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给你一个承诺!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给你一个承诺!

  “天妖瓶呢?把我那些个朋友放出来。”苏航没有理会小九,直接对着柳如絮道。

  柳如絮被苏航奴役,天道境又如何,奴役契约,大道之下皆可奴役之,要不是不知道鸿钧的生辰,苏航还有过想法把他给奴役了呢!

  不过,能奴役柳如絮,对苏航来说,已经算是意料之外的意外了!

  奴役契约在他和这女人之间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联系,身为一个奴隶,如果这女人违背了奴隶准则,那么,苏航可以以任何的方式处罚她,甚至,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让这个女人灰飞烟灭。

  对于柳如絮来说,她的生命已经和苏航绑在了一起,苏航生,则她生,苏航亡,则她亡,所以,只要她还不想死,她就必须尊从苏航的命令。

  听到苏航的吩咐,柳如絮取出天妖瓶,打开瓶盖,略施手段,便见一个个身影从瓶口中滚落而出。

  先是昊天,再是唐敖和眠狂,三人俱是有些蒙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再接着就是不虚和青霞夫人了,这两人就有点尴尬了,青霞夫人衣衫有那么一点凌乱,而不虚则是光着个膀子,手提着裤子,那模样,就好像是隔壁老王一样。

  “道长,你干什么呢?”苏航满脸都是黑线,看来此时放他们出来,真有点不是时候。

  不虚满是尴尬,忙唤出道袍穿上身,干笑一身,“那什么,刚准备小解!”

  小解你妹,谁家小解是光着膀子的?

  众人全是白眼,这话简直丧心病狂,明人面前能不说暗话么?

  当着青霞夫人的面,苏航也没打算戳穿不虚,这时候,不知道谁惊叫了一声。

  “啊?”

  众人一看,惊叫连连,却道发现了什么,天妖娘娘柳如絮!

  居然此时才发现柳如絮就在旁边,一个个吓得唇青齿白,纷纷往后方躲避。

  特码,还在这里唠嗑,殊不知身后有豺狼盯着,众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咦?不对啊,天妖娘娘怎么跪在地上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个心中都有疑惑,但是却无人敢开口,深怕一个开口,引了那女人的注意,直接把他抹杀了,都下意识的往苏航后面躲。

  苏航坐在书案前,背后站满了各路大能,那架势,搞得就像是六堂会审一样。

  苏航拿起桌上的镇纸,当做惊堂木,在桌面上猛的拍了一下。

  身后众人都忍不住心中一颤,尤其是不虚等人,苏航这是在干什么?这恐怖的女人为什么给跪了?

  “柳如絮,你可知罪?”苏航端着架子,黑着一张脸,像包公审案一样,冷冷的看着跪在案前的柳如絮。

  柳如絮顿了一下,低下了头,“奴婢知罪!”

  哗!

  这话一处,不虚等人更是蒙逼了,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奴婢?柳如絮什么时候成奴婢了?

  这是在玩什么,角色扮演么?这个女人有这般的癖好?

  “哼!”苏航冷哼了一声,“你知了什么罪?”

  柳如絮抬头看了苏航一眼,“主人说奴婢有什么罪,奴婢就有什么罪!”

  “胡说八道!”

  苏航气得又用镇纸在桌面上拍了一下,“难不成,你这一身的罪孽,还是我强加给你的不成?”

  “奴婢不敢!”柳如絮连忙道。

  以前的那个大魔头,现在居然变得没了丝毫的脾气,简直眼睛掉了一地。

  “你还有不敢的?”苏航越说就越来气,“万幸让我制住了你,否则的话,现在我都还在那池子里泡着呢,透骨穿胸是吧?万剑穿心是吧?你这花样可不是一般的多!”

  一边拍着桌子,一边细数着柳如絮的罪过,若不是这女人的实力实在太强,奴役契约又有规定,从缔结契约那一刻起,奴隶主不能在奴隶没有犯错的情况下,无故对奴隶进行体罚。

  也就是说,不管以前她犯下过多大的罪孽,从她成为苏航的奴隶开始,并没有犯什么罪过,苏航就没有理由罚她。

  苏航想故意找茬,但是,柳如絮并不接招。

  旁边,眠狂捅了苏航一下,和其他人一样,一副心惊肉跳的样子,神经紧绷到了极点。

  生怕苏航把这女人惹毛了,突然暴起杀人,屋里这些人,就算加一起,都不见得能够这女人捏一把的。

  “奴婢不敢!”柳如絮埋着脑袋,依旧是那么一句话。

  苏航没了辙了,想引导这女人犯罪,再借故责罚她,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苏航深吸了一口气,“柳如絮,论年龄资历,我不及你,但是,论辈分,我还算是你的长辈,论身份,我现在是你的主人,我说的可有错?”

  “主人说的极是!”柳如絮答了一句。

  苏航这话,说的的确是不错的,身份自不用说了,二人现在是主奴,而辈分这方面,苏航是楚天阔的传承人,算是楚天阔的半个弟子,而柳如絮则是楚天阔的孙辈,这么算起来,苏航算是柳如絮的父辈。

  “好,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们就把话说清楚了!”苏航直起身,慷慨激昂的道,“你虽是一女流之辈,但心思之毒辣,手段之残忍,可谓是前无古人,所犯下的滔天罪孽更是罄竹难书,就算是死上一万次,也不够赎你这一身罪恶,本来,我的确也是想杀你,奈何我没那能力。”

  说到这里,苏航有点失望,明明是个该死之人,又偏偏强大到没人能杀得了他,奴役契约又不准他无故虐待奴隶,这才是最最痛苦的。

  “不管以前怎么样,暂且不提,我也不再追究,从现在开始,你再敢做一件恶事,我必不轻饶!”苏航继续说道,“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给你一个承诺,等有朝一日,你若做的功德能够抵过你曾经犯下的罪孽时,我便给你自由!”

  听到这话时,柳如絮抬起头,看向苏航,“功德?”

  一双眸子里充满了迷惘和无奈,更有几分错愕。

  她一生只修业力,从没修过什么功德,苏航居然让她修功德,这不是让母鸡打鸣,公鸡下蛋么?(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4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