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助人为乐的老鬼!

第三百一十九章 助人为乐的老鬼!

  “卧槽!”

  看到那团火焰,庄天胡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身子往后一仰,椅子摔了,人也差点摔在地上,脸色大变,手里的雪茄也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

  群鬼更是惊恐莫名,呼啦啦的散开,盯着苏航手上那簇火苗,一张张脸上充满了惊惧。

  “三昧真火?”庄天胡的脸哆嗦了一下,可惜他是魂体,否则的话此时肯定是心脏噗通乱跳不停。

  苏航一愣,古怪的看着庄天胡,“鬼王这是怎么了?不是让我给你老人家点烟么?”

  说着,往庄天胡又靠了一步。

  “站住,别动。”庄天胡指着苏航大喊了一声,一张肥脸上满是惊惧,苏航才往前一步,他却往后躲了一丈有余。

  尼玛,此时此刻,庄天胡的心中已经骂了开了,居然拿三昧真火来点烟,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

  三昧真火对魂体有着极大的伤害,就算是鬼宗境界的高手碰上,也绝对是非残既伤,刚刚如果不是他躲得快,被苏航的三昧真火烧到的话,今天恐怕非得脱了一层皮不可。

  旁边万二娘和幺鸡等鬼也惊恐不已,压根就不敢像苏航靠近,虽然苏航手上只是一簇三昧真火,但却足以伤到他们。

  “呃,不需要点烟了么?”苏航明知故问道。

  “不需要,不需要,小道长,你先把火灭了,咱们有话好说。”庄天胡哪里还有刚刚的倨傲,这时候真是怕得要死,生怕苏航给他来一下。

  “你早说呀。”苏航戏谑的一笑,灭了三昧真火,这东西对鬼物来说是一种震慑,但是,消耗实在是大。

  捡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早知道这么简单,早就该把三昧真火使出来了。

  见苏航灭了火。庄天胡这才松了口气,缓缓的走了过来,“恕我眼拙,小道长还有这等本事。这三昧真火可不是寻常修士能驱使的,小道长年纪轻轻就有这等修为,恐怕不是散修那么简单吧?”

  这时候,语气之间居然有了几分讨好,三昧真火是道门圣火。只有高阶的玄门修士才能驱使,到了如今,华夏修道界还能驱使三昧真火的,绝对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这小子才多大?居然能驱使道门圣火,完全出乎了庄天胡的意料,天知道这小子还有什么本事?

  散修可能驱使三昧真火么?不可能,三昧真火的驱使之法,就算在玄门大派之中也是绝对的秘术。

  “鬼王就不要套我的话了。”苏航摆了摆手,“我早说过并没有恶意,我叫苏航。不要叫我什么道长,叫我苏航就是了。”

  “呃,呵呵!”庄天胡干笑了一声,“苏兄弟也叫我老庄便是,不用叫什么鬼王,既然大家是邻居,咱也免得生分。”

  这态度,未免也转变得太快了。

  不管到什么地方,实力才是解决一切的办法,但苏航也不会像庄天胡这么自大。

  虽然这些鬼物的确是怕三昧真火。可以苏航现在的本事,使出三昧真火,除非这老鬼毫不反抗,否则的话。想把他弄死可不容易,毕竟,上百年的老鬼,肯定也是有些手段的。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苏航咧嘴一笑,叫了一声老庄。

  群鬼都恶寒不已,刚刚还黑脸相迎。片刻间就变得这么客套去了,简直让人跌坏眼镜。

  不一会儿,那小鬼黄凯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苏航一打量,这妇人个子不高,模样看起来很老实,应该就是他要找的人。

  只是,这妇人的魂体看上去很虚弱,苏航用阴阳眼看,几乎都已经是透明,仿佛风一吹随时都会消散一样。

  “大、大、大王,王雪梅带来了。”黄凯哆哆嗦嗦的道。

  庄天胡坐回了位子上,微微颔首,朝黄凯身后的王雪梅看了一眼,“怎么这么弱?”

  黄凯闻言,又哆嗦了一下,“她是刚成的新鬼。”

  庄天胡听了,也没有多问,刚成的新鬼也不该孱弱成这样,想必是受了一番折磨。

  怕苏航炸毛,这话却是不敢说出来。

  “王雪梅是吧?这位苏兄弟来我这儿讨你走,你跟他去吧。”庄天胡直接对着王雪梅道,犯不着因为一个弱小的灵魂而得罪一个玄门高人。

  王雪梅听了,有些恍惚,疑惑的看向苏航,显然,她并不认识苏航。

  苏航道,“我有两个朋友在蓉大,那晚多谢你相救。”

  这么一说,王雪梅便恍然了,的确是有这么一桩事,她死后,浑浑噩噩,慢慢恢复了意识,却已经是鬼身,只是无论如何都走不住那座寝室楼,那晚她出声相救,也仅是出于一个宿管大妈的责任。

  王雪梅对着苏航勉强的笑了笑,“我,我不想走。”

  “唔?”

