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望气之术!

第二百八十五章 望气之术!

  “噗!”

  两人差点没摔地上去,这么老半天,就来一句看不准?

  “道长,你,你真的会看相么?”薛奇不得不提出自己的疑问。

  这可是在质疑自己的专业啊,老道的一双眼珠一下就瞪了起来,“我要是不会看,那这世上就没人会看了。”

  一句话说得相当的霸气,但是,人家的确是有这个底气说这句话,毕竟,天师道的一代宗师,那可绝对不是说着玩儿的。

  “前辈,你说清楚点,我这手相,怎么就看不准了?  ”苏航却是有点忐忑了起来,那感觉,就好像去医院检查,医生给你说,让你有什么好吃的,就抓紧时间吃一样。

  难不成自己的命格出问题了?

  不知是好还是坏?

  一壶道人脸色有点难看,“苏小友,你这手相,我真是平生未见,乱,太JB乱了,事业、财运、婚姻,都是混沌一片,你看看这掌纹,鬼画符一样,跟闹着玩儿似的,看不准,看不准。”

  不觉间,这老头居然爆了一句粗口,不过,苏航两人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这老头本来就是个粗人似的。

  苏航听了,带着几分疑惑的把手放到面前看了看,掌纹是乱了一点,但应该还不至于和一壶道人说的那样,跟闹着玩儿一样吧?

  “我说,道长,你到底能不能行啊?不会看就明说,干嘛扯东扯西的,昨晚看你做法也是这般,你不会是冒牌的吧?那个,把你身份证拿出来看一看。”薛奇在旁边满是质疑,他甚至都十分的怀疑,这个老头不会是冒牌的一壶道长吧?

  尼玛了个蛋!

  一壶听了,差点又爆粗口,这小子说话也太损了。

  “小家伙,看来。贫道我很有必要给你露一手,让你知道锅儿是铁打的。”一壶老道有点火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气势汹汹。

  薛奇被他一吓。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前辈息怒,小孩子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计较。”苏航还以为老头要暴走,赶紧起身拦架。

  “放心。”一壶摆了摆手。指着苏航道,“你,坐着别动。”

  苏航不知其意,但还是听话的坐了回去,也不知这老道士又要玩什么花样。

  “面相、手相,不过相术入门,对于风水相师而言,最高境界是望气之术,面相、手相能骗人,但是气运是骗不了人的。苏小友,你今天算是赚到了,贫道今天就耗费真元,破例给你望一望气运。”

  一席话,说得那是铿锵有力,一壶挺着胸,昂着头,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薛奇在旁边看着,差点就给他跪了。

  “望气?啥玩意儿?”

  苏航一愣。可还没来得及问,便见一壶二指在眼前一抹,一双眼睛瞬间变得血红,比得了红眼病还红。看上去十分的妖异,被瞪上一眼,苏航便有种浑身被泼了一盆冷水的感觉。

  “唔?”

  一双血眼,看向苏航头顶,本是自信满满,雄心勃勃。可瞬间又愕然了。

  “这怎么可能?这,这不科学啊!”

  一壶完全无法淡定了,这望气之术,可是风水相术中的顶尖术法,只要对方是个人,那就一定有气在,通过望气,一壶有十足的把握判出苏航的气运。

  可是,此时,在苏航的头顶,他能看到的,只是一片虚无。

  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一壶老道都不得不怀疑自己的望气之术也出问题了,因为,就算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一生都毫无作为的人,也不可能是虚无。

  气是分品阶和种类的,有官运的,带青气;有财运的,带金气;还有贵不可言的紫气……

  那些碌碌无为的人,头顶会冒白气;霉运缠身的人,头顶会冒黑气;在望气术下,慧眼所视,怎么可能有人会是一片虚无?

  这小子不是人?

  怎么可能?

  这小子是什么来路?居然连望气术都断不出他的命格气运?

