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再忽悠!

第二百八十三章 再忽悠!

  “嗯……”一壶老道说着沉吟了一下,“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只是……”

  老道有些欲言又止。

  “道长但说无妨。”司马瑜当即问道,现在他可是愁得要死,那还有什么顾忌。

  老道微微颔首,“贫道的术法是不可能出问题的,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人恐怕并非司马家的血脉。”

  “什么,这怎么可能?”司马风听了有些火大,可对方是前辈高人,他又怎么敢蹬鼻子上脸呢?

  说自己的儿子不是司马家的血脉,这不是搞笑么?司马千里可是司马风的独子,从小养到大,宝贝得跟什么一样,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儿子,难不成他老婆还偷人给他戴绿帽子不成?

  这话别说司马风不信,就连司马瑜都不肯相信,如果真像一壶老道说的那样,那司马家岂不是成了一个大笑话?

  当然,这仅仅只是一壶道长个人的猜测而已,现在司马千里已经死了,骨灰都没了,还如何去求证呢?

  对于一壶老道来说,这只是最大的一种可能而已,毕竟,他对自己的术法有信心,此时想来,或许根本就没有人破他的法,之所以法术一再出错,根本原因是出在司马家一方。

  如果不是生辰八字有错,那就肯定是司马千里的血脉出了问题,毕竟,他做法的时候,是用司马千里生父司马风的血来牵引,如果司马风不是司马千里的生父,那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

  还是那句话,一壶老道有绝对的自信,在这个世界上,绝不可能有第二个人在道术上的造诣能和他比肩。

  要知道,他可是道门正宗,天师道的正统传人,一代宗师。

  差一点搞出一桩豪门丑事,司马瑜也有些吃不准。赶紧打住,一场法事,就像一场闹剧一样草草结束。

  正厅里,只有司马瑜和一壶老道两人。但是,这气氛却是相当的压抑和沉闷。

  “道长,可还有其他方法查找凶手?”半晌,司马瑜开了口。

  老道摆了摆手,“方才两场法事。贫道消耗不少,司马家主,我看,还是不要太执着了吧,那凶手没有再找上司马家,你又何必再去招惹对方呢?听你之前叙述,那人应该和天符山有关,天符山和天师道也算是有点渊源的,只不过他们走的是符武之道,在符道方面。天符山很有独到之处,敌在暗我在明,惹上这样一个对手,对贵府怕是不利。”

  “可是,这口气不能就这么咽了吧,到现在为止,连是谁杀了我孙儿都不知道。”司马瑜憋屈得心中火大。

  一壶干笑了一声,心想那是不是你孙儿还指不定呢。

  如果苏航在这儿,知道一壶心中的想法,恐怕只会哭笑不得。这老头的想象力的确丰富。

  “当时不是有目击者么?那个薛家少爷,应该见过那凶徒的模样吧?”这时候,一壶开口道,要让他再做法。他是说什么都不干了,耗费法力不说,万一又是一无所获,岂不是砸了天师道的牌子?

  司马瑜一听,也是脑袋灵醒了起来,那薛家少爷不是正好来了府中么。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赶紧派人去请薛奇。

  不一会儿,薛奇来了。

  这货本来都和苏航准备离开了,刚到山庄门口,就被堵了回来,还以为事情败露,心头忐忑,把苏航也一起拉了过来。

  一听司马瑜是问他当初凤凰山发生的事,而且语气也还客气,薛奇这才放下心来。

  面对司马瑜的询问,薛奇自然是含糊其辞,只说当时那凶徒蒙着面,看不到模样,反正,就是没给什么有用的讯息。

  薛奇这小子,完全就是个天生的谎话精,甭管司马瑜信不信,反正他自个是信了。

  听完薛奇的讲述,司马瑜也相当的失望,这尼玛还怎么往下查?

  苏航在旁边沉默着没说话,这时候,却是突然开口了,“前辈,说起这天符山的余孽,在数月前,我倒是遇到过,而且还不止一个。”

  “唔?苏小兄弟,你见过天符山余孽?”

  司马瑜一听,立刻往苏航看去,这件事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和天符山余孽有关,但他想知道的是,究竟这天符山余孽是什么人。

  苏航立刻道,“数月前,在我老家,曾遇到过一个,不过那人实力不高,想抢峨眉派的黄金兽,不过没抢成,已经丢了性命,当时的沈彤和黄绮梦都在场,算算时间,我想应该不是那人,不过,之后在蓉城,我还遇到过一个,那是一个老妇,实力深不可测,在时间上,与司马千里遇害的时间差不多。”

  “唔?”

