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姚镇!

第七百三十六章 姚镇!

  而毫无疑问,倘若姜黎真敢去触碰寂灭星地心的东西,这正好就是一个借口,一个足以让他亲手诛灭魔族的借口。

  当然,这只是苏航自己的猜测,太敖也的确有理由这么做,故意答应姜黎的请求,让姜黎入套,自取灭亡。

  不过,太敖有那么心机么?

  “能帮我联系上姜黎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他见一面。”想了想,苏航对着苏进道。

  前两天,太敖还特地嘱咐过苏航一些关于他儿子的事,从这件事便可以看出,虽然已经过了好几万年,太敖还是对这件事耿耿于怀的,

  不排除太敖想收拾姜黎,但是,如果太敖因为这件事,头脑一热,真放任姜黎把天妖娘娘给放了出来,虽然已太敖的实力,或许可以应付,但是,万一呢?

  以柳如絮的狠辣和心计,太敖真的能搞得定?

  倘若搞不定,恐怕不久的将来,又会有一场浩劫。

  苏航可不敢冒这个险,有必要好生的提醒一下姜黎。

  苏进顿了一下,“也好,既然父亲你不放心,我便遣使去战神星域传召他来天都峰。”

  苏航想了想,摇头,道,“不必,另找个地方吧,我怕……”

  欲言又止,太敖也在龙皇宫,倘若太敖真有心想打发了姜黎,若是把姜黎请来帝都峰,让太敖碰到,那后果会怎样,苏航都不敢去想。

  “或者,我亲自去战神星域走一趟。”犹豫了一下,苏航最终道。

  “不行,那太危险了,姜黎的实力,恐怕将入天尊境,万一父亲被他扣住,我这边会非常的被动,魔族毕竟是魔族,常年受魔气影响,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苏航的话一出口,苏进立刻就表示了强烈的反对。

  紧接着,苏进道,“父亲如果一定要见他,还是我来安排地点吧。”

  苏航点了点头,也好吧,只要能见到姜黎,什么地点都无所谓了,只要别让太敖碰到姜黎就行了。

  “越快越好。”苏航提醒了一句。

  “明白。”苏进道。

  “你忙你的去吧,我自己静一会儿。”

  支开了姜黎,苏航揉了揉太阳穴,感觉真是心累啊。

  要让自己操心的事,真是太多了,自打楚天阔传位给他,当上这个莫须有的神皇之后,苏航感觉,自己要操的心实在是太多了,一天到晚都是在头疼,肩膀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

  这就好比让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儿撑起一个家,太累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苏航一直都很同意这句话的,可是,现在自己压根就没什么能力,给自己那么大的责任干什么?

  ……

  ——

  也不怪苏航杞人忧天,这事情如果真的像他想的那样演变,后果将会非常的严重,以柳如絮的能力,在那个众神漫天飞的时代,都能搞出那么惊天的祸事来,更遑论是如今呢?

  十万年前那个天妖娘娘,苏航都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要是现在柳如絮又冒出来,那可真是两头煎熬了。

  这次升仙大会,为期十天,基本上每天都是在打来打去,压根就没有其他什么节目,不过前来观礼的修士们却都是乐此不疲。

  如果不是苏进一心拦着,他恐怕早就离开天都峰,往战神星域找姜黎去了。

  苏进的效率也还蛮高的,没过两天,便传来了消息,中州天门山下有个叫姚镇的小镇,姜黎已经在哪里等着。

  “父亲,姜黎此人,我并没有太多的接触,不过,魔族修炼魔功,剑走偏锋,受魔气影响心智,许多都是行事偏激之辈,此次前往姚镇,一定要小心。”临走前,苏进特地对着苏航嘱咐道。

  苏航点了点头,这些他都了解。

  “我看,还是让我陪你一道前去吧,我还可以调遣宫中高手,将姚镇团团围住,确保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苏进有点不放心的道。

  苏航摆了摆手,“不必了,我是去找姜黎谈事,又不是打架,他都敢只身前来,我难道还不敢独自去见他么?你那么做,只会让他感到嫌恶,还是忙你自己的事吧,不必管我,有他们几个在,我的安全不用担心。”

  苏航说的固执,苏进也没有办法,只得由着苏航的性子来,不过,必要的安全措施还是要有的,至少要确保苏航的安全。

  至于他怎么安排,苏航就不知道了,其实,何必呢,既然命运已经注定,十万年前的苏进都还没降生,他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危险。

  ……

  ——

  姚镇。

  中州天门山附近的一个小镇,依山而建,古风盎然,小镇上的人口不多,也就几千来人,民风相当淳朴。

  青石的街道上,来来往往,有贩卖各种货物的小商小贩,也有四面八方而来的过客,虽然算不上摩肩接踵,但也还算热闹。

  坐在镇子中央聚贤阁的阁楼上,品着茶,听着楼中艺人的二胡乐声,伴着街道上传来的吆喝和嘈杂,从窗口仰望镇外那云雾缥缈的天门山,真可以说是个绝佳的闲适享受之地。

  镇子里的乡民们都知道,那天门山上,有一座天门,有神仙在那里看护着,平日里都经常会看到一些神仙在天门山巅出现。

  可惜凡人无法登上天门山,更无法知道那天门之中是什么地方,乡民们都想,那肯定是通往天界的大门,那里住满了长生不老的神仙。

  其实,哪里只是有一个传送阵而已,不过,这东西是修行者们的专利,这些凡人,当然不可能清楚,只能是臆想。

  聚贤阁,一个有点老套,但也显得飘逸厚重的名字,往日里,镇上许多喜欢附庸风雅的才子学子们,都喜欢来这儿把酒言欢,不过,这几日,聚贤阁却被一个神秘人给包了场。

  门口有两个黑袍男子守着,根本没人敢进,也没人敢惹,那些吃了闭门羹的学子们,也只有躲得远远的,等那门口的两人都看不到了,才忿忿的朝着聚贤阁的方向吐上一口唾沫,骂上几句脏话。(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1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