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七百三十章 还给我装?

第七百三十章 还给我装?

  唐敖伸手在苏航的眼前晃了晃。

  苏航从神思中回过神来。

  “怎么回事?”

  看了看周围,眠狂问道。

  刚刚他们都远远的看着,只知道这里发生了打斗,但压根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航摇了摇头,“我想,我们该走了。”

  “走?去哪儿?”四人都是纳闷,都只剩下一日了,还能再上哪儿去。

  “回去。”苏航道。

  四人对望了一眼,不虚道,“我应该没算错日子吧,六天时间,咱们现在才过五日。”

  “剩下一天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我去向龙王辞行,咱们即刻启程。”苏航丢下一句话,径直找敖光去了。

  四人无奈,这龙宫里虽说好酒好菜的供着,但苏航要走,他们也是没法,甭管愿意不愿意,都得跟着走了。

  ……

  ——

  十万年后。

  刚刚才订婚,订完婚就撤票,搞得就像是在逃难一样,这也真是够狼狈的。

  说实话,这次上古战场之行,真是搞得苏航很狼狈,前所未有的狼狈。

  神仙学院。

  学校已经开课,苏航却不敢耽搁,做了精英班有史以来第一个明目张胆翘课的学生,稍微知会了周鸣一下,便只带了弥陀一人,径直往地仙大陆去了。

  早一点确认自己的想法是否准确,也早一点将禁武令拿到手才是,为了行事方便,也就弥陀跟着苏航一路,其他几人则都是留在了神仙学院等消息。

  地仙大陆,天都峰。

  这回真是马不停蹄,让苏航连多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父亲,这么急,有什么重要的事么?”听人来报,说苏航来了,苏进连忙出来相迎。

  一看到苏进,苏航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有心想要揪着他的耳朵狠狠的教育一顿,却又想到苏进现在可比他本事大,而且人家又是龙皇,脸大面大的,还是算了吧。

  “你可以啊。”

  虽然不敢动手,但是动动嘴还是可以的,苏航盯着苏进,一副老子今天要好好教育你的表情,“说,是不是你?”

  “什么?”

  苏进一脸的茫然。

  看苏航表情古怪,说实话,苏进有点懵逼,都不知道苏航在说什么。

  “少给我装蒜,别以为我不知道,居然变成我的模样招摇撞骗,真是……”苏航越说就越是有点气愤,自己这英明一世,时时刻刻都小心翼翼,却没想到会被自个儿子给坑了一把。

  “父亲,你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啊。”苏进更是茫然,似乎是真没搞懂,苏航怎么一来就找他问罪来了。

  “还给我装是不?”

  苏航有点真生气了,之前还觉得情有可原,但是,现在这犯了错误不肯承认,问题可就严重了,或许,对于家长来说,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孩子犯了错误却不肯承认。

  这时候,弥陀走了过来,在苏航耳边低声的耳语了一句。

  苏航听了,往苏进看了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摆了摆手,“算了,这事暂且不提,龙神呢,可还在宫中?”

  苏进也是相当纳闷,但一听苏航问话,也连忙点了点头,“在,上次父亲离开之后,龙祖一直都在宫中潜修,不曾离开过。”

  “方便的话,带我去看看,我有事要找龙神谈谈。”苏航道。

  此时,语气倒是柔和了许多。

  刚刚弥陀所得对,那个前往十万年前给他添乱的苏进,只怕不是现在这个苏进,这也难怪苏进会是一脸的茫然了。

  虽然也许不是现在这个苏进,但是,在将来,苏进肯定是会去十万年前一趟的,苏航心中有些纳闷,苏进是怎么穿越时空的?

  当然,现在询问,恐怕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来,而且,他此次来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苏进听了,连忙引着苏航往内宫而去。

  一路上,苏航看这宫中人来人往,却是比以往要热闹了许多,不免有些疑惑,“这宫中是有什么喜事么?怎的比以往闹腾多了?”

  苏进听了,淡然一笑,“父亲有所不知,不过几日,便是龙族百年一遇的升龙大会了,四方龙众都会赶来龙皇宫,这时候当然热闹。”

  苏航闻言,这也想了起来,之前倒是听说过了,忙起其他事来,倒是给搞忘了,这什么升龙大会,可是龙族一大盛事。

  “父亲这次既然来了,索性就多留几日吧,等升龙大会过了再离开不迟。”苏进道。

  “再说吧。”

  苏航叹了口气,不过,却是有那么一点敷衍。

  可惜没把苏儿那丫头带来,这样的盛事,那丫头要是能来的话,肯定会乐疯了吧?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龙神宫前,苏进知道苏航和太敖有要事要谈,在拜见过龙神之后,便恭敬的退了下去。

  院子里,看着苏进退走,龙神收回目光,落在苏航的身上,“你有个好儿子,你说是么?”

  想必太敖已经知道了苏航的来历,也大概能猜测到,现在的苏航在十万年前已经经历到什么阶段了,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苏航,脸上那笑容真是值得玩味。

  苏航一阵郁闷,自然知道太敖在说什么。

  “命运这东西,还真是让人难以琢磨,想躲都躲不了,这种感觉真是不爽。”苏航连连摇头,发表了一句感慨。

  太敖四仰八叉的坐在一张藤椅上,听了苏航的话,淡然的一笑,“你说的对,苍穹之下,皆为蝼蚁,你我都只是任人摆布而已。”

  顿了顿,太敖又道,“做蝼蚁,要有蝼蚁的自觉,命运这东西,不是谁都能去改的,普天之下,谁能没有一两件憾事,倘若命运能够改来改去,我早就拜托你去帮我弥补那些遗憾了。”

  说到这里,太敖的情绪也有点低迷。

  苏航清楚,太敖这个人,虽然平时潇洒得很,但其实内心是很空虚寂寞的,那么悠长的岁月,一个人活过来,见证了多少生老病死,又留下过多少遗憾?

  单苏航知道的,就有有嬌氏女登那事,还有太敖的那个儿子姜石年,的确,如果命运真的那么容易改变,太敖肯定早就通过苏航,去弥补他当年的遗憾了。(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914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