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八百三十二章 我是水友!

第八百三十二章 我是水友!

  鸿钧嘴角弯起一丝微笑,“可别让我失望啊。”

  ……

  ——

  地球,两千七百年前,东周,南阳桑林,孙义庄。

  太阳缓缓的从远处的山尖上消失,留下一片余辉洒遍天地,映红了西方的半边天。

  山坡上,牛儿吃着草,青年坐在山埂上,嘴里含着一片草,吹奏着悦耳的曲子,就像山间的鸟鸣,十分的动听。

  “谢谢,谢谢‘太白小星星’送出的5个‘功德箱’……”

  “觉得牛哥吹得好听的,礼物走一波……”

  “谢谢,谢谢大家的礼物?”

  “啊?怼个母牛助助兴啊?”

  ……

  吹完一曲之后,青年对着手机屏幕,似乎在和什么人互动,“好了,今天就直播到这儿了,明天早上还是1o点开播,去莲花潭帮我大哥家抓鱼,附近有水友的话,可以来狙击哦……”

  牛郎点了点手机,关了直播,憨实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今天收获可真不错,五六个功德箱,应该足够把自己的功力提升到武师境界了吧?

  “我擦,这特么也太先进了吧?”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牛郎惊了一跳,猛的转身,豁然警觉,居然有个年青男子站在了他的身后,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你是谁?”

  牛郎眉头一皱,手机往兜里一揣,起身看着苏航,脸上满是防备。

  “呃……”

  来人干笑了一声,连忙摆手,“别误会,水友,水友。”

  这人正是苏航,刚刚被鸿钧送到了此处,没一会儿就找到了牛郎,可惜牛郎已经关播了,他都还没来得及看个大概。

  “水友?”

  牛郎上下打量了苏航一下,一听苏航说是水友,立马态度就变了,脸上带上了憨实的笑容。

  “水友”这个称呼,牛郎还是从这手机上学来的,如果不是真水友,肯定不会知道这个称呼,既然眼前之人以水友自称,那肯定是看过他直播的了。

  “哈哈,这位大哥,你不会是来狙击我的吧?怎么称呼呢?”

  牛郎似乎很高兴,他玩直播的时间还不久,粉丝并不多,有水友上门狙击,这还是头一次,而且,看这人衣着光鲜,想必能有不少油水可捞。

  “在下苏航,也是南阳人,今日下午专门过来的。”苏航脸上带笑,对着牛郎拱了拱手,“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牛郎么?”

  牛郎挠了挠头,憨笑一声,“我叫孙守义,旁人都叫我牛郎,苏大哥你随便怎么叫都行。”

  “那还是叫牛郎吧。”

  苏航笑了笑,这娃给他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你家是住附近么?”

  这话可是话中有话,摆明就是想去你家啊。

  牛郎也没觉得什么,既然是水友来了,出于礼貌,当然要带回家去坐坐,毕竟华夏从古而来的传统,都是十分好客的。

  “我家就在不远,苏大哥不嫌弃的话,去我家小住一晚吧,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牛郎立刻道。

  没什么防备心,嗯,还有的救。

  苏航心中暗道了一句,等牛郎把老牛牵过来,便随着牛郎下山进了村。

  ——

  村里有几十户人家,屋舍都很破落,很多都是茅草木屋,可见村里人有多么的穷困,偶见一些村民,也多是粗布麻衣,衣衫褴褛的。

  牛郎在村里人缘不错,村里人见了面都打招呼,不过几乎所有人都因苏航而纷纷回头,一是因为面孔陌生,二是因为苏航衣着光鲜,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

  村头,一间破屋。

  说它是破屋,还真有点抬举它了,茅草盖顶,四面透风,旧木板隔着,一道木门摇摇欲坠,压根就只是个摆设。

  旁边,一个茅草搭的牛棚,棚子里堆了不少干草。

  外围有个篱笆栅栏围成一个小院,勉强的,这儿还能算是个能住人的地方吧。

  牛郎把老黄牛栓进了牛棚里,接着把苏航引进了屋。

  什么叫贫困,苏航此刻算是深有体会了。

  屋里十分的简陋,角落里几块石头架着一口破釜,想来那就是牛郎家的锅吧,旁边堆放着一些柴火,碗罐之类的日用品,房壁上挂着一些动物的皮毛和半只风干的野兔。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一张摇摇欲坠的床铺了,苏航看了一圈,这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怕就只有外面牛棚里那头老黄牛了。

  这墙,肯定要漏风啊,这屋顶,如果下雨的话,怕也会漏雨吧。

  苏航也算是出生贫寒,小时候也过惯了苦日子,但是,此时也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了。

  “牛郎。”半天,苏航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牛郎找了个木桩子给苏航做凳子,听到苏航叫他,抬头看向苏航,“苏大哥,什么事儿?”

  “你真是……”苏航憋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真是,太特么穷了。”

  汗。

  牛郎一个趔趄,差点没栽倒。

  “让苏大哥见笑了。”

  牛郎讪笑了一下,让苏航坐下,自个儿去生火,煮了一锅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糊糊,另外把那半只兔子也一并煮了。

  招待水友,肯定不能马虎,再说这水友看上去还挺阔绰呢,牛郎心中如是的想着。

  苏航在旁边看着牛郎那认真的模样,这年青人还真是不错,想想自己此行的目的,是要骗人家的手机,还有点小内疚呢。

  “牛郎,你就一个人住么?”苏航看了看屋里这情况,应该也只住得了一人吧。

  牛郎点了点头,“现在是一个人住,之前是和我大哥一起住的,后来大哥娶了妻,我就搬出来了。”

  苏航古怪的看着牛郎,“搬出来?不会是被赶出来的吧?”

  对于牛郎的故事,苏航也是有所耳闻的,记得好像是有对不怎么待见他的哥嫂。

  牛郎笑得有些尴尬。

  “也不怪我哥,我俩从小没有父母,是我哥把我拉扯大的,我哥其实对我挺好的,只是……”牛郎有点欲言又止。

  “只是你那嫂子对你不好?”苏航帮他说出了没说出的话。

  牛郎干笑了一下,显然是默认了苏航的话。(未完待续。)8...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2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