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说的秘密!

  “吃肉?”闵柔笑了,“你以为没人试过么?你知道为什么叫月鬼肉芝么?就是因为有不少先祖吃了它的肉,直接疯魔,每当月夜来临,便形若恶鬼,曾经害了村里不少人,所以,有人说,月鬼肉芝身上的肉是神肉,凡人消受不起,先祖也传下禁令,不准割食月鬼肉芝身上的神肉,仅能拿它泡水喝而已。”

  苏航听闵柔那么一说,那东西完全就是个邪物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还好没有向闵柔说的那样,变成怪物。

  闵柔看向苏航,“如果你真把月鬼肉芝炼化了,那岂不是拥有了不死之身?可敢拿刀子割一刀试试?”

  一大一小两女,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航,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苏航听了,稍微愣了一下,心中也升起这个想法,不死之身啊,该有多么的诱人?

  从昏迷中醒来之后,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升华感,方才听闵柔那么一说,他也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因祸得福,从那月鬼肉芝的身上,得到了某些能力,比如,那种不死的能力。

  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紫宸剑,苏航有些忐忑,左手拿着,往右手靠近,心情有那么一点小激动,自己这是不是神经病了,算不算自残?

  锋利的剑刃,在手腕上轻轻的划过,苏航只是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并没有用多大的劲,一道浅浅的伤口出现在手腕上。

  疼,真疼。

  剑割下去的那一刻,苏航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傻了。

  虽然伤口很浅,不过血还是流了出来。

  闵柔二女都凑了过来,满是期待的看着苏航手上的伤口。

  多白嫩的手啊,指不定就要留下一道疤了。

  正当苏航有点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的时候,突然间,苏航感觉到伤口处传来一阵温热。伤口周围的细胞变得异常的活跃,那道伤口迅速结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愈合。

  几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苏航便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了。伸手将血痂撕下,刚刚被剑割伤的地方,已经光洁如初,根本看不到丝毫受伤的痕迹。

  “啊?”

  二女都捂住了嘴巴,难言的吃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众所周知,人体如果受伤,伤口要愈合的话,是得花上很长时间的,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这只是一道小伤口,但也至少得花上好几天才可能愈合,并且,愈合之后,绝不可能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对于武者来说。细胞活性较普通人高,境界越高的武者,恢复就越快,但是快也该有个限度,绝不可能几个呼吸间就愈合了,这简直就是光速。

  苏航也完全傻住了,伸手摸了摸刚刚被剑割伤的地方,果真是一点痕迹也没有,一颗心脏噗通噗通的乱跳起来。

  炼化月鬼肉芝,获得了月鬼肉芝的不死能力?

  拿着剑。又割了几道,同样是顷刻之间恢复如初。

  等会儿,我得好好冷静冷静。

  “你把手砍下来试试。”闵柔突然道。

  “呃。”苏航一听,怨念的看着闵柔。“你当我傻呢?”

  闵柔道,“传说凡人如果获得了肉芝的不死之身,就算是肢体被砍掉,也能重新再长出来,就算死得只剩下一个细胞,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和时间。同样也能重生,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之身,你不试试如何知道?”

  闵柔说的可没有半点假话,这是流传在她们族内的传说,而且所有知道月影肉芝的人,都相信这个传说,否则的话,历代一来,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桃源前辈为了月影肉芝而疯狂。

  不死,是一个逆天的能力,灵魂或许可以消灭,但是肉身,除非瞬间将其灭杀成齑粉,否则的话,就算只有一个细胞幸存下来,也足以重生,它需要花费的只是漫长的时间和强大的能量而已。

  苏航被闵柔说得热血沸腾,“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么?”

  闵柔道,“我听族中长辈们说过,当年始皇帝便耗费庞大的人力物力寻找月鬼肉芝,可惜穷尽整个大秦之力都遍寻不着,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遁入尸道,走一条另类的永生之路,但僵尸的永生,和月鬼肉芝的不死比起来,却是差远了,至少,僵尸的肉身如果受损,不可能像月鬼肉芝那样的重生。”

  苏航一时都感觉有些接受不过来,被闵柔怂恿了两句,还真差点一剑把右手砍下来,不过,还算他心灵强大,足够冷静,及时的收住了手。

  闵柔也就那么一说,传说毕竟只是传说,根本就没有人证实过,万一这一剑砍下去,断手长不出来接不上去,那他不是悲催了?

