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这是何物?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这是何物?

  山羊胡子,身材消瘦,个子不高,一身青色的长衫,头发略显灰白,但目光矍铄,一看就很有精神。

  一看到这老头,老鸨子的脸色变得尴尬了起来,不过很快又堆上了笑容,“哎哟,府尊大人,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给含香打手势,含香会意,赶紧堆起笑脸,往那府尊贴了过去。

  “啪!”

  含香走到近前,刚要说话,那老头却突然一个巴掌抽了过来。

  响亮的一记巴掌,直把含香都给打蒙了,不止是含香,老鸨子的笑容也立刻凝固在了脸上。

  妈呀,这么吊?苏航二人也愣了一下,这老头,脾气也太火爆了吧?

  气场不小,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含香捂着脸,赶紧跪在了地上,老鸨子和如烟,也吓得赶紧跪了下来。

  那老头看都没看这三人一眼,径直走进了房间,左右张望了一下,目光落在苏航二人的身上。

  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等着苏航二人有所回应,他好紧接着发飙。

  然而,苏航和昊天对视了一眼,嘴角都露出了一丝笑容,仿佛没看到这人似的,该吃菜的吃菜,该喝酒的喝酒。

  “哼!”

  那老头咳了一声,脸上表情阴沉的要命。

  “两位公子,这是府尊刘大人。”老鸨子赶紧小声的提醒了一句,脸都已经吓苍白了。

  要知道,这位府尊大人,可是整个苍州府地位最高的官员,放在整个无继国,已经能算是封疆大吏,一方诸侯般的存在了。

  这要是把他惹毛了,他有千万中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哦?”

  苏航回头,这才仿佛看到这老头似的,“原来是刘府尊,来得正巧,如不介意,坐下一起喝一杯吧。”

  老头听了,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眸子里闪过几分诧异,这两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能够如此的淡定,再看这二人穿着,亦是华贵非常,想必也是有些来头。

  便也没有急着发作,老头犹豫了一下,沉着一张脸,在桌边坐了下来。

  老鸨子一看有戏,连忙叫人给那老头递上酒杯,笑嘻嘻的亲自给那老头斟酒。

  老头一张脸阴沉得就像煤炭一样,几乎大半个苍州府官面上的人都知道,倚翠楼得含香姑娘是他的相好,他也将含香视为禁脔,今日竟让人染指,心中如何能够没有怒气。

  他乃是苍州府最高执行长官,就算是帝都的官员到了,都得敬他三分,在这苍州的地界上,他还没有怕过谁,只因这两人身份未明,他想先弄清楚这二人的来历。

  “原来阁下就是苍州府尊,真是久仰久仰,早闻刘府尊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气度非凡……”

  老头那屁股才刚沾着板凳,昊天就像是事先知道苏航心思似的,一言不合就开始拍了。

  他这拍马屁的功夫,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强,这老头是有些本事在身上的,不过弱得可怜,先天境还不到,哪里扛得住昊天这么一通的拍。

  昊天话音还没落下,老头就已经飘飘然了,脸上的阴郁迅速的散去,露出了一丝笑意。

  苏航心中不由得鄙视,还以为有多牛气,被昊天这么一句话就给摆平了。

  “老朽刘长顺,二位打哪儿来?怎么称呼!”刘府尊大人甚至还主动的端起了酒杯,对着苏航二人示意了一下。

  苏航和昊天都相视一笑,先后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不过都是假名。

  苏航把昊天的名字颠倒过来,向刘府尊借了个姓,说自己叫刘天昊。

  而昊天这家伙,却是把他的昊字上下拆开,向苏航借了个姓,叫苏那啥。

  苏航听了,那是相当恶寒,这家伙也忒胆大,这名字也敢叫,也不怕他那个师父一个炸雷劈下来断了他的根。

  刘长顺听了,那更是脸皮一抖,只夸昊天的名字霸气,天都敢怼,这气量可不小。

  ……

  昊天一通马屁,拍得刘长顺忘乎所以,但苏航却没有什么和他说的,这人放下架子之后,本性就流露了出来。

  将如烟含香二女搂在怀里,左拥右抱,上下其手,粗言秽语不断,当真令人不齿。

  老鸨子在旁边,却是松了口气,今日若惹恼了这位爷,她这倚翠楼恐怕也在这苍州城开不下去了,幸好,旁边这二位,似乎有些本事。

  苏航本想从这个刘府尊的嘴里套些话来,但想想却还是算了,说多了怕也惹得怀疑。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看这个姓刘的的确不爽,多一句的话都不想跟他说。

  身为一方长吏,当恪尽职守,为一方百姓谋福利,这厮老成这般模样了,却还来这种地方厮混,说好听点是老不正经,说不好听点,简直就是个老混蛋。

  一会儿之后,刘府尊兴致上来了,像是有些迫不及待,欲要拉着如烟和含香二女离开,看他那荷尔蒙激增的模样,想要去干啥,不言而喻。

  都老骨头一把了,还这么好色,还一次叫俩,这心可不小,苏航都怀疑他有没有那本事,恐怕是泰迪怼藏獒,不自量力。

  “府尊大人。”

  老色鬼告辞一声,正要离开,苏航叫住了他。

  “刘兄弟有甚事?”刘长顺扭头,疑惑的看向苏航。

  苏航起身,笑道,“府尊大人公务繁忙,可不要过分操劳,累坏了身体的话,苍州府的百姓们可该怎么办……”

  听着苏航一阵吹捧,刘长顺的嘴角又露出了几分弧度,正要说话,却见苏航从袖口里摸出来一个透明的琉璃瓶子。

  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面装着小半瓶油性的液体,不知道是何物。

  只听苏航道,“刘某这些年游走四方,从一番邦小国觅得此物,今日与大人相谈甚欢,一见如故,欲将其送与大人,聊表心意。”

  “哦?这是何物?”刘长顺放开两个姑娘,接过苏航手中的瓶子,只觉得这瓶子精美,他从来没有见过,扯开瓶盖,里面散发着一股异香。(未完待续。)
...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4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