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不按套路出牌!

  “哟呵?小子,有几分本事。”那男子一击未中,显得相当诧异,虽然他这是随手一抓,但也不是寻常武师境界的武者能够躲过的。

  苏航不仅躲过了,而且看样子还有余力,不得不让那男子感到惊奇。

  当然,也仅仅是惊奇而已,那男子咧嘴一笑,笑得有几分残忍,依旧是一步跨出,右手如鹰爪,直往苏航掠去。

  先天强者的气势,可不是吹出来的,苏航不敢怠慢,打出两道神行符,紧接着施展轻功一味的避闪。

  这男子虽然有先天境界,但似乎并没有超过多少,苏航本身实力就要比寻常九品武师强些,再加上上乘轻功神行百变,又有神行符助力,速度并不落半分。

  “你们是什么人?阎王殿的么?”苏航不想起冲突,也不想稀里糊涂的挨一阵打,一边躲,一边询问。

  “武符?”那男子愣了一下,显然认出了苏航使用的神行符,又有点惊讶,回头看向船头上那老者,“邹老头,这小子使的是武符,怕是和孟老太婆有牵连。”

  “理会那些干嘛?连个小屁孩都搞不定,真是没用,还得要我出手!”臭脸老者冷冰冰的回了一句,旋即也跳了下船,身后带起一阵黑芒残影。

  这老头的实力,显然要比刚刚那男子强不少。

  两个先天高手合力围攻啊!

  苏航的底牌是不少,别说两个,再来十个也能解决,但是,他那些底牌都是留着对付大BOSS用的,肯定不能在这儿浪费了。

  想了想,先天玉符掏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使用了玉符的力量,虽然他的境界被系统禁锢。连先天玉符都无法助他超越先天那道鸿沟,但是,玉符的却可以帮他增幅力量,让他获得不输于先天的实力。

  现在对苏航来说。先天玉符是最没用的,现在不用,以后也用不着,索性拿来先把这两人给摆平了。

  苏航没想过打架,只是。这两人一上来二话不说就动手,他也不能贱到任他打吧?

  “哼!”

  那老者只是一个闪身,便窜到了苏航的身后,速度之快,可比刚刚那男子还要强上几分。

  一记手刀径直砍苏航的后颈,这一下要是砍实了,就算不晕也是脑震荡。

  “奥义,千年杀!”

  先天玉符为苏航注入庞大的能量,让苏航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强悍,身后警兆突生。避无可避,下意识的便施展了许久没用的绝对奥义。

  原本是志在必得的一招,眼看就要砍到了,然而,苏航的身影却如同鬼魅般的消失了,老者顿时砍了个空。

  正想寻苏航的去处,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萦绕全身。

  危险,来自背后。

  “嗷!”

  还没等老者回头,一股剧痛传来,整个人仿佛被撕裂一般。竟然是一窜数丈高。

  “噗通!”

  重重的摔在岸边,岸边都给砸了个坑,老者趴在地上,单手捂着后门。整个人仿佛是要痛晕过去了一般。

  “奥义,千年杀!”

  稍稍年青些的那男人,此刻正错愕着,耳边又传来一声绝响。

  “嗷。”

  一个身影如同瞬移般的来到他的身后,下蹲,大力一捅。那男人压根就来不及躲闪,也被捅了个正着,窜得比刚刚那老头还高。

  “呼!”

  苏航收了功,看着地上趴着的两个人,许久不用这招,貌似功力有所退步啊。

  “卑鄙!”

  老者咬着牙,抬头看着苏航,那种特殊的疼痛,让他爽到了骨子里,一时半会都站不起来了。

  苏航淡然一笑,十分欣然的接受了。

  “小子,你不按套路出牌。”

  好一会儿,两个人缓了过来,那稍显年青的男人指着苏航,完全提不起劲来。

  羞耻啊!

  堂堂先天高手,居然被人捅了下三路,这要是传出去,还不沦为笑柄?

  “怎么叫我不按套路,明明是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动手的。”苏航淡淡的回了一句,如果能好好说话,他也不至于动手啊。

  那老头和那男子听了苏航的话,都有些欲哭无泪,这尼玛算什么事,迷香迷不倒你也就算了,偏偏还这么厉害,一个下三滥的招,就把他们两个大高手给放翻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装逼了?

  “我们是阎王殿接引使,此来接引你们的。”男子忍着痛,开了口,心知面前这青年的厉害,也不敢再搞下去了,要是再被捅一下,非血崩不可。

  早这态度不就好了?

  非要一上来就动手,以彰显他们都是强者、高手,结果呢,自讨苦吃了吧?

