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那边有粪坑!

第三百七十九章 那边有粪坑!

  这小子,已经是迫不及待了,土遁之术,多酷炫啊!

  这样的神通,就算是在玄门之中,也是绝对高级的,苏航之所以会,也是前些日子刚从猛龙老道的身上扒来的。

  不仅有土遁之术,还有金、木、水、火,这土遁之术只是其中一项而已,每一项都是博大精深,而猛龙只精于土遁之术,故而苏航如今也只是学了土遁之术而已。

  不过,从猛龙的身上,苏航得到了全套的全真遁术,其它四行,日后可以慢慢研究。

  天地之间,有五大主属性,金、木、水、火、土,如果能学会操控这五种属性的力量,普天之下,寰宇之内,绝大部分的地方都可以去得。

  从猛龙身上扒下来的东西,等级都太高,传功是无法直接传的,苏航开始给薛奇讲起了心法要诀,薛奇蹲在田坎上,听得很仔细。

  薛萱等人也认真的听着,苏航亲自讲法,这种机会可很难得。

  “虽然有心法,有要诀,可是我们身上没有法力,无法施展道术啊。”等苏航天花乱坠的讲完,薛萱提出了疑意。

  苏航淡然一笑,“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了,下面,我就给你们讲一讲,如何将内力和法力相互转换。”

  “内力和法力相互转换?”薛萱有些惊异,内力是修武者所有,法力是修道者所有,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东西,怎么可能相互转换?

  这问题,如果放在以前,苏航也或许会觉得不可能,不过最近苏航阅读《老子想尔注》,在书中,张道陵便记述了一种内力和法力相互转化的办法,张道陵命名其为《真法要诀》,苏航一试,果真有效。十分神奇。

  接下来,苏航又开始讲起了《真法要诀》,薛奇等人听完,都纷纷开始尝试。苏航则是坐到了田坎上,随时指点。

  “怎么不学?”田坎上,就还坐着苏蓉和秦诗语。

  苏蓉是不为所动,而秦诗语则是欣羡。

  苏蓉摇了摇头,“学了又有什么用。我又没有内力。”

  苏航闻言,这才想起来,苏蓉现在的实力,已经有武生八品,完全是靠着源力心脏,并没有学过任何的武功心法,肉身强大,却没有半点内力,更遑论是法力了。

  “我不是跟你说过么?也该学些武功心法,两者并驾齐驱。会有奇效。”苏航道。

  “我这忙前忙后的,哪儿有时间?”苏蓉递给苏航一个白眼。

  苏航汗了汗,这些日子,为了茶厂的事,苏蓉忙前忙后,的确是辛苦了。

  想起来,对于苏蓉,还是那么一点亏欠的。

  苏蓉的源力心脏,只有黑铁级,武生九品就已经是极限。不可能在往上升,或许得找个时候,帮她把源力心脏进阶一下。

  “过些天,送你一份大礼。”苏航神秘兮兮的对着苏蓉一笑。

  苏蓉听了。莞尔一笑,指了指坐在旁边的秦诗语,“你还是先照顾照顾小语吧。”

  苏航转脸看去,秦诗语正看着田野里练习土遁术的薛萱等人,脸上充满了欣羡。

  “想学么?”苏航问道。

  秦诗语回过神来,转脸一看。苏航正盯着她,顿时俏脸一红,腼腆的点了点头,“可惜我生的笨,刚刚听了半天,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刚刚苏航讲法的时候,她也在仔细的听,但是,真没听懂几句,苏航讲的东西,在她听来都和天书一样晦涩。

  “谁说你笨的,笨都能考上蓉城大学,那我不是比你更笨。”苏航笑了,秦诗语之所以不懂,那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修武者,更不是修道者,对修行方面的知识没有涉猎,当然苏航讲什么她都觉得难。

  秦诗语嫣然一笑,“我可没那个意思。”

  苏航讪讪,“如果你想学的话,等回到蓉城,我教你。”

  秦诗语顿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惊讶还是高兴,盯着苏航瞧了一会,点了点头,脸又红了。

  这姑娘,脸皮挺薄的。

  再看田地里的三人,经过反复的联系,又有苏航时不时的指点,渐渐的都掌握了要领。

  苏航仔细看了一下,这三人中,小妹苏曦虽然年龄最小,但悟性方面确实要好许多,第一个掌握精髓,刚开始还有些顾头不顾尾,时而卡住半个身子入不了土,时而卡住半个身子出不来,不过在反复练习多次之后,渐渐便能行动自如了。

  “哥,看我。”

  苏曦远远的对着苏航招了招手,炫耀般的掐了个指决,体表黄光一闪,整个人很快融入了田地。

  “哎哟。”

  没一会儿,捂着额头从土里钻了出来。

  “怎么啦?”

