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帝江之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帝江之殇!

  所以,林轩是最有可能使坏的,但也是最没有可能使坏的,他有千万种方法搞自己,根本用不着冒着玄黄界崩塌的危险来给自己制造麻烦,如果当时自己放任不管,那么,麻烦的只会是林轩。

  那如果不是林轩,那又会是谁?鸿钧么?那更不可能,他和鸿钧并没有矛盾,相反还有恩义。

  只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林轩没有出现,鸿钧也没有出现,这事显得有几分诡异。

  这一界之中,苏航已经想不到有谁会有这个能力来算计自己了。

  难不成会是自己在天界见到的那个神秘男人?

  苏航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自己一到天界就见到了他,那个神秘的男人,给自己讲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实在让苏航感觉古怪。

  会是他?苏航心中有几分忐忑,那位存在的实力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来历更是神秘,苏航甚至都不知道他姓甚名谁。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那位存在暂时并没有对他表现出恶意。

  实力超强,又对自己没有恶意,苏航越想就越感觉糊涂。

  或许,那人说的对,这玄黄界局限了自己的视野,只有跳出去才能看得更宽,看得更远。

  可是,他又说现在还不是自己该跳出去的时候,还说什么玄黄界只是一个试炼场,什么意思?

  试炼?试炼什么?

  ……

  --

  天都,盘皇宫。

  时隔百万年,苏航再次回到这里,在这百万年的时间里,盘皇宫扩建了很多,气势更加的磅礴和恢宏。

  后土化轮回,人道畅通,这些年,人族人丁兴旺,强者辈出,当年的颓势已经不复存在,如今已经隐隐能和妖族并驾齐驱了,成为这天地之间的两大主要势力。

  几千年前,瘟疫二魔那一场灾难,让宇内万族都蒙受巨大损失,人族也是伤亡无数。

  而且,在围剿瘟疫二魔的那一战之中,盘皇帝江被二魔所伤,回到盘皇宫之后,便闭了关,这么多年来,再也没有露过面。

  已经几千年,外界早有留言,盘皇帝江早已重伤不治,驾崩归天。

  这些年来,盘皇帝江的存在,已经几乎形同虚设,就连共工祝融之辈,都当帝江已经不存在了,故而才有那诸族之乱。

  盘皇帝江生死未知,又没有传位于下一任,天下无主,人族无皇,面临的局面只会是分裂,而这是苏航所绝对不允许的。

  盘皇宫地宫。

  在盘皇宫的地底下,有一座秘宫,就算是在盘皇宫中,也没几个人知道地下还有这么一处存在。

  宽广的地宫,阴暗,冰凉,石门推开,寒气逼人,浓浓的冰雾笼罩着地面,直冷到人骨子里去。

  地宫空间并不大,也就一两百个平米,空空荡荡,白雾翻腾,只在地宫的中间,有一方丈宽的石台。

  石台上,放着一口冰棺,冰棺之中,一个中年男子,静静的躺着。

  身穿帝服,双手交叉放在腹部,神态安详,但却依然有着十分的威严,看上去仿佛睡着了一般。

  正是帝江。

  和苏航进来的,只有孽蜂一人。

  孽蜂站在旁边,突然老泪纵横的哭了起来,“当年瘟疫二魔之战,陛下受了暗算,回到天都之后,便已经是强弩之末,闭关数月,伤势不见好转,反而愈发的严重,陛下深知命不久矣,便让臣用玄冰棺冰封,盘古氏诸族之间并不和睦,若知陛下这般境况,只怕立时就会天下大乱,所以,此事仅臣一人知道,臣也不曾向任何人提起,这些年来,一直苦苦遮掩,如今,总算是等到陛下您回归了……”

  仿佛有千万般的委屈,孽蜂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让孽长老费心了。”苏航由衷的感谢了一句。

  孽蜂这个人,当年留给苏航的印象并不怎么好,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老黄历了,如今他能忠于盘古氏,忠于人族,这一点,让苏航很安慰。

  看着冰棺中的帝江,苏航心中有点不是滋味,本以为帝江只是闭关疗伤,却不想情况会这么的严重。

  “给我说说具体情况。”苏航问道。

  孽蜂擦了擦眼泪,道,“陛下的胸口中了瘟魔一掌,伤已愈,但毒未清,此毒古怪异常,臣用了虫族解毒至尊圣虫帝王天蚕,都没能驱逐此毒,连圣虫都被此毒感染而死……”

  “这两个小东西,当真是害人不浅。”苏航脸黑黑的,别看那瘟疫二神在后世从良,人还不错,但是,在这太古之时,这俩货当真是可恶。

  天道境都能伤成这样,这二人的威胁,不是一点半点的大。

  “共工身上的毒,也是此毒?”苏航问道。

  前几天,共工已经被送回了天都,孽蜂想必也已经见过。

  孽蜂道,“像,但臣也不敢肯定,当年陛下染此毒,并没有如共工氏这般性情大变,而且,共工氏的情况,并没有帝江陛下这么严重,另外,共工氏从何处染得此毒,此事还值得推敲。”

  苏航沉吟了一下,“共工的事,暂且搁置吧,开棺,让我看看帝江的情况。”

  “是。”

  或许是出于对苏航的极度信任,孽蜂并没有迟疑,直接一个手印打在那冰棺之上,一道水蓝色的光幕闪过,冰棺的棺盖瞬间滑向一边。

  一股浓郁的寒气铺面而来,久久方才散去,这冰棺乃是采之北域极地深处的玄冰锻造而成,本是五族之鳞族至宝,下品道器,棺上法印一起,棺中的寒冷,几乎可以冻住神魂,冻住时间。

  帝江依旧静静的躺着,气息封闭,如同一具死尸,苏航伸出一只手,将帝江的右手抓了起来。

  冰寒刺骨,不过,对于苏航那强大的肉身来说,这点寒冷,并不算什么。

  孽蜂就在旁边看着,脸上充满了忐忑。

  苏航直接分出一缕大道之气,进入帝江体内探查,须臾之后,苏航收回了手,脸上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陛下,如何?”孽蜂立刻问道。

  苏航沉吟了一下,“比我想象的严重,先扶他出来,我试试看能否助他疗毒。”...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49747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