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摸骨看相!

第二百八十四章 摸骨看相!

  “航哥,你知道阎王殿么?”本来苏航要问的,可这还没开口,薛奇反倒是先问了出来。

  苏航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太清楚,只是听说过一些只言片语,据说是渝州的一个势力,许多走投无路的武林高手,或者武林败类,都会去阎王殿寻找庇护,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薛奇沉吟了一下,“我知道的也跟你差不多,以前听太爷爷讲过,那是一个十分神秘强大的势力,传承已经上千年,甚至比金刚寺这些老牌的大派都要长久,嗯,要不,找个时间,咱们去渝州转转,找一找阎王殿。”

  “我看你是疯了。”

  苏航直接丢过去一个白眼,这小子也真是敢想,别人躲都还来不及,他居然还想着去找,简直就是嫌命长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小子就是个作死的典范,苏航可不会犯浑到去渝州探险,那和傻子偷地雷没什么区别。

  ……

  ——

  西山公园,一座雅致的凉亭。

  那天晚上在司马山庄,苏航就向一壶道长说明过来意,那老道士怕司马瑜再缠着他,让他帮忙找凶手,惹上惹不起的麻烦,十分欣然的就答应了苏航的请求,约在第二天见面。

  地点就在这西山公园。

  和风徐徐,周边的草木上绽出新芽,已经有了些许的春意,清新的空气里都仿佛带着浓浓的生机。

  亭子里,一张石桌,苏航和薛奇坐在石桌旁,自顾自的玩着手机。

  没一会儿,一壶道长来了,一身杏黄色的道袍,腰间悬着一个酒壶,要是再背上一把桃木剑,活生生的就一神棍。

  不过,那颌下的白须。加上逸然出尘的气质,倒也真有几分仙风道骨,配上这一身戏服般的打扮,很是扎眼。

  “让两位小友久等了。”

  一进入凉亭。一壶便对着二人拱了拱手,这两人虽然是晚辈,但身份都不一般,一壶自然不会把他们当做普通后生看待。

  二人起身相迎,苏航笑道。“我们也是刚到不久,前辈请坐。”

  一壶也不客气,直接在苏航的对面坐下,目光落在苏航的身上,“小友年龄不大,修为倒是不浅,不知师出何门?”

  苏航狂汗,这些前辈高人,每一个见到自己,都要问这个问题么?

  “听闻前辈精通风水相术。神乎其神,不如就给我算算,看看能否算出我的来历?”含糊的一句话,直接把这皮球给踢了回去,苏航知道,这老道的确是有真本事的人,不过,想算出他的师承,压根就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师承。

  “哈哈。”一壶听了,却是抚须大笑了起来,“小兄弟可是在给贫道出难题啊,贫道是懂点风水相术不错。不过,这给人摸骨看相,可不是白给的。”

  “我知道,道长喜欢喝酒,航哥,把你准备的美酒拿出来吧。”薛奇在旁边怂恿着。他是早就提醒过苏航,要请一壶看相,一定得有酒才行,他也相信苏航肯定会有准备的。

  一壶听了,却是摆了摆手,“非也,非也,贫道我不是喜欢喝酒,而是喜欢喝美酒。”

  晕!

  居然还和自己较起了一个字的真,如果换了一个人,薛奇恐怕直接一泡口水吐过去了,但面前这位可是武界高人,薛奇也只能赔笑,“对对对,前辈说的不错,航哥,快把你准备的美酒拿出来。”

  苏航也不急,只对一壶道,“我知道前辈的规矩,也特地为前辈寻来了美酒,不过,今天,看相的却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唔?”一壶愣了一下。

  “航哥有个朋友,要劳烦道长给摸摸骨,看看相,稍后他便会过来。”薛奇在旁边道。

  一壶听了,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显得有些不悦,给旁人看相,他倒是不介意,只是,这居然还让自己在这儿等着,算是怎么个情况?

  一壶道长身份贵重,就算是那些大门派的掌门,国家的领导人想见,也得乖乖的排队迎候,到了这儿,居然还得等人,一壶的心里是有点不过瘾的。

  苏航也看出了一壶的不悦,连忙道了声歉,“这上班高峰期,车堵得厉害,我那朋友应该马上就能到了,烦请道长稍等片刻。”

  “无妨!”

