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神树花开,再见有期!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神树花开,再见有期!

  苏航摇了摇头,苦笑道,“它唤醒你,只怕是想让你帮它阻止那一对男女带走它的东西,而你却什么都没做,恐怕是生你的气了吧!”

  这特么的,稀奇事年年有,今年遇上的特别多啊。

  红云没有说话。

  “不过,我很好奇,那对男女带走了什么?”苏航问道。

  红云道,“或许是大树的命根吧,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苏航在屋里到处看了看,有意无意的问道,“那你抓那么多人干什么?那些被你抓的人呢?”

  这才是苏航想要知道的,这女人抓了那么多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用途,贸然的问她,万一触碰到什么禁忌,这女人突然翻脸的话,那可不好收拾。

  所以,苏航看似无意,但是问出这话的时候,他的心中是有些忐忑的。

  红云飘到了窗前,像是在看着窗外,“你不觉得,这片世界太安静了么?”

  “什么?”苏航愣了一下,有些古怪的问道,“难不成你是因为觉得寂寞,所以想给这里添点人气?”

  特码,这算是什么理由?苏航瞬间感觉无语了,你这大费周章的到处抓人,还一抓就是那么多人,就是为了给这里添人气?

  红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沉默了一会儿,转了过来,“这是其一,其二,我更想唤醒大树!”

  “唤醒大树?”苏航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你想唤醒大树,想让大树给你解惑,和你抓那么多人有什么关系?

  红云似乎知道苏航的疑问,自顾自的道,“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我,只要这里人多起来,大树就会醒。”

  “呃……”

  苏航一滞,脑海中念头闪过,走到窗口往下看了看,心道果然!

  “你知道什么么?”红云问道,看苏航的神色,显然是知道些什么的。

  苏航摇了摇头,“听你所说,我想,我知道这是一棵什么树了!”

  “唔?”红云飘到了苏航的面前,等着苏航的下文。

  她虽然和这棵树呆了很久,但是却从来都不知道这是一棵什么树,因为她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记忆。

  “天妖榜神树,信仰!”苏航嘴里慢慢的吐出几个字。

  “信仰?”红云的声音带着疑惑。

  “没错!”

  苏航很笃定,当刚刚在外面看到这棵树的真容时,他的心中就有过怀疑,这棵树在外观上有点像天王银杏,但又有不同,它可要比天王银杏更加庞大,更加古老。

  所以,当时苏航就有怀疑,现在又听红云所说,她掳来那么多人,为的是唤醒大树,而且只要人多起来,大树就会醒,这是什么逻辑?

  有这逻辑的,苏航能想到的,那就只有信仰神树了,人一多起来,那就少不了信仰,而信仰神树以信仰为食,能唤醒它的,恐怕也就只有信仰了。

  这样一来,逻辑就通了,红云到处抓人,虽然看似没有目的,但实则,目的就在于此,只是她自己似乎没了记忆,不知道而已。

  “看来我真的没有找错人,你的确不凡,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信仰神树,什么天妖榜,但是,你应该能帮我唤醒它吧!”红云的声音,有些许的激动。

  苏航听了,却是苦笑了一下,“实在是抱歉,我也没有办法!”

  “真的?”

  这个声音,已经提高了几个分贝,“我可是好言与你相说,只盼你能帮我……”

  “我是在帮你啊,可是我真没办法!”苏航颇有些无奈,“这大树需要的是信仰,足够的信仰才能给他注入活力。”

  “那我就抓更多的人!”红云直接蹦了一句。

  苏航额头狂汗,“信仰不是人多就可以的,需要的是,是信仰,唉,我要怎么跟你说才好呢?”

  一时之间苏航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真是头疼。

  “话说,这房间空荡荡的,就没有什么遗物么?或许,有什么东西能找回你的过去呢?”苏航赶紧岔开话题,别这女人真跑出去到处抓人,那可不是太妙。

  “床头上有一木牌,上面留有字,我不知道是什么人留的,是不是留给我的!”这时候,红云道。

  “哦?”

  苏航顿了一下,在床头上翻了一下,木枕之下,果然是有一块小木牌。

  那木牌四四方方,边角圆润,更像是一块挂在腰间的配饰令牌之类的。

  “这上面写的什么?”

  苏航拿起木牌看了,上面的确有字,不过,让苏航尴尬的是,这些字,她并不认识,一看就应该是太古文。

  “神树花开,再见有期!”红云道。

  “神树花开?再见有期?”

  苏航咀嚼了一下,往窗外看了看,笑了,“这里个字,应该是一个对你来说,十分重要的人留下的,等到神树花开,你们就会相见!”

  “这个不用你说!”红云飘了飘,“我想知道,这个人是谁?神树何时能够开花?”

  苏航想了想,道,“他说的神树,应该就是这棵大树,虽然我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是你看这外面,神树并没有开花,所以,至少,你要等的这个人,不会是我!”

  说出这话的时候,苏航的内心是有些舒畅的,至少,他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这个红云,应该不会是他以后去往太古欠下的业债,他担心会有第二个敖雪,现在可以放心了。

  如果这女人等的是他,那么,此时此刻,外面这棵大树就应该开花了。

  红云顿了一下,“但是,你始终给我一种熟悉感,我们应该是见过的!”

  “许是错觉吧,你看我,今年也不过二十六七,怎么可能与你见过!”苏航苦笑道。

  红云转了个圈,“世间之事,离奇者无数,光凭年龄长幼评判过去未来,是不可取的。”

  “扯远了!”苏航摆了摆手,目光又落在那块木牌上,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变得有几分疑惑,好一会儿才道,“虽然我不认识这些字,但是,怎么感觉这字迹有些熟悉呢?”

  “你认识留字之人?”红云往苏航凑了凑。(未完待续。)
...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52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