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五百零四章 原来是他?

第五百零四章 原来是他?

  听秦佩瑶说,她住的地方叫清羽斋,但苏航没有来过这边,只能是边问边找,毕竟,这地方也不是一般的大,里面的院落更是玲琅满目,想从中找出清羽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哟,这不是苏航同学么?怎么有闲心,跑到咱们女宫来了?”

  路过一个院落,从院内穿来一个声音,阴阳怪气的女声,十分妖娆。

  苏航一看,从门口出来两名女子,一个是亚历克斯的妹妹露西,另外一个则是那个天妖族的蚕女。

  刚刚开口的,正是蚕女。

  这女人妖娆的走出来,双手抱在胸前,妩媚的脸上带着几分媚态的笑容,但瞎子也看得出来,她那眼神中带着的戏谑,就像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子,看到一个路过的乞丐一样。

  苏航停下了脚步,面对着这二人,淡然一笑,“原来是两位同学,真是巧了。”

  “我说苏航同学,你一个大男人,跑女宫来做什么?莫不是想做什么淫邪下贱之事?”蚕女嘻然的道。

  苏航听了,嘴角弯起一丝弧度,“不知道,你口中的淫邪下贱之事,究竟是个什么事?”

  “那可就多了。”蚕女咯咯一笑,掰着手指头算到,“比如偷人亵衣亵裤,偷看女孩子沐浴什么的,更有甚者,就不必我讲明了吧?”

  真是让人来气啊,这些人,就没一个能好好说话的么?老子长得这么端正,有那点像是淫邪之辈?

  苏航张了张嘴巴,本来想问一下清羽斋在什么地方的,看这两人的态度,此举肯定是多余,这两人肯定不会真心帮他,指不定会给指个错误的方向,这也就罢了,万一要是传出什么闲话,他的清誉可就不保了。

  “这么说起来。露西妹妹,姐姐我这两日老丢亵衣,你说会不会……”蚕女在那里阴阳怪气,一副指桑骂槐的模样。只要苏航不傻,都能听出来,这是在想故意找自己的茬。

  露西听了,脸上露出一丝高冷的笑容,“苏同学。看你这鬼鬼祟祟的样子,你该不会真有这方面的嗜好吧?”

  去你的鬼鬼祟祟,苏航都听得有些窝火了,老子可是正大光明的进来的,哪儿有什么鬼鬼祟祟?

  “露西同学,你哥哥的伤好了么?”苏航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弧度,岔开话题,对着露西问道。

  露西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就变了,“关你什么事?”

  简直就和一只骄傲的孔雀一样。仿佛苏航根本就不配问她这个问题似的,尤其,这个问题还涉及到她的哥哥亚历克斯,今天亚历克斯算是丢尽了脸,现在都还躺在床上没能醒来,露西心里是一直窝着火的。

  “我只是表示表示关心。”苏航看看露西这态度,心里头可是爽翻了,“你哥哥的状况,很像我们那儿一种叫‘痔疮’的病,大家都是同学。你们要是信得过我,我倒是可以给你哥哥搞点痔疮药,聊表心意。”

  想想亚历克斯捂着后门大声惨叫的样子,苏航可是非常的欢乐。如果不是千年杀对女人无效。他都想让面前这两个女人尝一尝那酸爽的滋味了。

  “哼,猫哭耗子,假慈悲。”露西一阵火大,她哪里听不出来,苏航这是在嘲讽她。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这个垃圾。凭什么嘲笑自己?有什么资格嘲笑自己?

  一群不可理喻的女人。

  苏航摇了摇头,不想和她们多说,懒得搭理这群无聊的女人,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还是赶紧找路去吧。

  “站住。”

  露西低喝一声,直接向着苏航追去,拦住了苏航的去路,抬手就是一耳刮子往苏航的脸抽了过去。

  “啪!”

  响亮的一记巴掌。

  蚕女被抽蒙了,站在院门口,捂着脸,看着站在她面前的露西。

  露西本还是一副舒爽的表情,可这时,看到面前的蚕女,顿时也蒙了,怎么会这样?这一巴掌明明是打苏航的,怎么可能会打在了蚕女的脸上?

  “你……”

  蚕女愣愣的看着露西,好像根本就不能接受自己被人抽了一个耳光的事实。

  露西张了张嘴,有话想说,忽然感觉,这一幕何其熟悉,早上在书斋,亚历克斯不也是这么糊里糊涂的遭了暗算么?

  是他,肯定是他?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往苏航看了过去,此刻的苏航,已经远离,留给她们的,只是一个渐渐消失的背影。

  几乎不用再想,肯定是这家伙搞得鬼,不仅仅是刚刚露西那一巴掌,就连亚历克斯的受伤,此时此刻,她们敢万分的笃定,必定是苏航干的。

  甚至,亚历克斯第一次被阴,绝对也是苏航干的。

  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巧合,三次也可姑且算是巧合,但是事情一再的巧合下去,那就绝对不是巧合了。

  想到这里,两个女人都有种发毛发慌,背脊发凉的感觉,这个被她们称为垃圾的家伙,绝对不只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能把她们这些人恣意的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是怎样的城府和手段啊?

  就刚刚那么一下,虽然露西不知道苏航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她一巴掌抽在了蚕女的脸上,但是,她相信,苏航能够无形无迹的躲过她的攻击,还把她的位置转移到蚕女面前,那就肯定有那个碾压她的能力。

  旁边的蚕女,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以前,她们都太小看这个吊车尾的家伙了,能进入神仙学院精英班的,能有哪个是易与之辈么?

  这家伙,以前是一直在隐藏实力?

  不管怎样,此时两个女人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这种感觉,就好像一直被她们恣意玩弄的一只鸡,突然有人告诉它们,这只鸡携带了禽流感病毒一样。

  把别人当成了傻子,却不想自己才是傻子,别人压根就没有鸟过自己,一个人,把所有人给玩弄了,她们还和小丑一样,在那里大秀存在感。

  这一刻,两个女人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心头波澜起伏。(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9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