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解救之法!

第二百八十六章 解救之法!

  “怎么了?他是我朋友。”苏航心里也泛起了嘀咕,要知道,一壶可是先天武宗境的大高手啊,居然被苏羽给吓成了这鸟样,太不可思议了。

  “苏小友,你这朋友,什么来路啊?”一壶依然不敢靠近,修行之人最怕的就是霉运煞气,这玩意儿要是沾上一点,不知道要做多少功德才能抵得了。

  “道长,我胆小,你可别吓唬我,这哥们据说是天煞孤星,让你给瞧瞧。”薛奇这时候道,一壶那模样,着实让他也有点发憷。

  “天煞孤星?”

  一壶愣了一下,惊愕了片刻,却是从薛奇的背后站了出来,围着苏羽转了一圈,脸上满是严肃,方才的惊慌完全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十分的好奇。

  刚刚见了苏羽一身黑云笼罩,一壶还当他是什么霉星转世,业力缠身,现在一听天煞孤星这名字,方才有些回过味来。

  “都是他自个儿臆想的,前辈你是专家,劳烦你给他瞧瞧吧。”苏航在旁边道。

  一壶的目光落在苏羽的身上,片刻都不曾离开,“小伙子,生辰八字知道么?”

  这情况,一壶可不敢和苏羽有什么肢体接触,毕竟,那浑身的煞气实在是令人胆寒,所以,摸骨看手相是肯定不行的了,只有八字推演,要准确一些。

  苏羽报上了生辰八字,一壶又掐又算了半天,最后,告诉了苏航三人一个十分残酷的事实,“果真是天煞孤星的命格。”

  苏航嘴巴微张,没想到竟是真的。

  “小伙子,你该是无父无母,孤身一人吧?”一壶对着苏羽问道。

  苏羽顿了一下,答道,“母亲尚在,还有一个女朋友。”

  “不该啊。”一壶听了。相当吃惊,“天煞孤星的命格,该是六亲不认,刑克八方。你身上煞气这么重,怎么可能还有亲人在世,更不可能有女朋友了。”

  “我母亲在我小时候改嫁了,早已多年没见,至于我女朋友。她,她身有残疾。”苏羽答道。

  一壶一听,恍然,“原来如此,我就说嘛,以你身上这么重的煞气,和你沾上关系的人,还能有好日子过?”

  “劫孤二煞怕同辰,丑合见寅辰见巳,戌人逢亥未逢申。隔角双来便见坉,中主卖田刑及身,初年必主家豪富,丧子丧妻还克父,日时双凑不由人。天煞孤星二柱临,刑夫克妻,刑子克女,丧父再嫁,丧妻再娶,无一幸免。婚姻难就,晚年凄惨,孤苦伶仃,六亲无缘。刑亲克友,孤独终老。”

  “今天真是长见识了,居然让我见到了传说中的天煞孤星。”

  一壶不停的咋舌,惊叹不已,看着苏羽的眼神也变了,仿佛是一位收藏家。看到了什么稀世难得的宝贝。

  “前辈,你就别拽文了,你说那些,我们也听不懂。”苏航赶紧打断,“你看我朋友这命格,可有解法?”

  虽然命定了,但也不能就这么认命,一壶是道门宗师,在苏航看来,肯定有解。

  “命乃天定,何解?”一壶轻轻的摇了摇头,背着双手,面显难色。

  苏航右手一翻,一个二锅头的酒瓶出现在桌上,“我给前辈准备了一瓶美酒,前辈品上一口,或许就有办法了。”

  苏航不信他没有办法。

  “唔?”

  一说到酒,一壶的眼神立马就变了,可当看到那个酒瓶子的时候,老道士顿时无语了,“小友,贫道好酒,好的乃是美酒,不是随随便便一瓶酒就能打发的。”

  一瓶二锅头就想收买了自己,自己这个道门大宗师,还没有贱价到这种地步吧?当自己是叫花子呢?

  一壶的心里是有点窝火的,你要拿二锅头来顶事也就算了,好歹也拉辆车陈年老酿来啊。

  苏航也不慌,“前辈,我这酒虽然是那个二锅头,兑的那个白开水,但普天之下,独此一家,里面是有其他佐料的,虽然还谈不上琼浆玉液,但我相信它是绝对的佳酿。”

  这酒是苏航从老家带来的,他用地王乳给家里人兑的酒,自个儿也取了几瓶,匀一瓶给这老道士,苏航倒也还舍得,但如果要把一壶那灵宝酒壶装满,那就别想了。

  一壶心里已经骂开了,真是二锅头,而且还是兑了水的二锅头,这尼玛真是把自己当叫花子都不如啊。

  然而,当苏航拔开酒瓶的瓶盖的时候,一壶却愣住了,一股淡淡的酒香从瓶口传出来,随之而来的,竟然是一缕天地之力。

  这酒中居然蕴含天地之力?