  “原来是接引使,多有得罪,不知两位如何称呼?”苏航假惺惺的道了句歉。

  “萧雄。”男子夹了夹双股。

  “邹山。”老者也脸皮抽搐的吐出两个字。

  “原来是邹前辈、萧大哥,我叫苏航,蜀中人。”苏航也报上了名号,顺便把收到的阎君令,也就是那口小棺材也拿出来晃了晃,证明自己的身份。

  老者摆了摆手,“上船吧。”

  旋即,一群人从船上跳了下来,将昏迷在岸边的小蛤蟆三人给抬上了船,苏航足尖一点,也跳上了高高的夹板。

  萧雄与邹山二人也欲腾跃,可这刚一踮脚,便是疼痛袭来,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爬上去吧。

  甲板上,并列的放着四口棺材。

  小蛤蟆三人被放进了棺材里,棺材盖又重新关上,剩下一口棺材,显然是给苏航准备的。

  刚刚受了一记暴击的萧雄和邹山在旁边嘀嘀咕咕着什么。

  萧雄蹒跚的往苏航走来,“呃,呵呵,那个,苏兄弟,商量个事。”

  “唔?萧大哥请说。”苏航礼貌的道。

  萧雄笑的有点尴尬,指了指旁边那剩下的空棺材,“咱们这儿的规矩,但有外访之客,须得迷晕后,用棺材送入,以免泄露殿中秘密,兄弟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实在让我们难做,你看……这个……”

  苏航汗了汗,“你想让我躺棺材里去?”

  “诶!”萧雄认真的点了点头。

  晕,这又放迷香,又动手的,敢情是不想让外人记住阎王殿的路线,不得不说,这阎王殿的保密工作做得真是挺好的。

  只是,这些手段在苏航这儿都不好使。

  萧雄和邹山也是无语得很,凭他俩的能力,放眼华夏武林,能一较高下的还真没几个,那想到碰上了这么一个刺儿头,就刚刚那一捅,简直要了他们的老命。

  先天之所以成为先天,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任督二脉通畅,而任督二脉连接的地方,就是那儿。

  也可以说,那地方不仅是人体死穴,更是武者的力量之源,刚刚苏航那一捅,不仅让他们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更将他们的任督二脉阻断,虽不至于战力全无,但此时也是丝毫提不起劲来了。

  就船上这些小鱼小虾米,肯定是不够苏航蹂躏的,所以,一向高傲惯了的两人,也不得不在苏航面前放低了身段。

  “可是,这也太晦气了吧?”看着那口黑漆漆的棺材,虽说躺一躺也无所谓,可毕竟是晦气啊。

  “兄弟,这是阎君定下的规矩,咱也没有办法,你也别让我们难做,这里面躺着可舒服了,不信你进去试试。”萧雄腆着脸道。

  晕!信你才有鬼了!苏航相当的无语。

  既然是规矩,那也没办法,躺躺就躺躺吧,就一层木板,难道还能挡得住自己的双眼不成?

  “多谢了兄弟。”

  看着苏航进了棺材,萧雄这才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旁边邹山也长舒了一口气,摆着张臭脸走了过来,真有种想把这口棺材给直接扔江里的冲动。

  这么多年,头一次遇到这么难对付的访客,看来,这外界之人也是不可小嘘啊,抛开这个邪门儿的小子不说,还有个仅仅六岁的妖孽,这回阎君寿诞,怕是有的好看了。

  起锚,行船!

  大船很快行入了大雾之中。

  棺材里,苏航只能听到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以及行船击水的声音,双眼往外透视,外面除了江,就是雾,看走势,应该是在巡江而上。

  仅仅二十分钟,船前方的雾更浓,大船直接向着浓雾深处撞去,四顾皆茫然,不过,再大的雾,却也还挡不住苏航的视线。

  一段极度的浓雾区过后,江上的雾开始慢慢稀薄,慢慢的清晰,继而让苏航发现了十分神奇的一点,刚刚天上还在下着小雨,可在经过那段浓雾区之后,雨却突然停了。

  这种情况在夏天还常见,但在初春就不多见了,苏航有点怀疑,这大船是不是进入了类似结界的什么阵法之中。

  河道变窄了许多,往前又行进了不远,便已经能看到一片远山,以及那依山而建的城楼,远远看去,还能看到城中鳞次栉比的庞大建筑群。

  记忆中,渝州应该没有这样的地方吧,古香古色,规模庞大,如果有的话,肯定会成为一大风景名胜,但苏航却没有这个影响。

  这更加坚定了苏航心里的推测,这地方应该真是被阵法结界守护的。(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7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