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零六十章 还是用脚吧!

第一千零六十章 还是用脚吧!

  这叫特么什么事,还是姬云好套路,虽然还被穿着琵琶骨,好歹是手脚自由了啊。

  “你就算不想放过我,好歹也把我双手解开啊,我这后背发痒,让我挠挠吧。”苏航对着柳如絮道。

  柳如絮看了他一眼,“多疼一下,就感觉不到痒了。”

  你娘!

  苏航咬了咬牙,心道这下麻烦了,忽悠不住这女人,手脚被缚,能力又施展不出来,根本没办法使用奴役契约。

  他这内心,真是干着急。

  “别说我不照顾你,今天我就发一次散心,准你下半身自由吧。”柳如絮嘲讽的笑了一下,对着苏航凌空一指,只听两声脆响,缠绕在他脚上的链条立时崩开,双腿得以解开。

  “不用谢我,都是我应该做的。”柳如絮戏谑的笑了一下,随即,转身抓着铁链,拖着姬云离开了地下室。

  “呸!”

  苏航气愤的吐了一口口水,这女人,简直可恶至极。

  “千万不要落到我的手里,否则的话,每天换着花样得折磨你。”苏航骂了一句,疼痛加上愤怒,让他把这个女人简直恨到了骨子里。

  ……

  姬云走了,大半天的时间,没有任何的消息,没▽人陪他一起受苦,独自一人面对这一切,可以说,他承受的是比昨天还放大了十倍的恐惧。

  怎么办,怎么办?

  苏航心中焦急万分,倘若姬云真把那功法给了柳如絮,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而且,那女人十成是会过河拆桥,届时,更定会变本加厉,姬云基本上是别想活了,而苏航,或许因为有鸿钧罩着,她会有所忌惮,但如她所说,她有一百种方法,让自己生不如死。

  可惜,能力被禁用了,否则的话,随便一个变化之术,变一只手出来,唰唰几笔就能把那女人给奴役了。

  动不了,难道挑战高难度,用吊试试?

  苏航的脑子里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但是,那场面真是污秽不堪,简直不忍直视。

  还是用脚吧!

  苏航尝试着将解脱出的脚抬起来,然而,他发现,自己的脚,连水面的翘不起来,一牵动伤口,疼得浑身都颤抖。

  这可咋整?

  忽然间,苏航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点子。

  苏航心中已有定计,但此时动手,只怕会暴露,还是稍安勿躁,等待晚间那安全的半刻钟。

  小心方能使得万年船,这可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大事,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却不知,姬云现在如何!”苏航心中有点担心,希望他能拖过今夜吧!

  ……

  “为黄帝陛下准备笔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柳如絮对着旁边恭候着的姜黎吩咐道。

  “是!”

  姜黎忘了忘旁边,那身穿铁链,坐在桌前,落败不堪的姬云,眼神里流露出的,不知道是怎样一副感情。

  姜黎退了出去,很快又进来,手上多了一套笔墨纸砚。

  “写吧,把你所知道的功法内容都写出来,我要一字不漏,一字不差,若有漏差之处,后果自负!”柳如絮将笔墨丢在了姬云的面前,脸色冷然。

  姬云抬了抬头,对着柳如絮道,“娘娘见谅,自被娘娘请到此处,我便少有东西果腹了,娘娘能否先给我弄点吃的,这腹中无物,实在写不出东西!”

  “幺蛾子还挺多!”柳如絮顿了一下,冷笑了一声,“我倒想看看,你能拖延到几时,姜黎,让人给他弄点吃的!”

  姜黎顿了一下,出门吩咐了一声,又回房恭候。

  “多谢娘娘!”姬云对着柳如絮道了声谢,像是在真心的感谢她似的。

  “哼!”柳如絮冷哼了一声,“你就尽管的拖延吧!”

  “娘娘多虑了,好不容易脱离苦海,我又怎会故意拖延呢?”姬云道。

  这话说出来,就连旁边的姜黎都不信,以姬云这样的境界,还需要吃什么东西果腹,简直就是笑话。

  这借口,摆明了就是在拖延时间。

  “姜黎,你在这儿守着,你们兄弟多年未见,借这个机会,也可好生叙叙旧,他想要什么,你尽管答应,如他若愿,但若明日一早,我见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说到这里柳如絮脖子往姬云身旁一凑,冷冷的道,“明天一早见不到我想要的,我就杀这宫里十人,后天你写不出来,我就杀这宫里百人,你觉得如何?”

  “娘娘?”姜黎一听,脸色大变,什么仇什么怨?这事怎么还扯到他的族人身上了?

  这个天妖娘娘,完全不暗套路出牌,这简直就是随心所欲,乱搞一通,为达到目的,发起狂来连自己人都杀……

  “放心,黄帝陛下心怀天下,仁慈博爱,必然不会眼看着有人因他而死的!”柳如絮笑道。

  这话,简直说的姜黎无言以对,脸色苍白若纸。

  姬云却在旁边苦笑着摇头,这个女人的心计还真不一般,这番筹谋不仅吃准了他,更吃准了旁边的姜黎,未免族人白白送死,他必然会全力逼迫姬云。

  柳如絮大笑三声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每日的这个时候,她都是不见外人的。

  ……

  小小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姬云和姜黎二人,二人相顾无言,气氛一度尴尬。

  “多年未见,兄长可还安好?”饭菜上来,最终还是姬云先开了口。

  这两人之间,关系还真是有些复杂。

  二人均出自有熊氏一族,都是少典帝的儿子,同父异母的兄弟。

  本该是相亲相爱,手足情深,可是在少典帝驾崩之后,各方势力介入盘王星,有熊氏一脉分崩离析,各自为战。

  原本的手足兄弟,也成了生气仇敌,可以说,虽然姬云最后是胜了,但是,他失去的更多。

  姜黎沉默了一下,“你都还活着,我当然也得活着。”

  这话中,还是明显有几分恨意的!

  姬云苦笑了一下,“不知兄长有何打算?”

  “什么意思?”姜黎看着姬云,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姬云道,“兄长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这个天妖娘娘,心思之毒,古今第一,若不早做打算,恐怕,连那一线生机也无!”(未完待续。)
...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4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