  司马瑜听了,关于这后一件事,他也听说过,而且还查了,当时几家都以为是天符山余孽回来报复他们,可最终遭受损失的只有他一家,让他不得不怀疑那传闻的可靠性,而且后来也并没有查到什么。

  此时听苏航提起来,那事似乎并不只是传闻,如果苏航知道一些有用的讯息,那就更好了。

  “那老妇实力很强,而且一身诡异的符术,非常霸道,很有可能就是前辈要找的人,只是,我听说,那人,现在似乎是属于一个叫什么阎王殿的组织。”苏航道。

  “阎王殿?”

  司马瑜一听,脸色马上就白了,旁边自诩道术天下第一的一壶老道,也差点一口酒没喷出来。

  “你说,阎王殿?”

  这个名字,似乎在武界之中很有震慑力,就连一壶老道都不得不变了脸色。

  苏航点了点头,“我是听青云派那个逆徒出云子说的,应该是阎王殿没错。”

  说着,苏航往一壶老道看去,“前辈,这个阎王殿很厉害么?”

  “呃……”

  老道一滞,干笑了一声,半天都没回答,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许是‘阎王殿’这三个字所包含的信息太多了,让这老道都感觉到畏惧,讳莫如深。

  只是阎王殿这三个字,便让面前这两个老头哑了,苏航心中更是对阎王殿充满了兴趣。

  司马瑜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真如苏航所说,他要追查的凶徒牵扯到那个传说中的强大势力,那么,他的追查行动,无疑就是在玩火。

  现在,他所想的已经不是继续追查下去了,而是对方会不会再找上门来。

  此时的薛奇,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苏航,还是苏航会吹牛逼啊,编起瞎话来比他都还来劲,三言两语居然把这两个老头都给吓到了。

  吓到司马瑜还好说,连一壶道长都给惊得变了脸色,薛奇对苏航的敬仰,已经可以用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来形容。

  ……

  “航哥,刚刚是你破了一壶道长的法么?”当夜就离开了山庄,回城路上,薛奇十分好奇的对着苏航问道。

  苏航听了,笑了,“你觉得我有那本事么?”

  “当时山庄就只有你我两个外人,司马家总不可能有人帮我们吧,不是我,那肯定就是你了。”薛奇说的十分的笃定,在他的印象里,苏航一向都很神秘,神奇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要说与苏航无关,就算打死他都不信。

  苏航只是笑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破法算不上,但事情的确是苏航做的,当时见那孔明灯飞起来,苏航便知道那一壶道长是有着真本事的,不想办法的话,肯定会被揪出来。

  对于道术,苏航是一窍不通,根本无计可施,但是他刚学了一门炼魂术,那炼魂术的能力便是吞噬残魂之力。

  司马千里的魂魄只是逸散的残魂之力勉强拼凑起来的,苏航一运功,院子里的残魂之力就暴走起来,司马千里那勉强拼凑起来的魂魄立马又被绞碎成最基本的残魂之力。

  薛奇当时看到苏航眯着眼睛,其实这家伙正在施展炼魂术,炼化司马千里留下的残魂之力。

  残魂都没了,那老道士的招魂术还能好使么?

  失灵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等老道士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哪里还能查到苏航的身上。

  为了顾及面子,那老道是也只能挑司马家的不是,还说司马风的媳妇偷人,司马千里不是司马风的儿子,想想也真是有够好笑的。

  看苏航脸上的表情,薛奇就算再傻也看得出来,刚刚那事和苏航有关,八成是没跑了。

  “你有办法干嘛不早告诉我,刚刚可吓死我了,刚刚咱俩要是暴露,我都不敢想后果。”薛奇十分怨念的对着苏航抱怨了一句。

  苏航听了,轻轻的摇了摇头,“久走夜路,迟早是要撞鬼的,这回是躲过去了,可指不定人家还有什么法子能找上咱们呢,那件事咱们毕竟干的不光彩,以后还是少和司马家的人接触吧。”

  今晚要是没来这一趟,现在恐怕已经被司马家给找出来了,苏航心中还是挺庆幸的,还顺手把矛头迎向那个神秘的阎王殿,看刚刚司马瑜那如黄土一样的脸色,恐怕以后也不敢再查了吧?(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