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服食邪物?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服食邪物?

  “我又不是来要债的,你躲什么躲,还准备躲到几时?”苏航颇感无语的对着大门喊了一声。

  然而,门中并没有回应。

  “神尊息怒,神尊息怒。”昊天赶紧赔礼。

  苏航哪里有什么怒气,再大的怒气,也被鸿钧给折腾的没有脾气了,这次他是不得已,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再来找鸿钧的,想不到他还是躲着不见。

  深吸了一口气,苏航稍微淡定了些,转而对着昊天道,“他不在就算了,等他回来,你帮我传句话,我明日会再来,让他给我答案……,嗯,他知道我要问什么。”

  说完,苏航气鼓鼓的转身便欲离开,既然鸿钧不见自己,那让昊天传话也是一样,彼此之前给个台阶好些。

  “神尊留步。”

  这时,昊天突然开口叫住了苏航。

  苏航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昊天,昊天追了上来,道,“弟子也知神尊来意,只是,此时着实不赖家师。”

  “嗯?”苏航眉头一皱,“你知道我来意?鸿钧跟你说的?”

  昊天干笑一声,也没有否认,“那日唐前辈冲击天尊境,师尊降下天劫乃是天道,无有徇私,天尊劫千年万年也难得一出,当日师尊降劫之时,弟子也在场,透过天劫之眼,看得真真切切,天劫尚未降下,唐前辈便已经暴体而亡,当时师尊也是很意外的。”

  苏航拧着眉头看着昊天,这个昊天,嘴上功夫是一流的,苏航得确认一下他说的真假。

  “弟子不敢有半句虚言。”昊天连忙躬下了身。

  “那既然如此,他躲我作甚?怕我找他麻烦,心虚什么?”苏航问道。

  昊天讪笑道,“神尊不知,师尊确实有要紧的事,匆匆离开了。”

  苏航脸黑,这鬼话,怎么能信?

  “你师父有跟你说过,唐敖之死有什么内情么?”苏航问道。

  昊天道,“弟子境界低微,不明就里,不过师尊倒是有提过,说是唐前辈似乎是服食了什么邪物,以至于功力暴涨,不可收拾,以至于暴体。”

  “暴涨功力的邪物?”

  苏航听了这话,整个人都愣住了,唐敖是因为突破的时候嗑药而死的?

  昊天的话,让苏航非常的意外,同时他也明白了,虽然鸿钧躲着不见自己,但是已经让昊天把自己想要的答案解答给自己。

  修士在渡劫的时候嗑药,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毕竟,不嗑药那儿来的后继之力与天劫抗争?

  “你师父可说了他服食的是何邪物?”

  但是,鸿钧说他磕的是邪物,这到让苏航感觉有些稀奇和诡异。

  昊天听了,摇了摇头,“师父没说,弟子也不敢问,不过,弟子记得当时师尊很惊讶,自言自语说什么血海什么,似乎唐前辈吃的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血海?”

  苏航一听这名字,瞬间就愣住了,立刻就想到了太古之时,弱水之下那一片浩瀚无边的滔天血海。

  “和血海有关?”

  随即,苏航又想起了被不周封印在自己识海之中的冥河,冥河已被封印,应该做不得妖吧?

  心中疑团重重,苏航想不明白,当即又问道,“唐敖的真灵呢?可是被你师父收走了?”

  “回神尊的话,当时事发突然,师尊也没有意料到,唐前辈瞬间魂飞魄散,真灵遁出之后便消失无踪,师父都没来得及出手收取……”

  昊天说着,苏航却是眉头紧锁,这件事,透着种种的不寻常啊。

  莫非是有人从中搞鬼?如果不是鸿钧的话,能从鸿钧的眼皮子低下玩手段,这人实力绝对不俗。

  鸿钧还提到血海,这让苏航心中隐隐有几分不安。

  “神尊,师尊离开前让弟子告诉你,这件事,你老人家就暂时不要管了,他会查个清清楚楚的。”这时候,昊天道。

  苏航闻言,沉默了一下,这事他要不管,能成么?谁知道鸿钧是不是在敷衍呢?

  “他还说什么?”苏航问道。

  昊天道,“师尊此去,不知何时才能归来,他让神尊你不要,不要有事没事就往紫霄宫跑,若有需要,紫霄宫自会派人襄助神尊的……”

  尼玛的,苏航听了这话,那一张脸简直涨得就像猪肝一样,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有事没事就往紫霄宫跑?我有那么闲么?

  “神尊恕罪,这是师尊的原话。”昊天连忙解释,像是生怕苏航迁怒到他的身上。

  “走了。”

  苏航白了他一眼,直接转身而去,这地方,他是没法再呆下去了。

  昊天一路恭送,直到苏航消失在混沌的尽头。

  ……

  ——

  一来一去,等回到山上,苏航已经是六日以后,唐敖已经出殡,葬于龙泉峰。

  虽然只是衣冠冢,但却是蜀山派的老祖墓地,修的大气磅礴,十分气派。

  可再气派又能如何,还唐敖依然享受不到,只能留与后人瞻仰。

  唐敖与苏航亦师亦友,苏航归来之后,葬礼已毕,但也去祭拜了一番。

  祭拜之后,不虚等几人与苏航凑到了一处,意图当然是想知道苏航此去紫霄宫的收获。

  “别不出声啊,唐敖的真灵是否还在,是否讨回来了?”眠狂按捺不住的问道。

  几人之中,要属眠狂和唐敖的感情最深了,两人还曾一切结伴周游宇宙,帮唐敖寻找徒弟蚕丛的下落,此番唐敖骤然离世,对他的打击可以说是非常的大。

  苏航那一脸黯然的表情,让人感觉忐忑,本来还抱着几分希望,但此刻却充满了忐忑。

  目光从这一张张渴盼的眼睛中扫过,苏航实在不忍心打击他们,但是没有办法,该说的还是要说,他们是多年老友,有权利知道真相。

  于是,苏航深吸了一口气,将从紫霄宫获得的一些信息,对着众人娓娓道来,虽然他没有见到鸿钧,但是,昊天已经替鸿钧传了话,告诉了他一些唐敖之死的内情。

  “服食邪物?”

  当听完苏航的讲述,所有人都惊了,服食丹药,那还好说,但服食邪物算是怎么回事?...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41705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