  苏航愣了一下,却是有那么一点意外,难不成是看到这里鬼多,找到了组织?

  只是,看王雪梅的模样,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为什么?”苏航问道,就算她不肯离开,也得有个说法,自己回去后,也好和秦诗语她们交代。

  王雪梅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尽管直说,庄老在这儿,会为你做主的。”苏航道了一句,却是给庄天胡戴了一顶高帽子。

  庄天胡干笑了一声,苏航捧了他一下,他要是不表示表示,哪儿下得了台?

  “说吧,不用害怕。”庄天胡对着王雪梅道。

  王雪梅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以头抢地,哀声的哭了,好一阵才将心中的话给娓娓道来。

  原来,王雪梅是个单亲妈妈,有个十二岁的女儿,叫王瑞雪,娘俩一直都是相依为命,可半个月前,王瑞雪突然失踪了,报警找了十多天,一点线索都没有,王雪梅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一时想不通,就在宿舍楼里自杀了。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该怎么办啊?”王雪梅哭得凄惨,让人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看样子,她是想求庄天胡帮她找人,毕竟,庄天胡可是蜀中鬼界的头头。

  “老庄,在蜀中地界上,找个人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苏航对着庄天胡问道。

  一听这话,庄天胡立马嘚瑟了起来,“别的不说,找人么?那可是咱的专业,给张照片,只要她还在蜀中地界上,最多两天,无论她是生是死,保证把人给你找出来。”

  苏航听了,嘴角弯起一丝弧度,目光落在王雪梅的身上,“听到了么?庄老答应帮你了,还不谢谢庄老?”

  “谢谢庄老,谢谢庄老。”王雪梅闻言,连忙对着庄天胡磕头不止。

  “助人为乐是我老庄的本分,起来吧,等把人找到了,再谢不迟。”庄天胡十分的受用,也许,这是他平生头一回做好事吧,感觉好像是不错的样子。

  “不过,你女儿失踪的时间也不短了,如果是离开了蜀中地界的话,我怕就帮不上什么忙了。”庄天胡补充了一句,在鬼修界,地域的划分是相当严格的,他也只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嘚瑟一下。

  苏航微微颔首,他自然也会想办法帮着寻找,只是找个人而已,小事一桩。

  接着,庄天胡将万二娘赶走,让她带了王雪梅下去,翻她女儿的照片,吩咐属下寻人。

  剩下王筒和幺鸡,三缺一,庄天胡却是拉着苏航坐了下来,让苏航陪他们来两局。

  和鬼玩牌,这还是头一遭。

  “呃,我不太会玩啊。”

  这个庄老鬼,还真是个麻将迷,苏航可不想和他们来,鬼魂没有肉体,看东西也不是用肉眼看,完全是精神力,想偷看个牌什么的,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四个人玩麻将,三家都能看到你的牌,这不是准输么?

  “就是要不会玩才容易赢嘛!”庄天胡可是相当的热情,这牌瘾上来了,才不管苏航有什么顾虑。

  苏航无奈,只得坐下,大不了使点手段,让他们偷看不到牌就是了。

  “等会儿!”

  牌刚码好,庄天胡却突然叫停,咧着一张大嘴,对着苏航笑道,“苏兄弟,咱们是不是得来点彩头?”

  “呃……”

  苏航一滞,笑道,“如果我输了,等回去后,烧一车香烛纸钱给你们!”

  几人听了,不禁暴汗。

  庄天胡干笑道,“那玩意儿有毛用。”

  “怎么说?”苏航问道。

  庄天胡指着幺鸡,“你给他解释解释。”

  幺鸡道,“苏兄弟有所不知,香烛纸钱,对咱们真没什么用处……”

  一番讲解,苏航算是明白了个大概,什么阴曹地府,什么冥都银行,那些都是凡人们臆想出来的,如今渝州的阎王殿,也只是个修士组织而已,并不是掌管魂魄归去来处。

  人死之后,魂魄消散,只剩残魂之力逸散世间,只有一些特殊情况,才有可能变成阴灵逗留。

  也就是说,所谓的投胎转世,那是属于鬼界强大修士的专利,只有达到一定境界的鬼界修士,才有可能直接投入娘胎,吞噬幼小的灵魂,俘获肉身,重获新生。(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7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