  一壶可是先天高手,对天地之力的感应已经十分敏锐,自然能分辩得出来,瓶口飘出来的天地之力虽然不多,但是却也不少。

  蕴含天地之力的东西,绝对是奇珍异宝啊。

  当即,一壶下意识的伸手向桌上那酒瓶抓去。

  然而,苏航眼疾手快,立马将酒瓶抓了起来,盖子轻轻的盖上,抬头看着一壶,笑道,“前辈,苏羽这命格,有救么?”

  一壶听了,直接向着苏航丢过去一个白眼,“就一瓶酒,可没什么诚意。”

  苏航一听这话,立马就知道,这老道肯定是有法子的。

  当下也不动声色,苏航失望的道,“这酒我手上独此一瓶,既然前辈嫌弃,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另寻高人了。”

  说着,苏航起身佯装要走的样子。

  老道哪儿不知道苏航在耍什么小心思,当即快手将苏航手中的酒瓶抢了过来,胡子一吹,道,“天煞孤星,煞气冲天,除了贫道,这世上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救他了。”

  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的丢下一句话,老道急不可耐的扯开瓶盖,对着瓶口便畅饮了一口。

  “好酒,真是好酒。”

  酒中蕴含的天地之力,让这瓶兑了水的二锅头变得醇厚无比,一口下去,通体舒泰,唇齿间更有异香残留,老道回味了好久,这才由衷的一赞,目光转向苏航,“小友,你这酒里,加了什么佐料?”

  苏航耸了耸肩,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苏羽,意思很明确,您老还是先别谈酒了,说说正事吧。

  老道收起酒瓶,好不容易淡定下来,抚了抚须,又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天煞者,克也;孤星者,孤也。命乃天定,改命即是逆天,本是无可救药,不过,相书有云:天煞孤星天降临,孤克六亲死八方,天乙贵人若能救,行善积德是良方。”

  “什么意思?”薛奇在旁边问道。

  苏航倒是听出了一点门道,“道长的意思是,苏羽要改命格的话,须有贵人相助,还得行善积德?”

  “对,也不对!”老道摆了摆手,“天乙者,乃天上之神。在紫微阊阖门外,与太乙并列。事天皇大帝,下游三辰,家在己丑斗牛之次,出乎己未井鬼之舍,执玉衡较量天人之事,名曰天乙也。其神最尊贵,所至之处,一切凶煞隐然而避。在命理学中,天乙贵人,四柱神煞之一,与天煞孤星一样,是一种命格。”

  “呃,道长,你说了半天,我一句都没有听懂。”薛奇在旁边吐槽,这感觉就好像一位大学讲师,在给几个小学生讲解微积分似的。

  苏航同样也听不懂,毕竟是门外汉。

  老道仿佛被呛了一下,轻咳了一声,道,“通俗点来说,有两种法子解他天煞孤星的命格,这其中之一,便是行善积德,用功德信仰来化解浑身煞气,不过,他是天煞孤星,最近流年不利,浑身煞气之重,可不是一两点功德就能化解的,须得无量功德,一个凡人,如何做无量功德?”

  “也就是说,做功德是行不通了?那第二个法子呢?”苏航问道。

  一壶道,“命乃天定,从古至今,有不少人研究改命之术,可是,逆天改命必遭天谴,这些人往往都不得善终。不过,命虽不可该,但却可以压。”

  “压,怎么压?”苏航立刻问道。

  一壶道,“天煞孤星虽然霸道,但是遇上天生贵不可言之人,也得扑街怂了。”

  “天乙贵人?”苏航似乎有点明白了。

  一壶微微颔首,“也不仅仅只是天乙贵人,只要命中带着紫气,便能压住天煞孤星,令它煞气回笼,若是碰上那紫气冲天的贵人,甚至直接就把他压成普通人了,只要和命中贵人呆在一起,就不用担心他那天煞孤星的命格会影响别人。”

  说着,一壶看了苏航一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小子也是命格古怪,和天煞孤星呆在一起,那煞气竟然也是无法近身,仿佛互不影响的样子,真不知道这小子又是怎样的命格?

  “紫气?”

  苏航愣了一下,自古就有说法,只有圣贤和帝王家的人,身上才会有紫气缠身,相传老子西出函谷,便有紫气东来三千里,历代真龙天子现世,也有紫气冲天之说,这些传说,都是真的?

  “道长,你能让我看看,什么是天煞孤星么?”苏航对着一壶问道,所谓眼见为实,没见过那所谓的气,苏航还是有点怕这老道在忽悠。(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9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