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婴儿,法相?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婴儿,法相?

  若是这个时候,这个长孙出了什么问题,林知秋还可能容忍丽姬么?

  所以,林鸿的担忧,几乎可以说是大可不必的!

  只不过林鸿性格鲁莽,兴许想不到这一层,只认为丽姬进了产房,八成是想对自己的儿子不利。

  “哇哇哇!”

  产房里,那婴孩依旧在哭着。

  一秒钟过去,两秒钟过去……

  丽姬进去了好一会儿,房间里依旧只有那婴孩的哭声。

  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感觉不对劲了。

  “丽姬!”

  林知秋在外面喊了一声。

  半天,屋里没有回音,林知秋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这怎么回事?

  忙又叫了几个女眷进去查看,然而,进去之后,都是没了动静,现场已经有人在吞咽口水,这样的一幕,堪称诡异!

  有人忍不住用神识去探,但是,结果却让他们大为吃惊,金丹境的神识,居然探不进去!

  那间产房,就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着似的,所有人看着那产房门的目光,都仿佛在看一个吸人的魔窟,充满了惊恐和惧怕。

  就那么小小的一个房间,先后进去的人,就算挨个的排,怕也能把那房间给挤爆了,然而,这些人在进入房间以后,全都没有了动静,唯有那个婴孩还在房间里放肆的哭着。

  这哭声落在耳里,就像是催命符一样让人恐惧!

  终于,女眷们没有人再敢踏进那产房的大门了,一个个躲得老远,生怕被林知秋点名。

  在林鸿进入房门,同样没有出来之后,林知秋终于是爆发了!

  “来人,给我把这房子给拆了!”林知秋大喊了一声,这件事太过诡异,未知的恐惧足以让人崩溃,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敢在他的地盘上作祟!

  ……

  ——

  一道靓丽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了阎罗殿前的广场之上!

  “呵呵,酆都阎罗殿?这些凡人倒是会拗造型,这点本事也敢自称掌控生死的阎罗?”

  女子轻笑了一声,话语中充满了无限的嘲讽。

  “咦?”

  很快,女子皱了皱眉,往四方看去,偌大的酆都城,静谧的一个人都不见,还真像是一座鬼城。

  “哇哇哇……”

  一阵哭声隐隐传来,女子眉头一皱,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

  进入后宫大院,到处一片凌乱,然而却依旧不见半个人影,死寂沉沉,风吹过,几片枯叶就着几许旋风在空中乱舞!

  “呜呜呜……”

  微风中传来一阵嘤嘤的啼哭,白衣女子寻声看去,旁边一座门口,一块牌匾落在地上,已经断成了两截!

  白衣女子往牌匾走去,在那牌匾的后面,缩着一个几岁的小孩儿。

  四目相对,那小孩儿脸上满是泪水,眸子里充满了恐惧。

  ……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白衣女子将牌匾掀开,蹲到了那小孩儿的面前,努力的使自己那明显冰寒的声音变得尽量的柔和一些。

  “姐姐救救我。”小孩哭了几声,这才弱弱的道,“有妖怪。”

  白衣女子闻言,眉头一皱,“妖怪?什么妖怪?”

  小孩儿又哭了,正要回答些什么,突然抬手指向白衣女子的后面,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脸上的恐惧更甚。

  “哇哇哇……”

  刺耳的哭声,突然从背后传来,白衣女子眉头一皱,瞬间转过身去,目之所见,让她的眉头拧得更深。

  只见,一个裸着身体的婴孩,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托着似的,慢慢的从空中落下,轻轻的落在院中。

  “哇哇哇……”

  大冷的天,这个初生的应该,身上连襁褓都没有,浑身冻得紫红,那响亮的哭声,在这静寂的环境之中,显得格外的突兀,在加上周围环境的衬托,竟是透着几分邪意和恐怖。

  “姐姐,你不要过去。”

  白衣女子正准备走过去看看,身后那小孩儿却是连忙叫住了她。

  白衣女子回头看了那小孩一眼,小孩儿满脸的恐惧,“那是妖怪,它会吃人的,宫里所有的人都被他吃了。”

  吃人?

  白衣女子冷若冰霜,却并没有因为小孩儿的提醒而感到害怕,但明显是有几分提防,几步走了过去。

  看那婴孩,普普通通,似是刚刚降生,哭个不停,除了哭声响亮点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便是你么?其实,你不该回来的。”

  白衣女子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随即凤眉一挑,眸中杀意闪过,但始终是按捺下来,右手伸了出去,一阵玉色的光芒从掌心透出,形成一个太极阴阳鱼,中间无数晦涩的符文在流动。

  “小丫头,你敢?”

  正当白衣女子准备将右手那太极符文按到那婴孩头上的时候,陡然间,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叱喝,惊得人心神摇曳。

  婴孩身上陡然间金光大作,惊得白衣女子连连后退,一道金色的光芒从那婴孩的身上投射而出,就像一个三维投影仪一样,在哭泣中婴孩的身体上方,投射出一名男子的身影。

  一袭青衣,甚是匀称,背对着白衣女子,缓缓的转过身来,露出真容。

  是一名看上去三四十岁的男子,星目剑眉,脸如刀削,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一个眼神,都透露着难以言喻的威胁。

  那目光往白衣女子看去,白衣女子都忍不住色变,心中竟然升起了想要转身逃跑的念头。

  “法相?”

  白衣女子意识到了什么,短暂的失态之后,嘴角流露出几许的嘲弄,昂首对着那金光中的男子道,“若你本尊降临,或许我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但现在,仅凭一丝法相,也妄想能唬住我么?”

  金光中的男子浑身上下都是威严,如似睥睨苍生,目光落在白衣女子的身上,“小丫头,你家主人没有告诉过你,奴婢,就该有奴婢的样子么?”

  “唔?”

  听了青衣男子这话,白衣女子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异,“你说什么?我家主人?你知道我家主人?”

  “这方世界,可还有我不知道的?”男子道。
...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5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