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龙王之怒!【欠烟瘾同学的加更】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龙王之怒!【欠烟瘾同学的加更】

  章鱼族并非天赋奇强的种族,能在这个年纪有如此修为,几乎已经可以与人族的巅峰天才比拟了。

  这时候,苏进问道,“此子可有师承?”

  这话,却是似乎把敖克给问到了,敖克连忙转身,端着架子往下方擂台上呼道,“章淦,陛下问你,可有师承?”

  这章淦,虽然年青,但也气度不凡,当下收起长枪,单膝跪在擂台之上,从容的对着高阶之上道,“回陛下,小子并无师承,只幼年时,因缘际会,得西海一位老仙指点数日,习得几分炼神修体之术……”

  “哦?”

  众人闻听这话,更是有几分惊讶,只是指点几日,就能有这般成就?这小家伙莫不是在吹牛皮吧。

  苏进往西海龙王敖克看了过去,“敖克,你西海之中,还有这等高人?”

  “四弟,你可别为了充你西海颜面,让这小儿黄口胡言……”

  “欺君之罪,你可担当不起……”

  苏进话音落下,几位龙王都对敖克斥责了起来,听在耳里,多有几分酸葡萄的味道。

  敖克听得满头是汗,连忙起身,对着苏进拜道,“陛下恕罪,此事臣是委实不知……”

  苏进摆了摆手,“爱卿不必紧张,朕只随口一问,咱这四海疆域广袤无边,藏有几位高人,也并不奇怪……”

  敖克听了这话,方才淡定了几分,谢恩之后,连忙转身对着台下章淦道,“淦,你且说来,那老仙姓甚名谁,四海之中可有名号在先?”

  章淦道,“小子只知那老仙人自称道玄老仙,四海之众皆是晚辈,除此之外,弟子并不知晓其它……”

  道玄老仙?四海之众皆是晚辈?这口气可是不小。

  众人皆是摇头,四海之中,那有这号人物,就连苏进也是摇头,他活了有十万年,莫说四海,就算是整个地仙大陆,有名有姓的高人,就没有几个是他不知道的,但这什么道玄老仙,他的确是没有听说过。

  龙皇当面,敖克自然知道章淦这番回答并不能令人满意,当即追问,“那老仙身在何处,你又于何处见他?”

  西海之中,竟有这等人物,自己身为西海龙王都全然不知,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章淦正欲说些什么,这时候,苏进摆了摆手,“今日族会,此等闲事,下来再论吧。”

  苏进发话,敖克这才作罢,回位置上坐下,族会比武,继续进行。

  ……

  半日后,比武终于结束,那章淦不出意外,居然将龙族几位精英子弟都给战败,一举夺魁。

  西海龙宫一下子就盖住了其它四海的声势,历届族会,西海基本上都是排名最末,这次却杀出一匹黑马,直接搞出了一个第一,委实意外,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照理说,西海龙王应该很高兴,因为这么多年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但是,实际上,他是一点都不高兴。

  原因无他,以前历届的第一,都是出在龙族,而这一次,却落入旁支,被章鱼族的一个小怪给夺了去,虽然长了西海的脸,但是却打了龙族的脸。

  ……

  是夜,应龙宫。

  此乃客宫,此次族会,四海宾客皆宿于此,宫殿以西的玄水殿,正是西海代表团的寝处。

  正厅房门紧闭,屋外有几名将士守护,却不知厅中在做什么,只听得其中隐约传来几声喝骂。

  “章淦,本王可待你父子不薄啊,你安敢如此?”敖克坐在主位之上,脸黑如墨,瞪着一双大眼,就像要吃人一样。

  厅中间,章淦跪在地上,闻的敖克之言,从容的答道,“龙王何出此言?淦不懂。”

  “不懂?”敖克似乎十分不喜欢章淦这副淡然的模样,当即道,“族会之前,本王是如何与你说的?可还记得?”

  章淦听了,答道,“此次族会,龙皇陛下亲至,千载难逢,龙王让淦保太子敖俊……”

  “哼……”

  未等章淦说完,敖克冷哼一声打断了他,“你倒是记得清楚。”

  顿了顿,敖克道,“本王知你本事极大,此次比武,不说第一,进前三乃是一定之事,本王也不多求,只盼我儿能进前五,在龙皇陛下面前漏个脸面,可你倒好,直接将他杀败,落了本王好大面皮。”

  章淦无语。

  这西海龙王,倒也是个极品,他本知章淦本事,这次带章淦来参加比武,其实是让他来打假球的,四海龙族皆有保送名额,如龙子龙孙参赛,是可以直接进入最后的决赛的。

  西海龙王算盘打得很好,先让章淦战上几场,在让他的龙太子敖俊上台挑战,只要章淦故意输阵,便能把他儿子捧上去了。

  这可是在龙皇面前露脸的好机会,指不定龙皇一高兴,直接收入门下教导,再不济,赏赐几滴神龙血,也能够得自己那儿子多年苦修了。

  今日这等局面,别说是进前五,章淦那时已经战败四海龙众,无人再敢上台一战,敖俊那时上台挑战,章淦只需一败,他儿子便是第一,何等风光?

  可哪里想到,不过十几个回合,章淦便将敖俊打下了擂台。

  这次西海夺魁,敖克并没有感觉到荣耀,反而是隐隐的有几分耻辱。

  “小子有罪。”章淦拜了拜,道,“龙王吩咐,小子不敢或望,但彼时龙皇陛下当面,小子若作假,又岂能逃得过陛下法眼,况且,太子殿下那第一得来不光不彩,又于心何安?”

  “放肆。”

  敖克听了,恼羞成怒,当即便要伸手打人,但拳至半空,又停了下来。

  拳头狠狠的收回,敖克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暴躁脾气,道,“好,此事本王暂且不与你追究,今日族会之上,陛下问你,你那师承之事,为何从未与本王说明?那什么道玄老仙,又是何方野怪,竟敢妄称我四海前辈。”

  章淦听了这话,显然有几分不太安逸,顿了顿,方才道,“龙王不曾相问,小子又如何说明,至于那道玄老仙,小子与他老人家只是一面之缘,不过,在小子看来,他老人家乃是得道仙长,并非野怪。”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52797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