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原始星域!

第九百三十七章 原始星域!

  “凡事往好的方面想,道祖说过会帮你,应该是不会爽约的。”太敖宽慰了一句。

  苏航听了,却是摇了摇头,“你不了解他……,唉,希望吧,不过,他也只是天道境,恐怕也不见得比那女人强上多少。”

  太敖顿了一下,苏航的担心,也并不是多余的,毕竟,天道境有多强,连太敖都无法去想象,同样两个都是天道境的,究竟谁干的过谁,那还不一定呢。

  “道祖毕竟是道祖,既然说出这话,必定是有那个把握的,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太敖拍了拍苏航的肩膀,“而且,说不定等决斗那日,那女人突然什么旧疾发作,一下就死了呢,又或者突然良心发现,准备改过自新呢?”

  苏航白了他一眼,“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太敖干笑两声,“我说这么多,只是想让你放宽心,大不了就一个死,能有几分可怕?”

  这话说的,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啊。

  苏航摇了摇头,死,谁不怕?

  可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能做的,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他已经想好了,等决斗那日,本尊前去赴约,死了也就算了,他还有蛊皇分身和大佛分身,凭着两大分身的残魂,再留下些许血肉,待来日重铸肉身,也还可再世为人。

  只是,若真到了那一步,他就不知道学神系统会不会再跟着自己了,不过,他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下能活命,顺便把柳如絮给解决了,那就是他最期盼的。

  “要不要回去交代一下后事?”太敖冷不丁的道了一句。

  苏航听了,甚是无语,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回去?苏航想了想,还是算了,免得家人们担心。

  沉默片刻,苏航道,“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麻烦你告诉进儿,让他照顾好在地球的亲人,另外,早日能开启盘王冢,救出他的母亲。”

  这话说的,可真是沉重了,有种交代后事的感觉,太敖听了,也有些不是滋味,“你自己的儿子,你自己说去,我是个外人,这种事可别找我。”

  “唉。”

  苏航叹了口气。

  ……

  ——

  南方星域,一个偏远的小星系。

  这里的智慧文明水平才刚刚起步,有三颗星球上存在智慧生命,但都还正在从猿人向着智人过渡,原始的族群,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贴切的形容的话,外面是繁华的都市,而这个小星系就是一个偏远得不能再偏远得贫困山区。

  其中的一颗星球上,几个衣着光鲜的人,正在一片荒原上行走着。

  “话说,这破地方,能找到你那徒弟?”

  说话的是眠狂,这话却是对着唐敖问的,从那日玉虚宫开派大典之后,他又跟着唐敖一起踏上了帮唐敖寻找徒弟的路。

  旁边还有两人,却是不虚和青霞夫妇,两人本是在云游四方的,月前在南方星域又巧遇了一次,便结伴同行,索性也一起跟着唐敖找徒弟。

  看着周围那一片荒凉,一些长相稀奇古怪,不知姓名的野兽,在荒原上相互追逐,不远处的一颗歪脖子树下,聚集了几个浑身黑毛的猿人,扁着脑袋,一副进化没有完全的模样,手里拿着些石制的武器,似乎是准备打猎。

  不过,好像是发现了这边的眠狂等人,都投过来好奇的目光,同时也带着几分戒备。

  而眠狂等人,则是视而不见,这些尚未开化的原始人,对他们来说,和那些荒原上的野兽并没有任何的区别,硬要说区别的话,他们只是长得像人,智慧比野兽稍微高一些而已。

  唐敖拧了拧眉头,心中叹了口气,也是有些无可奈何,他为了找他那个徒弟蚕丛,已经有好些时日了,前些日子查到他的徒弟在很久以前建了个门派叫蜀山剑宗,他便风火火的前往东方星域深处,找到蜀山剑宗的驻地,多番探听得知,蜀山剑宗的蚕丛祖师,后辈们已经无法得知他的生死了。

  七查八查之下,找到了南方星域来,因为唐敖从蜀山剑宗一位太上长老的口中得到一个消息,据说蜀山蚕丛祖师最后现身是在三万多年前的南方星域,有传言说他在南方星域深处归隐,于是,为了找这个徒弟,唐敖也是费了老鼻子的劲,挨个的一个星系一个星系的找,大海捞针。

  听了眠狂的话,唐敖心中也是倍感无奈,他也想过放弃,不过,闲下来也没有事做啊,不死国已经不在了,没人知道他这个不死国主,而且现在宇内澄清,他想找个人打个架都不行。

  眠狂洒脱不羁,性喜逍遥自在,弥陀成了佛尊,还成就了天尊境界,杨戬重建了玉虚山门,称尊称祖,就连不虚都有了青霞夫人,神仙眷侣惹人羡慕,唐敖也想早点找到徒弟,在这陌生的十万年后,也好有个心灵上的寄托。

  “此处虽元力充沛,但却尚未开化,是个隐世的好地方啊。”不虚往周围看了看,感受着这里的宁静,也有种想在这里隐居的冲动了。

  说完,不虚转脸对着青霞夫人道,“青霞,你且瞧瞧,这星球上可有高手存在?”

  青霞夫人潜修十万年,功力境界深不可测,只是从未向外表露过,不过不虚却很清楚,青霞的功力,还在龙皇苏进之上。

  说来也是缘分,敖青霞一身克夫,先后嫁过数次,全都是尚未过门,男方就莫名身故,但这屡试屡爽的刑克之命,却没能克到不虚,这家伙非但没死,反而最近的脸色越来越好了,仿佛年青了好多岁。

  也许,这就是青霞夫人苦等十万年光阴所换来的,又或者,是那十万年的时空交错,让不虚躲过了这一劫。

  也因为如此,青霞夫人对她和不虚之间的这一段姻缘看得非常之重,这段日子可真是如胶似漆,腻得眠狂二人都有点后悔与他们同路,这狗粮都快把人给撑死了。

  ——

  ps:本书的扣扣君羊:“八酒似一山八漆灵”,有兴趣的朋友来哈。(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35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