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九百二十五章 活该单身!

第九百二十五章 活该单身!

  “说的什么话?”苏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母一巴掌拍在了后脑门上。

  苏航一囧,引得薛萱在旁边发笑。

  苏航一眼看过去,薛萱回看了苏航一眼,继而对苏母道,“阿姨,我先解签去了,一会儿再来找你。”

  苏母点了点头,薛萱便离开了大殿。

  “多好!”

  看着薛萱的背影,老妈发出一声感慨,儿子身边的女孩是不少,而且一个个都那么的优秀,可偏偏这小子就从未表现过对谁有那个意思。

  这一点,真是让苏母很心塞,也很着急,毕竟,自己儿子也算的上是个大龄男了,村里已经找不到比苏航年龄还大的未婚男青年。

  身边有资源,那就得好好利用,这是老妈的持家之道,就是见不得苏航把这些大好的资源都给荒废了。

  说到底,老妈这次拉着苏航来这里,拜什么月老,虽然冠冕堂皇的,但实际上,苏航很清楚,这是在催婚,变着法的提醒他,给他施加压力。

  苏航没有办法,只能装傻。

  装傻,也是一门艺术!

  抬头看了一下面前的泥塑,月老的神像,慈祥和蔼的一个小老头,坐在一张椅子上,穿的大红大绿,手上杵着一根拐杖,肩膀上缠着一根根红线,手上拿着一本姻缘薄,看上去像模像样的。

  “一点都不像!”苏航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老妈耳朵挺尖,回头看了苏航一眼,示意苏航不要在神像面前乱说话。

  “本来就是!”苏航耸了耸肩,但这话只放在心里,并没有说出口,他是见过月老的人,这神像像不像,他是最有发言权了。

  “哟,哥们儿你这口气,怎么的,还见过月老不成?”

  旁边响起一个声音,并不怎么和谐。

  苏航扭头一看,是个短发大胖子,脖子上戴个大金链子,鼻梁上架个大墨镜,顶着一个大肚子,大冷的天,穿着一个短袖,故意露出一截纹身,腋下夹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包,完全一副土财主的模样。

  这人,苏航并不认识。

  不过,他旁边还跟着一人,一个女孩儿,二十来岁,看着有些眼熟。

  “瞅啥?没见过帅哥么?”

  听口音,一股东北的味道,那人用鼻孔看着苏航,一副很拽的模样。

  如果在以前,苏航肯定会呛他一句,瞅你咋地?

  不过现在,苏航只觉得好笑,就自己现在这身份了,在自家地盘上,还有人要给自己搞事呢?

  “抱歉,还真没见过长你这样的帅哥!”苏航笑了一下。

  “嘿!”那人哪里听不出苏航话中的讥讽,眼珠一瞪,立马就想给苏航打燃火一样。

  不过,却被旁边那女孩给拉住了,那女孩一脸歉意的看着苏航,“舅公,这是我男朋友,他脾气不怎么好!”

  “啥?”

  这一声舅公,却把那纹身男给愣了一下,特码的没听错吧,眼前这小子还没自己年龄大,居然是自己女朋友的舅公?

  这时候,苏航也反应过来,这女孩叫苏玉,也是他们村的,不过隔得有点远,算不上远亲,但也不算近,小时候还见过,长大了就很少再见了。

  虽然只比苏航小五岁,但是,苏玉她们这一支,辈分是低得要命的,矮了苏航足足有两辈,算是苏航的孙女辈。

  村里就这样,辈分这东西看得很重,就算你七老八十,对方只是个小孩儿,他辈分比你高,是你爸爸辈,你就得乖乖的叫一声叔,是你爷爷辈,你就得乖乖的叫一声爷。

  “真是女大十八变,原来是你这丫头,哪儿来的男朋友,好像挺拽的嘛?这么对舅公说话!”苏航不禁笑了,这个苏玉,小时候就喜欢打扮,现在更加,不过天生就长得好看,看这情况,似乎是傍上个大款了。

  那男的,简直感觉哔了狗了,这一路过来,见到的人,就没有一个是辈分比苏玉低的,让他一路叔叔伯伯的叫过来,现在还特么跑出个舅公?

  真是让人不爽啊!

  旁边,老妈拉了苏航一下,大家都是沾亲带故的,人家带了男朋友回来,甭管长什么样,都不该挤兑人家。

  “老祖婆!”苏玉对着苏航妈喊了一声。

  老祖婆?旁边那纹身男直接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辈分更高的!

  苏航妈笑嘻嘻的,“小丫头,都好些年没回来了吧?你倒是好,都带男朋友回来了,可你看看你舅公,都快成老大男了!”

  “呵呵!”

  一听这话,那纹身男看向苏航的眼神,多了几分戏谑,原来是个找不到女朋友的挫男。

  苏航没理会他,苏母和苏玉寒暄了几句,便终于想起了正事,拉着苏航要跪下求签。

  苏玉和他男朋友也是来求签的,两人也在旁边跪了下来,又是燃香,又是作揖磕头,看上去相当虔诚。

  苏母念念有词的闭着眼睛祷告了一会儿,扭头一看,不禁脸色一变,苏航那家伙竟是在铺团上坐着,手里抓着一个苹果,嚼得起劲。

  那分明就是桌上的贡品,这小子,居然把贡品给吃了。

  “臭小子,你干什么?快把东西放下,过来给月老磕头!”老妈一脸怒容的看着苏航,这小子,居然偷吃贡品,这不是亵渎神祇么?

  旁边那纹身男看到这一幕,已经忍不住笑了,偷月老的贡品吃,这家伙也真够极品的,活该单身一辈子!

  苏航回头看了看月老的神像,“老妈,算了吧,要我跪他,你问问他,他能不能受我一跪?”

  苏航这话,有几分装逼的成分,不过说的却都是大实话,月老即是鸿钧,人人都可跪他,可苏航却跪不了,他和鸿钧也算老相识了,隐隐的以平辈论交,让他跪鸿钧,怎么可能?

  鸿钧也不见得会受他这一跪!

  “臭小子,皮痒了是吧!”老妈那里知道这些,只以为苏航是在故意和她作对,起身就在苏航腰间掐了一把!

  苏航有些欲哭无泪,事实证明,在谁面前装逼都可以,千万不要在老爸老妈面前装逼,那样会死得很惨的。(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3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