安排,那域兽显然十分满意,当然,也只是暂时十分满意,要完全打消它的戒心,恐怕还得费上些功夫。

  午后,后山崖边,苏航没事的时候,总喜欢来这里坐坐,一个人安静的想想一些事情。

  这次让黄天和冥河跑了,确是遗祸无穷,除恶不净,迟早还会找上自己,而且,苏航可以肯定,下次见面,三人之间必是必死之局。

  好在的是,那二人受伤不浅,想要卷土再来,怕得花上不短的时间了,这段时间,自己完全可以强大起来,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那二人恨上自己,会不会伤害自己身边的人?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把那域兽鲤豹团结起来,有这兽在龙皇宫看守,那便能稳妥了许多。

  “原来父亲在这里!”一个声音从苏航的背后传来,让苏航从神思中回到现实。

  苏进来到苏航身边,崖边坐下,父子二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下方云卷云舒。

  “进儿,你说,你娘如果还在世的话,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来找我们?她是已经不在人世了,还是说,她已经忘了我们父子?”良久,苏航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苏进闻言,转脸往苏航看了去,见苏航神情专注,不似玩笑,当即问道,“父亲何故有此一问?母亲她怎么会忘了我们?又怎么会……,父亲你不是说她去了未来么?难道你见过她了?”

  听到苏航说起敖雪,苏进非常的不淡定了。

  苏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长长的叹出,“我就是随便感慨一下,毕竟,都这么多年了,沧海都能变成桑田,更何况……”

  她不是去了未来,而是去了过去,去了遥远的太古,数亿年的光阴,苏航实在是难以想象,敖雪是否还活着,是否还能记得自己。

  对于普通人来说,几年,几十年,足以忘记一个人,这可是几亿年啊!

  苏进连忙摇头,“不可能的,母亲她不可能忘记我们的,虽然时间可以让沧海变为桑田,但是,它磨灭不了心!”

  “唉!”苏航长叹一声,“我不怕她忘了我,我只盼她能好好的活着!”

  “父亲,你是见过母亲,对不对?”苏进连忙问道,之前,苏航告诉他敖雪去了未来,可现在,苏航又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番话,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苏航在这期间见过敖雪,或者说知道敖雪的确切下落。

  苏航顿了顿,没有说话,他知道,现在不该说,若让苏进知道敖雪去了太古,只怕得哭着喊着让苏航带他去了,苏航不想让他平白担心。

  “父亲?”苏进希冀的看着苏航。

  苏航摇了摇头,“不急,再等等吧,就快有消息了,等一有消息,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

  苏进张了张嘴,显然有话要说,苏航这番说辞,对他来说并不满意。

  “且不说你娘了!”苏航没有给他再说了机会,直接扯开了话题,“龙祖还没动静么?”

  苏进满是失落,却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只得暂时作罢,听苏航问起太敖,摇头道,“还没有动静,他老人家恐怕还需时日吧……”

  苏航感觉真有些好笑了,“你这个龙祖,可真是一点都不靠谱,我是不指望着他能突破天道境了,别给我惹麻烦就行……”

  这个太敖,当初为了能够制衡柳如絮,说什么要闭关突破天道境,当时苏航还挺感动的,可这都多久了,柳如絮都被苏航收服多久了,他还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是让人有点哭笑不得。

  苏航曾还让柳如絮探过祖殿,可那殿中空无一人,并无太敖,只怕是早就不知道金蝉脱壳去了什么地方逍遥了。

  现在苏航已经不盼他突破天道境,只盼他别给自己惹祸就行。

  “龙祖他……”苏进也知道苏航想要说什么,张嘴想要解释几句,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苏航摆了摆手,“他天性如此,我不怪他,由着他逍遥自在去吧,倒是你那日带回来的那个弟子,可是有什么异处,还要让我来掌眼?”

  苏航不说这话的话,苏进倒还忘了,闻言忙道,“回父亲的话,此子的确是有几分异处,非是他天资出众,少年老成,而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孩儿实在感觉有些异处,特让父亲看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孩儿收他做个弟子倒也无妨,此子天赋奇佳,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531869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