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三百八十章 意外!

第三百八十章 意外!

  话音落下,苏蓉却是咯咯的笑了。

  “蓉姐,你笑什么?”被苏蓉一笑,薛奇更加不爽,自己这都收到不平等待遇了,说出来只是想得到同情,却不想还要被笑。

  “这里就不懂了。”苏蓉缓缓的开口解释,“这是咱们这儿的习俗,男孩子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家里都会准备大红包的,而且,红包越大,那就表明家里对着姑娘越满意,现在又不是过年,你个大老爷们儿,还要什么红包?”

  “啊?这样啊?”

  薛奇一听,立马就明了了,往薛萱和秦诗语瞧了瞧,会心的一笑,心里一下就平衡了,照这么个说法,这红包就算给他,他也不能要啊。

  薛萱和秦诗语都闹了个面红耳赤,没想到这一个红包里面还有这样的深层含义,不由自主的捏了捏装红包的兜,感觉有些烫手。

  听苏蓉说,红包里的数额越大越好,她们也都好奇,自己的红包里究竟装着多少,苏航妈究竟对哪个更满意呢?

  很好奇,但是苏蓉说过之后,她们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了。

  ……

  ——

  回到蓉城,薛萱第一件事就是自个儿去了洗手间,八成是看红包去了。

  那红包贼厚贼厚,少说也有好几千,苏航也挺好奇的,先前送秦诗语回家,她已经悄悄看过,苏航也看了,有六千块。

  薛萱这红包里要是高过六千,那就说明老妈对薛萱更满意,如果少的话,那就证明是对秦诗语更满意了。

  “姐,究竟多少啊,藏着掖着干嘛?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等薛萱从洗手间出来,薛奇就立刻开问了。

  薛萱的脸蛋明显要红润了许多,听了薛奇的话,扬了扬手中的红包,“自个儿看吧。”

  说着。把红包递给薛奇,转身洗澡去了。

  红包拆开过,这妞刚刚真是看红包去了。

  苏航和苏蓉也好奇,看薛萱那状态。貌似是不少啊。

  薛奇一脸财迷,从红包里抽出一沓子崭新的红票,手上沾了些唾沫,就像街边小商贩一样,一张一张仔细的数。

  “六千!”

  不多不少。六十张,这红包恐怕也只能装下这么多了。

  “老妈这是膨胀了啊,居然舍得花这么多钱。”苏航啧了啧舌,加上秦诗语那份,就一万二了,以老妈的性格,能拿一千二出来,苏航都觉得惊讶了,更何况是一万二。

  真是膨胀了啊。

  “小语姐那儿是多少?”薛奇抬头望着苏航。

  送秦诗语回家的时候,是苏航送她进学校的。秦诗语那红包里有多少钱,苏航铁定知道。

  “也是六千。”苏航讪笑了一下。

  “不会吧,都一样?”

  这事怎么也该分个高下才是,都一样是怎么个意思?薛奇愣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玩味,“阿姨这招挺妙啊,该不会是想招两个儿媳妇吧?”

  苏蓉在旁边笑着,不过那笑容却显得有些尴尬,尴尬什么呢,就昨天。苏航妈悄悄的塞了个红包给她,里面是张农村信用社的存折。

  一万二。

  当时她还没在意,可今天一想,她有些回过味儿来了。这事可打死都不能往外说啊。

  短暂的愣神后,苏蓉的笑容恢复了自然,“有什么不可以的,你要是觉得你姐姐亏了,那就加把劲,要是能把小曦追回去。那可不就赚了么?”

  薛奇眼睛一亮,咧着嘴笑了,“咦?蓉姐说的有道理。”

  “有道理个屁,想都别想。”苏航伸手在薛奇的脑门上拍了一下。

  那一巴掌拍得叫一个响亮,薛奇捂着脑门,一阵呲牙咧嘴,“干嘛又打我?你这个恋昧狂。”

  “说什么?”苏航眼珠一瞪,这小子还张脸了,“我妹可才十六岁,你这个禽兽。”

  “十六岁怎么了?迟早不都要长大的么?我也才十八岁呢。”薛奇也破天荒的和苏航顶撞了起来,看样子是被苏航欺压得太久,想爆发了。

  苏航脸一黑,“小家伙,翅膀硬了是吧?好久没回京城,是不是该送你回京城去玩玩儿了?”

  “呃……”薛奇一滞,一听要送他回京城,立马就要软了。

  “小奇,蓉姐姐支持你。”苏蓉却是唯恐天下不乱似的,伸手拍了拍薛奇的肩膀,“这小子要想娶你姐姐,就让他拿他妹妹来换,咱这可是追求真爱,他凭什么管?”