  这东西,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虽然他可以肯定,自己的肉身蜕变之后,继承了月鬼肉芝的某些能力,身体愈合速度很快,但这种能力究竟有多强大,毕竟是个未知数。

  见苏航不肯试,闵柔也没有继续怂恿,毕竟,手是长在苏航身上。

  不过,闵柔这下已经算是彻底相信了,那月鬼肉芝绝对是被苏航给炼化,虽然这实在是难以置信,但是,的确是事实。

  “姐姐,我们要不要告诉爷爷去啊?”闵茹在旁边开了句腔,这些日子,闵云风带着人到处找遍了都没找到,敢情是已经被苏航炼化,如果把这事告诉闵云风,至少也算是知道了肉芝的下落,她们俩应该也能少些责罚。

  “不行!”闵茹的话音才刚落,闵柔便喊了一声。

  声音陡然增加了好几个分贝,把闵茹都给吓了个够呛。

  “为什么不行?”闵茹弱弱的问道。

  闵柔瞪圆了一双凤眼,指着闵茹的鼻子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要是敢把这事往外说,我以后都不带你玩儿了。”

  闵茹吓得脖子一缩,撅起了一张嘴,“不说就不说,凶什么凶嘛!”

  闵柔没搭理她,转向苏航,“你也千万别往外说,否则的话,只恐怕会给你带来灾祸。”

  苏航微微颔首,也没有多问,看闵柔的神色,这其中,恐怕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没一会儿,闵柔给苏航留下一碗参汤,便带着闵茹离开了。

  闵柔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才半个月,苏航的身体肯定还没有完全将月鬼肉芝的药力吸收,现在的苏航,完全就是唐僧,一身的唐僧肉,如果让村里人知道,只怕会群起而攻之,抓了苏航炖汤喝。

  说起来夸张恐怖,但是,在不死长生的诱惑面前,又有几个人能把持得住呢?有的人能守得住底线,但同样也肯定有人守不住底线的。

  与其冒险去考验村民们的底线,还不如就当月鬼肉芝丢了。

  ……

  ——

  夜里,得知苏航苏醒,闵云风立马就换了一套脸色,摆了桌好吃的,请苏航赴宴,本来他可不认为苏航能活过来的,但是,现在苏航切切实实的活过来了,那就得两说了,要知道,再怎么苏航也是龙泽带来的。

  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席间,闵云风等人少不了询问月鬼肉芝,毕竟苏航是最后接触过月鬼肉芝的人。不过,苏航记得闵柔提醒过他的话,都是含糊其辞,到最后,闵云风也不得不放弃了。

  “苏兄弟这次意外,也怪我等疏忽,好在苏兄弟吉人天相,要不然,我等怕是难辞其咎,得内疚一辈子。”酒过三巡,闵云风开始了略显虚伪的客套。

  苏航端着酒杯,心中却是在冷笑,这些个老家伙,当自己昏迷的时候,真什么都不知道么?要不是闵柔,他怕是早死了。

  虽然心中不屑,不过,苏航还得假着笑脸和他们推杯换盏。

  “龙前辈离开之前,曾经让我把柔儿许给你,前辈金口玉言,我等晚辈可不敢不尊令。”酒席到了尾声,闵云风突然提起一件事,直把苏航吓得屁滚尿流。

  苏航差点没把嘴里的酒水喷出来,“龙大哥那是说着玩儿的,前辈你可不能当真。”

  要知道闵柔才十五六岁,还没自己妹妹大,苏航怎么可能那么禽兽?

  闵云风却是摆了摆手,打断了苏航的话,“这些日子,都是柔儿在照顾你,这丫头是我孙女,她的性子我很了解,有时候是野了些,不过心底不坏,苏兄弟,你可这样认为?”

  苏航点了点头,“闵姑娘是很好,可是,这种事情,是要两情相悦的,再者说闵姑娘年龄还那么小,实在是,前辈,你还是别和我开玩笑了……”

  “小兄弟,这是龙前辈定下的事,你可以当成笑话,我们可不敢当成笑话。”旁边,一个冷脸长老冷不丁的道。

  “等龙前辈回来,我自会亲自向他说明情况。”苏航直接道。

  几个老头面面相觑,闵云风开口道,“苏兄弟,我也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族中有族规,柔儿她私自盗取月鬼肉芝,以致肉芝遗失,是为重罪,照例该砍手剁足。”(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78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