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家有悍妇!

第八百三十九章 家有悍妇!

  “呀,苏大哥,你在这儿坐了一夜?没睡觉?”牛郎起床喂牛,看到苏航坐在院子里,连忙走了过来。

  苏航睁开了双眼,笑了一下,“我是修行之人,睡觉不如打坐。”

  牛郎顿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昨晚苏航给他刷了那么多的功德,要说苏航不是修行之人,他可一点都不相信,而且,能出手那么阔绰的,必定也不是普通的修行之人,指不定是哪一方的大神。

  所以,自从昨夜之后,牛郎对苏航心中更多了几分敬畏。

  喂完牛,便是早饭,这是牛郎一天的日常。

  吃过早饭过后,牛郎便起身往他大哥家去了,那是村里一户普通的农家,但却要比牛郎这茅草屋好太多了。

  孙守仁,牛郎的大哥,年龄比牛郎要大上不少,完全已经是一副中年人的打扮,老实巴交的一个庄稼汉,对牛郎还是挺亲的,只不过,他那妻子马氏,却是个凶恶悍妇,对牛郎颇为嫌弃。

  听牛郎说,他大哥自从娶了这门媳妇之后,开始还好,相处融洽,只是没多久,马氏便暴露了好吃懒做的本性,而且还嫌牛郎累赘,吵着闹着要分家,孙守仁惧内,拿马氏没有办法,到最后也只能委屈了牛郎,只分到一头老牛。

  毕竟,像孙守仁这个年纪,娶个老婆还是相当不容易的,在古人的思想里,传宗接代,家宅安宁,是根深蒂固十分重要的。

  所以古人会说,从来兄弟不睦,多因妇人而起。

  家分了,家里繁重的农活就只有孙守仁一个人干,马氏好吃懒做,一看不对劲,每当有什么繁重的体力活,都指使着孙守仁来找牛郎帮忙。

  免费的劳力,马氏当然不想放着不用,而孙守仁没有主见,只能对老婆言听计从。

  另一方面,牛郎还算老实,顾念着大哥的养育之情,孙守仁有求于他,他也并不推辞,就像今天去莲花潭抓鱼一样。

  ……

  莲花潭,孙义庄后山的一个水潭,潭里莲花盛开,芬芳扑鼻,一道瀑布如白练一样从山崖上轻轻的洒下,落在水潭之中,让那清澈的潭水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莲花潭的水,很甘甜。

  老话说得好,水清则无鱼,但莲花潭却是个例外,这口水潭,有水浅的地方,也有水深的地方,水深处怕有一二十米,据说在这莲花潭里长着一种金鲤鱼,肉质十分的鲜美。

  只是,这种鱼一般都藏在潭底的岩缝里,很难抓,早些年还有人曾经抓到过,但是近些年几乎是没有再抓过了。

  这次来抓金鲤鱼,其实啊,就是牛郎的嫂子马氏听说了金鲤鱼的故事,嘴馋得慌,死活要让孙守仁给她抓两条,而牛郎也是因此被抓了壮丁。

  所以说啊,家有贤妻,万事大吉,家有悍妇,万劫不复。

  老牛放在一边山坡上吃着草,牛郎和他大哥已经卷起裤脚,跳进了潭中,莲花潭那清澈的潭水,一下被两人给搅得巨浑。

  这时候,牛郎已经开播了,苏航远远的在山坡上看着,通过手中的直播金卡,能够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看到牛郎的情况。

  直播间的人数,快达到两千了,看得出来,经过昨晚牛郎的一次推广,收获的效果还是显而易见的,那手机应该是会选择身负功德的人发放直播金卡,按照苏航那金卡编号来看,得到直播金卡的人应该有上万人之多。

  排除那些不识货的人,能有两千人观看牛郎的直播,这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比例了。

  人的确多,不过刷礼物的人很少,毕竟,那礼物可是实实在在的功德啊,对于修士而言,有几个舍得把辛辛苦苦挣来的功德送人?

  弹幕已经有点炸了,几乎都在讨论昨晚那位狂刷礼物的土豪,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天道1989’是何方大神。

  大神的世界真心不懂,几十万功德,就这么随手挥霍,那玩意儿可不比修为,真不是想挣就能挣的。

  看到这些弹幕议论,苏航也只是笑笑,退出了直播间。

  牛郎在莲花潭里直播,苏航没有过去,他可不想出镜,毕竟,这个时代,想必还是有些老古董能认得他这张脸的,万一有那个老古董在看直播,难免会招来麻烦。

  “咯,噗,咯,噗……”

  旁边,马氏也站在山坡上,闲适的看着那潭中忙活着的孙守仁和牛郎,手里抓着一把像瓜子又不像瓜子,不知道什么坚果的零食,在那里悠闲的磕着。

  马氏穿着还算光鲜,与村里的女子们不同,少了朴素,模样也还周正,一双丹凤眼,给人一种很尖酸的感觉,也难怪孙守仁被他吃得死死的。

  “我说,这位苏兄弟,以前怎么没看到过你?”

  马氏打量着苏航,自家这个小叔子,不知从何处找来了这么个朋友,穿的虽然特立独行了些,但可真是光鲜,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马氏心想着,难不成是自家什么亲戚。

  对于这个马氏,苏航天生没什么好感,听到问话,只淡然的一笑,“不是本地人,昨天刚来孙义庄,顺便来看看牛郎,嫂嫂没见过我,倒也正常。”

  “唔?”马氏一听这话,古怪的看着苏航,“苏兄弟莫非是咱孙家哪门子的亲戚?”

  亲戚?

  苏航只是笑了一下,都懒得回答她了。

  马氏顿了一下,显然是曲解了苏航的意思,以为苏航这是默认了。当即手中没吃完的坚果往兜里一揣,道,“其实啊,我家这个小叔子,没什么本事,都是我家男人一把屎一把尿从小拉扯到大的,可我家这小叔子却一点都不长进,整天只知道溜那头老黄牛,要不是我心好,时常让我家男人接济他,指不定哪天早就已经饿死了。”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刻薄啊。

  意图很明显。

  如果是牛郎的亲戚,那肯定就是孙家的亲戚,毕竟孙家就这兄弟俩嘛,她这一再的贬低牛郎,就是想给苏航一个牛郎有多差劲,而她家男人有多好的印象,这样一来,这位‘亲戚’要接济他们家的话,也肯定会先接济她们家。(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2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