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九百一十八章 可耻的有了反应!

第九百一十八章 可耻的有了反应!

  龙阳无奈,扭头对着李若空道,“禀陛下,娘娘并无大碍,待贫道用独门秘法为娘娘行气之后,应该会有好转。”

  龙阳也不敢把话说太满了,免得收不了场,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一下时间,或许苏航会有办法让弥陀苏醒。

  “废话少说,若救不了淑妃,小心尔等性命!”李若空瞪了龙阳一眼,这些话,刚刚那些方士们也说过,可惜都没什么卵用。

  屋内众人皆是禁声不敢言语,大家都很不解,陛下怎么会突然喜欢上床上这个又老又丑的老男人呢?而且这老男人,还特么是个和尚。

  真是口味够重的!

  当然,这话大家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谁敢说出来?陛下喜欢的,就算他再丑,也是个美人。

  龙阳不敢多说,赶紧让苏航把弥陀推坐了起来,像模像样的给弥陀行起了气。

  好一会儿,弥陀一点反应都没有,李若空的脸已经黑了,龙阳汗如雨下,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消耗过度。

  偷着瞧了苏航一眼,哥呀,你要再不想办法,咱哥俩今天都得挂了!

  苏航能有什么办法,他的确会些医术,但只能算是半吊子,根本解决不了眼下的情况,要知道,弥陀是天尊境的高手,寻常的伤,他自己就能解决,他自己解决不了的,旁人怎么帮他?

  “大师,是我啊,我和龙阳救你来了,你要是能听得到,就给点反应,要不然麻烦就大了!”无奈之下,苏航只能用这法子,悄悄的给弥陀传音,希望能唤醒他。

  ……

  “咦?陛下,娘娘的眼睛动了!”这时候,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龙阳也一下睁开了眼睛,往弥陀一看,果然,弥陀那紧闭着的眼睛,动了起来,像是努力要睁开的样子。

  李若空显然也看到了,大喜过望,立刻走了过来。

  “爱妃……”

  回宫以后,弥陀就陷入了昏迷,这是头一次有反应,李若空怎能不喜?

  但是,唤了两声,却也不见弥陀醒过来,立刻看向龙阳,“怎么回事,爱妃怎么还不醒来?”

  这可把龙阳给吓到了,龙阳抹了把汗水,连忙道,“陛下,贫道行功之时,受不得打扰,方才被一打断,贫道险些岔气,是以没能及时将娘娘唤醒。”

  李若空一听,脸色阴沉,猛的转过身去,看向刚刚那开口的女官,“拉出去杖毙?”

  那女官吓得一下跪在了地上,“陛下饶命,臣不是故意的……”

  然而,说多亦是无用,李若空根本眉眼都没有动一下,几个女卫走了进来,迅速将那惨叫求饶的女官拉了出去。

  厉害,厉害!

  龙阳抹了一把汗,只能对那女官说声抱歉了,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女的,真是个女暴君啊!苏航看了李若空一眼,不禁心中感叹。

  “继续,若能救醒朕的爱妃,朕重重有赏!”李若空对着龙阳道。

  终于等来了一个有真本事的人,李若空满怀期待,虽然这人境界不高,但术业有专攻,医道与修道境界无关。

  “贫道一定竭尽全力!”龙阳连忙道了一声,但随即又道,“贫道斗胆,请陛下暂时回避,贫道行功之时,一旦稍有惊扰,不仅贫道,恐怕还会伤到淑妃娘娘!”

  这话说出口,龙阳可算是提心吊胆,以李若空的暴虐,如果一个不高兴,直接把他给咔嚓了怎么办?

  “稍后,朕要看到淑妃醒来!”意外的是,李若空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带着人都出去了。

  在李若空看来,龙阳的确有些真本事,她现在只想弥陀能早点醒来。

  ……

  ——

  待李若空等人都退了出去,偌大的寝宫里,就只剩下了苏航,龙阳,还有床上躺着的弥陀。

  “装什么装?快醒!”苏航没好气的拍了弥陀一巴掌,这老和尚,可把他给吓坏了,还以为他真的昏迷了醒不过来呢!

  床上,原本昏迷着的弥陀,睁开了一只眼睛,偷眼看了一下四周,见没旁人,这才睁开了另外一只眼。

  龙阳看到这一幕,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弥陀是装的昏迷,他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道兄,你可吓死人家了。”龙阳哀怨的对着弥陀道。

  看到龙阳,弥陀想吐,忙往后挪了挪,扭头老向苏航,“你这是什么打扮?”

  好好一个大老爷们儿,却是变成了女人,换了旁人,根本不可能把这个女人和苏航联系起来。

  “还不是为了救你?”苏航道。

  弥陀气不打一处来,“还知道来救我,你知不知道我被你害得有多惨!”

  苏航汗了汗,他也清楚,这回的玩笑真是开大了,可这也是弥陀自己作,先跟他把玩笑开过了头。

  不过,现在去争论谁是谁非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现在要做的,是看看怎么才能收得了场。

  “你现在什么情况?好好的干嘛装昏迷?”时间不多,苏航连忙对着弥陀问道。

  弥陀一脸的欲哭无泪,“我不装晕行么?那女人就和豺狼饿虎一样,我要是不装晕,只怕骨头都得被她给吞了!”

  汗,苏航的额头划过几缕黑线,那红线的威力,实在是霸道,他算是早有领教了。

  “还好,还好道兄你机智!”龙阳在旁边拍了拍胸口,衣服庆幸的模样。

  “好个屁!”

  弥陀啐了一口,哭丧一脸,“我就算是装晕死都没有能逃过啊,你们知道么,昨晚她抱着我睡的,可耻的是我特么居然有了反应!”

  说到这里,弥陀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转身紧紧的抱住了苏航,呜呜的啼哭了一阵,举起三根手指,“特码的,一晚上要了我三次,呜呜呜……”

  “噗……”

  苏航听了这话,脸皮抽搐了一下,这个李若空,未免太饥渴了,连一个受伤昏迷的人都不放过。

  “啊?”

  “呜呜呜!”

  龙阳听了这话,仿佛一下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呆了一会儿,突然跑到墙角哭了起来。

  这个死基佬!

  龙阳一哭,弥陀反而是哭不出来了。(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3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