  苏航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小妹,高兴起来真是什么都不顾。

  “不小心撞到石头了。”

  苏曦捂着额头撅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苏航,也只有在老哥的面前,才会这么撒娇。

  “过来,让我瞧瞧。”

  苏航把她叫了过来,拨开头发看了看,还好,只是被磕了一下,有点小红,“没事,回去搽点药酒,很快就好了。”

  “还是疼。”苏曦撅着嘴道。

  “以后用遁术的时候,要和走路一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走路都容易摔跤,更何况是遁地。”苏航无奈的给她揉了一下。

  “哦!”苏曦乖乖的应了一声。

  “怎么了?”薛萱走了过来。

  苏航摆了摆手,“没事,我正教育她呢。”

  “喂,你们看,我也学会了。”

  这时候,田地里传来薛奇的大叫,众人望去,薛奇一个猛子扎进了土里,霎时消失不见。

  “呵,这臭小子,悟性也不错嘛。”薛萱笑骂了一句,她学了这么一阵,也才算堪堪掌握了一点要领呢。

  苏航也是点头微笑,薛奇这小子的悟性的确是不错的,只是这小子贪玩,聪明都没有用到正路上。

  突然,苏航脸色变了变。

  “小子,别往那边去了,那边有粪坑。”

  薛奇地下行走,在苏航眼中是无所遁形,而此时在苏航的眼中,薛奇所遁去的方向,不出二十米,一口粪池正等着他。

  田间庄稼为了方便灌溉施肥,都会挖上一些粪池,那里面的大粪也不知道沤了多久,滋味之香醇,万一要是掉进去,那简直别提了。

  “嘭!”

  然而,苏航的话音还没落,便听到那边传来咣当一声,像是有重物落水。

  “我天!”

  “呕……”

  一听到这声音,众人就好像踩了大便一样,纷纷掩住了鼻子,脑海里浮现一幕极度不堪的场景,简直不忍直视。

  “哎呀妈呀,救命。”

  薛奇的惨呼远远的传来。

  “愣着干什么,救人啊。”苏航连忙起身,往远处那粪坑跑去。

  ……

  ——

  “好臭,好臭,臭死我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阴影,洗了十几回澡,换了干净的衣服,薛奇依旧觉得很臭,方才的遭遇,简直就是一个噩梦,单是一回想,立马就会恶心得想吐。

  薛萱等人在旁边远远的看着他,都是忍俊不禁,至今想起薛奇头顶着一坨翔从粪池里出来的情景就想笑。

  想笑,却又不好笑出声来,这孩子本就多灾多难了,再嘲笑他,岂不是作孽?

  “明知道有粪坑,又不提醒我……”薛奇怨念的抬头看着苏航。

  “我提醒你了,谁让你自己不注意?”苏航摇了摇头,拍了拍薛奇的肩膀,“也没什么好恶心的,那是咱自家的粪池,里面都是咱自家产的。”

  “呕……”

  不说还好,话一出口,薛奇立马又要吐了。

  “别说了,别提那个字,谁再提,我跟谁急。”薛奇大喊了一声,看样子,掉粪坑这事,这小子一辈子都有阴影了。

  “庆幸吧你小子,还有我把你捞起来,这回只是掉进粪坑而已,以后要是再不小心,可没人能救得了你。”苏航道。

  这时候,薛奇的心中仿佛有无数羊驼在嚎叫,都叫你别提那个字了,你还提个没完。

  ……

  ——

  在老家总共待了有一个星期,一行人启程回城,走的时候,老妈悄悄的塞给薛萱和秦诗语一人一个红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后备箱塞得满满的,都是家里的土特产,杂七杂八的一大堆,老妈死活要往里塞,拦都拦不住。

  车上,薛萱、苏蓉、秦诗语挤在后座,薛奇坐在副驾上,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怎么,不会是舍不得走吧?”苏航撇了薛奇一眼,这小子在山上疯了一个星期,看样子真是不想走了。

  薛奇无力的扭过头,“不开心。”

  “哟,薛大少有什么不开心的?”薛萱调侃道,“这两天和小曦走得挺近,你小子该不会是有什么想法吧?”

  薛奇一个白眼递了过来,“胡说八道什么呢?阿姨都给了你们红包,偏偏就是没给我,我有那么讨人厌么?”

  薛奇真是有点不爽的,要说这回去苏航家,他可是最卖力的,几亩地都是他给翻过来的,连带这播种施肥,一辈子没干过的事,这几天都干了,可偏偏就是没收到红包,这不摆明了偏心么?(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79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