  一壶有些凌乱了,有生以来,这还是他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个小伙子绝对不简单啊。

  望气术十分消耗血气,仅仅是片刻,一壶便感觉有些体力不支了,赶紧关掉那一双慧眼,眸中红光迅速暗淡,恢复了原本的清明,其中带着几分惊疑。

  “道长,别又没看出来吧?”看一壶这模样,薛奇基本上又知道结果了,语气有点怪调。

  “呃……”

  一壶的脸皮抖了抖,表情相当的难堪,今天真是撞了鬼了,在小辈面前丢了人。

  张了张嘴,一壶老道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了,但心中还有点不甘心,想问苏航要生辰八字,凭借术算推演苏航的命途。

  不过,被苏航拒绝了。

  开玩笑,没吃过猪肉,苏航也见过猪跑的,对于这些会道门秘术的人来说,往往凭借一个生辰八字,就能把人给阴了,苏航可不想被人施展邪术,背后捅刀子。

  况且,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记那玩意儿,也就几个生日而已。

  苏航摆了摆手,“前辈,算不出来就不用再算了吧,一会儿等我朋友过来,你给他算算便是。”

  苏航心知,应该是学神系统的存在,将他的命格气运都遮蔽了,以至于连一壶老道这位道家宗师都没有奈何。

  一壶老道张口欲言,可想了想,就这么要人家的生辰八字,还真是鲁莽,只是,就这么放弃了,实在是不心甘啊。

  他现在的心情,就好像一名学霸,自认为所有的习题都会做了,老师却突然给了他一道特难的题,心中奇痒难耐,非把它给解出来不可。

  可惜,苏航不让他解了,当真无奈啊。

  “道长,要不,你给我看看吧?”这时候,薛奇在旁边道了一句,这回跟着苏航来找一壶老道,他也是存了个心,想让这老道给他也算算的。

  “你?”老道撇了薛奇一眼,老脸上竟是有点鄙夷,“你还用看么?”

  “怎么说?”

  薛奇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老道,眸子里充满了期待。

  老道抚了抚须,“你这面相,尖嘴猴腮,天生叫花子的命,嗯,也许是上辈子拯救了全宇宙,投了个好胎,要不然,就你这副德性,也就只有和叫花子抢饭吃了。”

  “我……”

  薛奇憋红了脸,差点没被老道这连珠的嘴炮攻击给炸出内伤来。

  看得出来,这老道是十分的不爽薛奇。

  苏航在一旁笑了,难得看薛奇吃瘪,不过,老道说的一点不错,薛奇这小子,没有半点才学,要不是投了个好胎,虽然不至于上街当讨口子,但绝对是混不出什么人样的。

  “苏航。”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苏航回头望去,一个消瘦的身影进了公园,正快步往凉亭这边跑来。

  正是苏羽。

  这家伙,可算是来了,苏航有些无奈,还以为他今天不会来了呢。

  “我草!”

  然而,就在苏羽往凉亭跑来的时候,一壶道长扭头看了一眼,立马脸色大变,继而爆了一句粗口,转身就想走。

  “前辈!”

  苏航错愕了一下,赶紧上前拉住,“前辈这是怎么了?他是我朋友,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让你老人家给他看看相的。”

  “别,别拉着我。”

  一壶老道的胡子颤抖着,一副慌张的模样,想要离开,可却又被苏航死命的拽着,道袍都快扯烂了,姿态相当滑稽。

  “苏航,你这?”

  说话间,苏羽已经来了凉亭,看到凉亭里居然有个道士,不禁有些疑惑不解。

  “站住,就站那儿,别过来。”一壶老道赶紧对着苏羽喝了一声,吓了苏羽一跳。

  苏航莫名其妙,薛奇莫名其妙,身为当事人的苏羽更是莫名其妙。

  这老头不会是有病吧?苏羽看着一壶,搞不懂这老头为什么看到自己会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看老头反应这么大,苏羽也不敢贸然的走进凉亭了,只疑惑的看向苏航。

  苏航干笑了一声,“这位是龙虎山天师道一壶道长,苏羽,今天我把你叫过来,便是想请一壶道长给你摸骨看相,一壶道长可是风水相术天下第一,信得过的。”

  用苏蓉的话说,这是为了解开苏羽的心结。

  “看相?”

  苏羽看了一壶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质疑,就这老头,风水相术天下第一?怎么就看着不像呢?

  要说震惊,一壶老道的心已经完全凌乱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刚刚一个他压根看不出来命格的,那还好说,可现在来的这个,着实是把他给吓到了。

  刚刚开过慧眼,一壶那双眼睛还有些许法力残存,刚刚苏羽出现,他只看到一团浓黑如墨的黑云向着他飘过来,这尼玛不是霉星就是煞星啊。

  一壶可不想和这样的人靠得太近,这么重的煞气,就算沾上那么一点,也足够影响道心修为的。

  苏航把苏羽引进了凉亭,一壶却像个小姑娘似的躲到了薛奇的身后,搞得薛奇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仿佛迎面走来的是什么恐怖恶魔似的。(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