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你叫什么航?

第九百四十七章 你叫什么航?

  一户破落的土坯房院落,院门关闭着,陶老汉伸手拍了拍院门。

  “谁呀?”

  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女声,听上去肯定有七老八十了。

  “我!”陶老汉应了一声。

  “谁呀?”

  里面人许是没有听清,又问了一声。

  “我!”

  陶老汉的声音又提高了好几个分贝,转而抱歉的对着苏航二人解释,“我老娘,耳朵有点不太好使!”

  苏航尴尬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谁呀?”

  又是那个声音,苏航差点倒了,感觉这回不知道又要遇到什么极品。

  “我,你老儿子,老九!”

  陶老汉又大喊了一声,院门这才缓缓的打开,露出一个白发苍苍老太婆的身影。

  “老九啊,什么时候出去的,我说怎么找不见你呢!”老太婆瞧了苏航一眼,直接往苏航奔了过来。

  苏航都蒙逼了,陶老汉连忙放下锄头,把老太婆拖了过来,“老娘,我在这儿呢,那是客人!”

  “抱歉,我老娘眼神也不怎么好!”陶老汉又抱歉的对着苏航道了一句。

  旁边,苏航和昊天头是一脸尴尬的笑。

  “客人?咱家什么时候来客人了?”老太婆好不容易搞清楚状况,复又将目光看向苏航和昊天。

  “晚辈苏航,老人家你好!”苏航对这那老太婆礼貌的拱了拱手。

  “你叫什么?”老太婆竖了一下耳朵,似乎没听清。

  “苏航!”苏航重复了一句。

  “苏什么?”

  “苏航!”

  “什么航?”

  “苏航!”一遍又一遍,苏航是彻底无语了。

  “哦!”在苏航再次重复之后,那老太婆终于像是听明白了,转而往昊天看了过去。

  “在下昊天,见过老人家!”神皇都这么彬彬有礼,昊天自然不会端着架子,连忙也对那老太婆礼貌了一下,不过他却不会自称晚辈,毕竟论起年纪来,他可要比这老太婆大多了。

  “你见过我?”老太婆一听,往昊天凑了凑,似乎是想用他那双老花的眼睛看清楚昊天,“你是哪家的孩子啊,在哪儿见过我?”

  昊天满头大汗,咱说的见过,可不是那个见过的意思,是出于礼貌好不好?

  好一通解释,那老太婆才有点似懂非懂,“你叫什么?”

  “昊天!”昊天耐着性子答了一句。

  “什么天?”老太婆又问。

  “昊天!”昊天已经咬牙了,如果对方要不是个老太婆,说不定他早就暴打一顿了。

  “哦!”

  老太婆点了点头,终于没有继续再问,昊天松了口气,然而,她又往苏航看了过去,“你是?”

  苏航翻了个白眼,差点晕倒。

  往旁边的陶老汉看去,你这老娘恐怕不只是眼神不好,耳朵不好,恐怕头脑也有点不好吧。

  典型的老年痴呆,苏航倒也能理解,耐着性子答了一通,终于是进了屋。

  那房子,真叫一个破啊,和当初去在牛郎家的所见有的一拼,简直就是家徒四壁,最值钱的恐怕就是那把铁锄头了。

  昊天看到这一幕,也觉得有些看不过眼去,“那个谁,家里有没有什么能填肚子的,给我们来点。”

  昊天有点不知道怎么称呼陶老汉,只用那个谁代替了。

  苏航连拦都没有来得及拦,这都穷成什么样了,你还好意思让人家拿东西出来吃,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嘛!

  然而,陶老汉很大方,很爽朗的应了一声,连忙跑去墙角,刨了几坨东西出来,看样子似乎是红薯,不过苏航也不敢确信。

  陶老汉将那一坨坨东西往锅里一放,拿了个杵还是什么的一捣,真好像是红薯,因为苏航已经闻到了些许红薯类似的味道。

  这星球上也有红薯么,苏航不禁这样想。

  然而,旁边昊天已经捏起了鼻子,苏航也仿佛闻到了一股异味,陶老汉也不知道又往锅里加了什么东西,一股味道立马就飘了出来。

  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说它臭吧,并不臭,但真的并不怎么好闻。

  “神尊,这老汉不会弄那啥玩意儿给我们吃吧!”昊天往苏航身边凑了凑,低声的问道,他这话还是说的委婉的,其实他想说,那锅里烩的是屎么?

  苏航脸皮抖了一下,和昊天的锦衣玉食不一样,他是粗茶淡饭管了的,自认为再难吃的东西都能吃得下去。

  然而,当陶老汉把东西做好端上来的时候,苏航承认他还是太高估了自己。

  一个大碗,里面装满了稀黄稀黄的东西,上面还有一些锅灰点缀,看起来真和那啥玩意儿没什么两样。

  这特么才是真正的黑暗料理啊,绝对没有之一,不仅看起来像,闻起来更像,就差尝一尝味道了!

  关键,还这么稀!

  更关键的是,量还这么大!

  苏航犹豫的半天,愣是没好意思下口!旁边的昊天就更加嫌恶心了,脸上充满了嫌弃。

  “两位客人,粗茶淡饭,不要嫌弃,敞开了吃,吃完锅里还有!”陶老汉热情的对着苏航二人道。

  谁更你客气了?苏航不禁恶寒,这样的东西,真的能叫饭食么?还敞开了吃,怎么敞开个吃法?

  陶老汉和那老太婆倒是不客套,一个个吃得很香,津津有味,貌似挺好吃的样子。

  苏航屏着呼吸,努力的说服自己尝了一口,确切的说是一点点。

  的确有些难吃,不过,还没有到难以下咽的程度。

  昊天在旁边看了看苏航,苏航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可以吃,于是昊天也颤抖着手,用食瓢挑起来一点,轻轻的放进了嘴里。

  “噗!”

  昊天都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直接就吐了,差点没喷陶老汉一身。

  难吃,比翔都难吃,昊天有种想哭的冲动,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吃这样的东西?

  陶老汉有点蒙逼的看着昊天,嘴角有点稀黄稀黄的东西,他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昊天差点没吐了,专转脸看着苏航,“神尊,咱们还是走吧,不是还有事么?”

  苏航汗了汗,这也太没礼貌了吧,人家主人这么热情的邀请,还当着面,饭都没吃都要走,这也太伤主人的面子了。

  ——

  ps:本书的扣扣君羊:“八酒似一山八漆灵”,有兴趣的朋友来哈。(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3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