  “蓉姐,亲姐啊。”薛奇都要感动哭了。

  苏航眉头上却是黑线重重,“蓉姐,咱这可是在讨论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你能不在这儿搞笑么?”

  苏蓉摊了摊手,“人家小奇就那么一说,这还没开始呢,你激动个什么劲,你瞧瞧,咱小奇要长相有长相,要人品有人品,哪点差了?”

  “你能追我姐,我还不能追你妹啊?”薛奇怨念的看着苏航。

  “你妹!”苏航眼珠一瞪。

  “你妹!”

  “皮痒了是吧?”

  ……

  鸡飞狗跳,苏蓉在旁边看得极度无语,这俩真是活宝。

  ——

  侯武区。

  二环靠里,一环靠外,这一片区都比较繁华,车流不息,靠着地铁线路,高楼大厦比较多,很多公司在这边盘扎。

  车子向着玉鼎大厦而去。

  “航哥,这事靠不靠谱啊,咱可别被忽悠了!”附近找了个地方停车,从车上下来,薛奇有点担心的对着走在前面的苏航问道。

  苏航一身黑色风衣在北风中招摇,装比的带着一副墨镜,看上去像个黑社会老大带着个跟班小弟,走起出来气质相当不凡,回头率还是蛮高的。

  “呵,除了你小子,还有谁敢忽悠我?”苏航嘴角一弯,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昨天电话和一壶老道沟通过,那老道承诺把天师道在蓉城的一家玉石珠宝公司给他,今天就是接盘来了。

  只是,薛奇这小子有点不太相信,天师道平白无故怎么会把名下的产业给苏航?而且其中貌似还有一个不小的玉矿。

  这得有多深的交情,才会拿这玩意儿送人?

  薛奇身在大家大族里,对一些商场上的道道也算是有些了解的,他很怀疑天师道这个玉石珠宝公司,会不会是欠了什么债务,想让苏航当那个冤大头,替他们还债。

  这种事是非常常见的,薛奇可不相信天上会掉那么大个馅饼,市值数亿华夏币的一家大公司,外加一个尚不可估量价值的玉矿,说送人就送人了,说出谁信?

  苏航也是有那么一点怀疑的,不过,想来一壶老道应该不会骗他,毕竟,只要一壶还是个正常人,绝对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来开罪自己。

  可惜今天薛萱没在,苏蓉也没空,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只好找薛奇这小子来充一充门面。

  听薛奇说,他也会点门道,到时候可以帮着查查账,保证不让苏航吃亏,不过,苏航可不敢信他,这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吹牛的本事却是天下第一。

  听了苏航的话,薛奇倒是相当得意,只有我敢忽悠你,那我岂不是比所有人都牛逼?

  玉鼎大厦,一座高十九层的大楼,从一楼到五楼是商场,珠宝展示区,五楼以上才是办公区,员工上千人,在蓉城本地,已经玉鼎已经算得上是一家大型的私有企业了。

  只是,刚到大厦门口,苏航便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了,大厦前的旗杆下,围了不少的人,很是喧闹。

  跳广场舞的?不像,跳广场舞也不该是这个点。

  难道是商场在搞什么优惠活动?

  带着疑惑,两个人走了过去。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当头几个,手里扯着白色的横条幅,正与一群身穿制服手持警棍,貌似保安的人对峙着,情绪相当的激动。

  “妈呀,我说什么来着,航哥,这里面好像有事啊。”薛奇脸沉了一下。

  苏航也是脸一黑。

  “还我卖命钱!”

  “还我亲人!”

  ……

  那一张张条幅上,都是些类似的标语,就算瞎子也看得出来,这里边有事,苏航有点不爽的预感。

  抬头看了看,“玉鼎大厦”四个大字很扎眼。

  “玉鼎玉石珠宝贸易公司”

  的确是没有来错地方,苏航挤进了人堆,随便找了个五六十岁的大妈问了问。

  那大妈立马就哭嚎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呀,没天理啊,我儿子在他们玉矿上死了,说好要给我们赔偿的,现在却反悔了,他们拿咱们老百姓的命不当命,我就那么一个儿子啊,就这么白白的死了,一点交代都没有,可叫我这老太婆这么活?”

  大妈的情绪比较激动,话也没怎么说清楚,听口音不像是蓉城本地人,应该是蜀中其它县市区的,方言口音比较重。

  不过,苏航还是大概听懂了意思,玉鼎的玉矿上死了人,这些都是家属来讨赔偿金来了。

  看人数,怕还不少。

  薛奇把苏航拽了出来,“尼玛,航哥,我果然没猜错,这是想让你背黑锅趟雷啊,赶紧撤吧,一会儿要挨揍了。”

  苏航黑着一张脸,找了个角落,掏出手机,给一壶老道拨了个电话。(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7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