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男人要有内涵!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男人要有内涵!

  如今的太皇山,与太古之太皇山,几乎是一般模样,岁月仿佛根本没有让它生出任何的改变,只不过更多了几分神秘。

  山巅之上,云海蒸腾。

  一名白衣青年,站在断崖边缘,在他的钱芳,云海之中,显出一个镜面般的圆圈,如果苏航在这里的话,肯定会惊讶的发现,那画面上所显示的场景,正是他在意识海中与黄天二人谈判的场景。

  言语声音,音容笑貌,纤毫毕现,简直就是高清现场直播。

  看着黄天二人进入造化珠,白衣青年的眼中有些发冷,“黄天啊黄天,看来,当年你的失败,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和我外公比起来,你差远了,真是让我失望。”

  白衣青年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着,脸上带着几分的不屑。

  目光落在了画面中苏航的身上,“又一次让你躲了过去,你当真是让我意外啊,也罢,还有十年了,十年之约,你切莫忘了。”

  话音落下,那画面已经如烟云一般的消散,“我倒要看看,剩下十年时间,你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到时候,我会让你败得心服口服。”

  “喂,小鲜肉,你自言自语什么呢?”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白衣青年闻言,紧皱着的眉头一下就舒展了开来,转过脸去,一个黄衫少女,一脸疑惑的朝他走了过来。

  白衣青年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没什么,只是见了这一方美景,忍不住感慨了一下,吟还了吟诗!”

  “吟诗?”

  少女走了过来,歪着脑袋诧异的看着白衣青年,“你还会吟诗?什么诗?我听你说什么十年十年的?”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白衣青年一笑,张口便吟道。

  “噗。”

  少女一听,立刻就笑了,“拜托,这是词,不是诗,而且,你知道这首词是什么意思么?这是宋代大词人东坡先生的词,讲的是他思念阴阳相隔的妻子……”

  说到这里,少女歪着脑袋看着白衣青年,“喂,小鲜肉,你也有妻子?你妻子也死了?”

  这话,真是问的太唐突了,这姑娘心直口快,完全没有半点忌讳的样子。

  “抱歉……”

  话已经问出了口,少女才意识到自己这一句话,似乎戳到别人的伤口了,连忙说了句抱歉。

  白衣青年看着面前的少女,脸上表情似乎有点复杂,好一会儿,才展颜一笑,“想哪儿去了,你不是叫我小鲜肉么?我怎么会有妻子?”

  听到白衣青年这话,少女这才眉开眼笑,责怪的道,“你吓我一跳,我还以为真戳到你痛处了呢,没事念这些伤情的词,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你是在装高雅么?没用的,对于你们男生而言,只要长得帅就足够了。”

  白衣青年听了这番话,不禁讪然一笑,“姑娘说的极是,那对于我来说,似乎也不必做什么改变了。”

  “你倒是真有自信。”少女白了他一眼,“你也算长得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就那样吧,你就勉强算那矮子堆里挑出的高个,虽然说男生只要长得帅就行,但是,一群帅哥站在一起,还是只能拼内涵。”

  白衣青年笑了,饶有兴致的看着少女,“那姑娘觉得,什么才算是内涵呢?”

  “内涵么?”少女装的像个情感专家一样,捏着下巴想了想,道,“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就好像我哥一样……”

  白衣青年听到这话,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你好像很崇拜你哥哥。”

  “当然。”一说到哥哥,少女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我哥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什么都让着我,有好吃的都给我,而且,每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保护我。”

  “可是,这一次,你遇到了危险,他似乎并没有出现。”这时候,白衣青年开口了,语气带着几分戏谑和打击。

  少女听了,抬头白了白衣青年一眼,不爽的道,“你知道什么,如果不是你把我带到这破地方来,我哥肯定早就出现了,我不许你说我哥的坏话。”

  白衣青年顿了顿,点了点头,笑道,“好,算我失言了,姑娘就当我没有说过。”

  少女听了这话,情绪这才平息了几分,紧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慌了,“不行,我哥肯定在满世界找我呢,我得回去,小鲜肉,你送我回去好不好?”

  白衣青年闻言,道,“你哥那里,我已经派人通知他了,姑娘你不用担心,你先前被仙王庙中那老怪伤了元神,还须得慢慢恢复,等你恢复好了,我再送你回去不迟?”

  “你说的是真的?你认识我哥?”少女质疑的看着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点了点头,“当然认识,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这次便是他拜托我来救你的呢。”

  少女脸上的疑惑依旧没有消退,“我哥叫什么名字,你们怎么认识的?”

  白衣青年笑了,“他叫苏航,来自地球,对不对?我和他已经认识很久很久了,我们是在地球上认识的,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从地球出来的。”

  “真的?我怎么没听我哥说过?”少女心中的疑惑在慢慢的消退,“你也是从地球出来的?哪儿的人?”

  “渝州!”白衣青年直接道。

  “渝州?你是渝州的?”少女一听,眼睛立刻就放光了,刚刚的戒备,仿佛一下子就被抛到了脑后。

  在这种地方居然还能见到一个老乡,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老球,你说这是怎样的一种缘分啊?

  “我是蜀中的,咱们挨的很近嘛。”少女笑得十分开心,“我有个弟弟,他也是蜀中的,不过可惜……”

  说到这里,少女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剩下的只是黯然。

  白衣青年顿了一下,道,“姑娘是有心事?”

  少女回过神来,抬起头来,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往事。”...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44833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