  一壶摆了摆手,比起在司马家呆着让司马瑜烦来,在这儿等几分钟也不错,毕竟这公园里的风景也算是好的。

  “不过,贫道反倒是对苏小友很感兴趣。”一壶的目光落在苏航的身上,“观小友面相,不过尔尔,既非大福,也非大贵,本该一生平淡如水,而现实中的运势却恰恰相反,贫道识人无数,这种情况还是头一遭碰上,当真是稀奇。”

  薛奇在旁边憋笑,苏航却是额头上布满了黑线,这老道,怎么这么不会说话,什么叫面相不过尔尔?是说自己长得丑么?

  虽然苏航承认自己是不帅,但也和丑沾不上边吧?

  一壶却仿佛没看到苏航那难看的表情似的,“不如,先让贫道给小友看个手相?”

  “呃……这个就不用了吧。”苏航干笑了一声,“前辈,说实话,我对这东西并不太相信,更何况,呵呵,前辈这费用太贵,如果免费的话,倒是可以让前辈看看。”

  我擦!

  一壶一听,胡子抖了抖,心里已经骂开了,多少大人物为了求自己看相都求不到,自己主动给这小子看相,这小子居然还是拒绝的,有没有搞错?

  “额呵呵,今天贫道我心情好,破例就给小友免费看看。”实在是好奇,一壶还是没能忍得住诱惑。

  苏航有点为难,“这样不好吧,岂不是坏了前辈的规矩?”

  尼玛!一壶感觉自己都快要爆粗口了,自己都把话说这份上了,这小子居然还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不妨事,不妨事!”一壶讪然的摆了摆手,心头已经把苏航给骂了个半死,这算什么,自己堂堂天师道宗师,求着给他看相么?

  “那好吧。”

  苏航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伸了出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既然给自己看相不收钱,索性就让他看看了。

  苏航也想知道,自己的命格在专业人士的眼里是什么模样的。

  以一壶的脾气,要是别人,早就一巴掌过去了,不过,当苏航把手伸出来的时候,他是第一时间就抓了起来,仿佛是怕苏航又把手收回去一样。

  淡定,冷静,修养,一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时刻提醒着自己,一定要注意修养,不要和小辈一般见识。

  以一壶老道的名望,从不轻易给人看相的,就算是看,也仅仅是看看面相而已,但眼前这个苏航的确让他非常的好奇,明明就是一副极其普通的面相,照理说是不该有什么成就的,但偏偏这人成就不浅,小小年纪,武力非凡,今天就算是倒贴,一壶老道都想要弄个清楚。

  面相看不太清楚,还可以看手相,抓过苏航的左手,一壶老道单手抚着胡须,一张老脸变得非常的认真。

  “哗,航哥,你这手心有点黑啊。”薛奇在旁边看着,嘻然的笑道,“我听人说,经常打飞机的人,手心会发黑,看来航哥你惯用的是左手呢。”

  “滚。”

  苏航啐了薛奇一口,这小子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准没有什么好话,如果不是被一壶抓着手,他都直接一巴掌抡过去了。

  薛奇嘿嘿的笑着,笑得是那样的猥琐,“还急眼了,看来被我说中了。”

  “你两只手不都黑么,算什么回事?”苏航反问了一句,“经常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为什么你只有两个手指头是黑的?”

  “我……”薛奇听了,差点没被憋出一口血来,“我这是,我这是昨晚锤核桃弄黑的好不好。”

  “难道昨晚我没锤核桃么?”

  苏航直接一个白眼递了过去,前几天苏蓉回了一趟老家,处理建茶厂的事,回来的时候带了一麻袋核桃,这几天核桃就成了两人的正餐,一双手都被搞得乌黑。

  “还是道长的手更黑一些。”薛奇咧着嘴笑了一下。

  的确,这老道的肤色是要黑那么一点。

  老道听了,胡子抖了一下,差点没给憋死,“两位小友,贫道年纪大了,开不得这些玩笑。”

  这两个小子,真没把自己当前辈高人么,居然旁若无人的开这么低俗的玩笑,虽然自己骨子里也闷骚低俗,可是,现在早就过了低俗的年龄了,咱现在可是高高在上,人人敬仰的前辈高人好不好。

  薛奇干笑了一声,赶紧岔开话题,“道长,你给我航哥看得怎么样了?”

  苏航听了,注意力也落在了一壶的身上,这老头拉着自己的手都看了好半天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老头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嗯……”

  一个长长的鼻音,老道捏着胡须,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题,酝酿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看不准啊。”(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