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王炸的计划!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王炸的计划!

  把太皇山给炸了,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这小子还能活到现在,当真是一大奇迹。

  “看来,你那师父还有点良心,没把你赶尽杀绝!”苏航摇了摇头,以林轩之能,若要收拾王炸,他还能跑的掉么?只怕早就已经死了八百回了,根本用不着派人追杀。

  王炸自以为炸了太皇山,对于太皇山来说是滔天的大祸,但兴许在林轩看来,只不过不痛不痒而已。

  王炸讪讪,脸上的激动也渐渐消失。

  苏航道,“你跟我说这些,是想让我帮你解决的麻烦?”

  王炸也不避讳,直接道,“我王炸可不是怕事之人,不怕跟你说,我这些年来,改进了妖力弹的制作方法,凝炼了八颗威力更强的妖力弹,我等这一天很久了,他们把我撵得像狗一样,我也不是好惹的,我准备再去炸他一次!”

  汗!苏航听了这话,真是满头大汗,这家伙真是对得起他那个名字啊,一股子的猛劲,居然还打这个主意。

  “那你找我做什么?想让我陪你一起去炸太皇山?”苏航问道。

  王炸摇了摇头,“自从上次炸过太皇山之后,太皇山就已经隐入了虚空,我是找不到了,但以你的本事,肯定能找到,我不奢望你能陪我去,你只需要给我指个明路就行了!”

  苏航耸了耸肩,“那还真是抱歉了,实话告诉你,我也想找他,可惜我也找不到太皇山在何方!”

  这货简直就是一个恐布分子,苏航真有点佩服他的勇气。

  王炸听了,显然不相信苏航所说,只盯着苏航看了一会儿,“哼,原来你盘古大神,也是个胆小怕事之徒!”

  说完,王炸便欲拂袖而去,与苏航分道扬镳。

  “我虽然不知道,但有一个人肯定知道!”苏航突然道了一句。

  “谁?”王炸停住了脚步,回身看向苏航。

  “我正要去找他,除了他,恐怕这世上没人能知道太皇山所在了!”苏航没有明说。

  “道祖?”王炸愣了一下,他是知道苏航要去找鸿钧的。

  原本想拂袖离去的,王炸又打消了想法,既然苏航不肯帮忙,那找道祖鸿钧也是一样。

  “我看啊,你就是在作死!”苏航摇了摇头,二人又结伴上路。

  这家伙看来是和太皇山杠上了,炸太皇山,恐怕已经成为他毕生的志向了。

  说实话,苏航是真佩服这样的人,虽然有点奇葩,但是为了做成一件事,一辈子都为其奋斗,认准了的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这样的人,可以说真的很可怕,不负王炸之名。

  ……

  --

  以二人的速度,一来二去,就个客厅去厨房一般简单,虽然苏航一路晃晃悠悠,想趁这机会体察一下人族民情,但也速度不慢,不久便来到了妖域。

  所谓妖域,便是当初的妖族亿万大山,自太阳宫一统妖族以来,百万年时间,经过两代妖皇的辛苦经营,如今的妖族已经繁衍兴盛之极,与人族双分天下,其势力比起人族来还要隐隐强上几分。

  太阳宫更是气势如虹,妖皇帝俊在妖族的声望已经达到极致,手捧一面妖皇幡,号令天下,可以说是天下妖类,无敢不服!

  这次的瘟疫之祸,也给妖族带来了不小的损失,苏航这一路上见多了尸横遍野的场面,心中对那二魔更记恨了几分,但那二魔已经被斩杀,逝者已矣,唯有靠活着的人去收拾残局!

  提前便获悉苏航要驾临妖域,妖皇帝俊早早的便带了许多属下在妖域边境恭迎。

  那排场,真的是要多大,有多大,搞得苏航都有些不太自在。

  咱是低调来的,并不讲究这些排场,苏航让帝俊把属下摈退,独留下他一人跟随上路。

  “师尊是要找道祖?”帝俊小心的跟在苏航的身旁,对于这个师尊,他真的是又敬又怕。

  苏航微微颔首,“希望他还在混沌山吧!”

  后世的鸿钧常躲着自己,现在的鸿钧应该不至于吧?苏航心中如是的想着。

  帝俊道,“道祖飘忽无踪,除非他主动现身,我等想见上他一面,都是百般困难,道祖道场混沌山更是时隐时现,虽然同处妖域,但弟子却也摸不住混沌山的方向,不过师尊和道祖关系非同一般,道祖现在只怕已经摆好茶水迎接师尊您了!”

  “什么时候学起别人阿谀来了?”苏航摇了摇头,他倒希望真如帝俊所说,否则的话岂不尴尬?

  这时候没有卫星定位导航,但好在对于苏航来说,距离上次来混沌山的日子并不长,寻着记忆,很快就来到了混沌山外。

  迷雾笼罩,看之不清,还是以前那般的光景,只不过周围的山脉走势略微有些改变,林中树木杂草不知道经历的多少个春秋,多少次更替。

  时间在苏航的眼里并没有太大的概念,但每次来太古,他都能非常直观的感受到时间的存在。

  这东西,就像一个小妖精,真的很磨人!

  山外的迷雾是一个结界,苏航来过多次,自然是轻车熟路,二话不说便直接破界而入。

  当年,鸿钧被林轩诅咒,不得从混沌山脱身,后来还是苏航给他想了个法子,让他把混沌山给炼了,随身携带。

  破开结界之前,苏航还真有点担心混沌山没了,混沌山没了,那就意味着鸿钧不在这里,那特么可就尴尬了。

  幸好的是,山还在!

  如果鸿钧那个诅咒还没有破除的话,那就意味着,山还在,鸿钧肯定走不远。

  山上很清净,山道打扫得也很干净,一片落叶都不见,让人不得不怀疑此间的主人有严重的洁癖。

  似乎是下过一场灵雨,山道上还是湿漉漉的,林间草木都是生机勃勃!

  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鸿钧可没有备着茶水在门口迎接,帝俊感觉有点尴尬,连忙对着苏航道,“师尊,弟子去叫门!”

  苏航抬了抬手,只听到石阶之上山门嘎吱做响,随即,几个穿着道袍的糙汉子慌慌张张的从门内跑了出来。...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509414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