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法术失灵!

第二百八十二章 法术失灵!

  他看得出来,孔明灯不是飞不走,而是不肯飞走,它是在院子上空盘旋,难道,司马千里的魂魄真在那盏灯上,发现他们了?

  有点怕了,薛奇真是有点怕了,要是那盏灯落在他的面前,这里可是司马家的老窝,司马家这帮人还不把他们两的骨头给拆了?

  回头看了苏航一眼,薛奇更加无语了,这么紧张的时刻,这家伙居然还眯着眼睛,这是在打盹么?还是没胆子看?

  “这是?”

  司马瑜也是愣了,这孔明灯怎么就悬在院子里,不肯飞走呢?

  难道一壶道长的功力不够?

  转脸往一壶道长看去,只见一壶道长也是抬头望着天,一张老脸相当的纳闷。

  “糟了糟了!”

  这时候,薛奇有种想调头跑的冲动,因为他发现,那盏孔明灯貌似是在向着他和苏航过来了。

  发现了么?

  看着那摇摇晃晃,明显是在向着他们这边飘的孔明灯,薛奇心头咯噔了一下,已经可以想象,片刻之后,刚刚还把他们当成上宾的司马家,铁定是要撕破脸皮了。

  今天真不该来这一遭啊,薛奇心中真是欲哭无泪,如果老老实实的呆在京城,任这老道士手段通天,就这么一盏破灯,难道还能从蓉城飞到京城去找他不成?

  强龙不压地头蛇,他虽然身份特殊,但他和苏航做的事并不光彩,司马家一心要拿他治罪,薛家也占不了理。

  完了完了,薛奇脑子里已经在飞快的转动,思索着对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盏孔明灯的灯焰却迅速的变小,陡然熄灭了,孔明灯失去了热气的提升,直接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啪嗒!”

  摔在一壶道长的面前。灯油洒了一地。

  “啊?这?”

  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都等着这盏孔明灯大展神威,带他们去找凶手,可这连院子都还没飞出去呢。怎么就掉下来了?

  老道士同样愕然,完全是有点始料未及,连忙将孔明灯捡起来查看,灯油已经撒干,那根灯芯也已经被烧成了黑灰。

  薛奇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玩的简直就是心跳啊,这是个什么情况?还以为要把自己揪出来了,怎么还半路掉链子了呢?

  “道长,这是怎么回事?”司马瑜立马走了过去,对着老道士询问道。

  一壶道长拧着眉头,手里捏着那盏孔明灯,扭头看向司马瑜,“司马家主,你给的生辰八字,可有错误?”

  司马风上前。恭敬的道,“前辈,小儿的八字并没有错,我敢保证。”

  “那就怪了。”

  一壶道长捏了捏下巴,脸上带着惊讶和疑惑,“这怎么可能?”

  “道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司马瑜问道。

  一壶道长严肃的道,“如果生辰八字没有错,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破了我的法。而且,这个人能不让贫道察觉,恐怕……”

  话没说完,但是司马瑜已经知道一壶道长说要表达的意思。刚刚有人破了一壶道长做的法,而且,这个人的功力绝对不低。

  什么人会破一壶道长的法,必定是那个凶手了,司马瑜心中咯噔了一下,他一心想寻凶手。却早已经被那凶手察觉了?

  这幕后之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司马瑜的心中惊出了一身冷汗,招惹上一名神秘而强大的对手,对于司马家来说,说不定是一场灭顶之灾啊。

  “道长,我儿他?”

  这时候,司马风无法淡定了,连忙对着一壶道长询问,目光紧紧的盯着一壶道长手中的孔明灯,十分的关心他那被一壶道长施法聚起来的儿子的魂魄。

  一壶道长低头看了看,摇了摇头,法破,魂灭,令公子的魂魄,已经再度散为残魂之力了。

  “啊?”

  司马风一听,噗通一声跪在了一壶道长的面前,声音带着哭腔,“求道长大发慈悲,救救我儿。”

  “生死有命,令公子已经死了,贫道又不是神仙,还能如何救他。”一壶道长摇了摇头。

  这时候,司马瑜急道,“道长神通广大,请道长帮我除去那凶手,司马家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必将重谢。”

  惹上了一个神秘而强大的大敌,司马瑜几乎可以想象,如果对方再报复起来,对于司马家而言,绝对是一场灭顶之灾,此刻有这老道士在,也只有借这老道士的力量,方能帮助他永除后患。

  无论什么代价,只要那个凶手死!

  一壶道长听了,沉默了片刻,似乎也觉得刚刚被人破了法,有点颜面无光,而且,他对那破他法术的人也相当的好奇,已然是燃起了斗法的心思。

  “也罢,贫道就再施法重聚司马公子的魂魄,我倒要看看,是何方魑魅魍魉,敢在我天师道面前玩花样。”一句话说道最后,铿锵有力,一壶道长挺着胸口,整个人气势陡变,燃起了熊熊的斗志,充满了无穷的自信。

  没错,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刚刚只不过没有防着会有人破他的法术,这一次,只要他留个心眼,必定能查找到踪迹,那人要破他的法,肯定据此不远,以他的实力,必定能将那藏在暗处的小人揪出来。

  他是天师道的道法宗师,出身道门正宗,在道术修为方面,当世称第二,还有人敢称第一么?

  敢在班门弄斧,不过跳梁小丑而已,老道要做的,便是将这个小丑揪出来,这不仅仅是帮司马家,更大程度上是为了给天师道正名。

  看到这里,薛奇才刚刚放下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转脸看向苏航,却见苏航已经睁开了眼睛,脸上并没有半点的惊慌,反倒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似乎当初那事压根就跟他无关,一点都不担心暴露一样。

  一壶道长说他被人破了法,难不成是这位哥做的?目光落在苏航的身上,薛奇心中突然冒起一个念头。

  也就在这时,一壶道长已经开始二次做法,院子里很快再度阴风大作,周围的符幡鼓动得更加的猛烈,仿佛有无穷残魂孤魄在向着院子里面汇聚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司马家有子名千里,壬申年……生人,魂归来兮,速速归位,咄!”

  一声厉喝,一壶道长猛然向面前的孔明灯指去。

  如果按照刚才的情况,孔明灯应该已经亮起来了,可是,让众人愕然的是,此时此刻,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老道士的法术失效了?

  众人心中都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魂归来兮,速速归位!”

  ……

  老道士同样愕然,但并不心甘,连着掐了好几次诀,可那孔明灯却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双手掐诀,如翻花一样,二指夹起一片不知什么树叶,在神案上一个盛满水的碗里荡了荡,旋即往他的眼皮上一抹。

  双眸猛然睁开。

  “铮……”

  一壶道长那一双肉眼,竟然如镶嵌了两颗黄钻一样,发出杏黄色的亮光,一个太极图案取代了他的眼仁,看上去十分的妖异。

  众人见了,低呼阵阵,显然是被惊到了。

  这是?阴阳眼?

  众人大呼神奇,这道术,可要比武者的功法还要光怪陆离啊。

  传说阴阳眼能看到另外那个世界的东西,这老道士是在寻鬼么?

  说话间,一壶道长用他那双闪着黄光的眼睛,向着四方院落扫了一遍,很快眼中的亮光暗淡,剩下的只是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是哪里出错了?”

  一壶道长无比的诧异,在第一次施法的时候,他便感觉到有一丝超脱他掌控的魂力波动,但当时并没有在意,后来回想,如果当时他没有感觉错的话,那破他法术的人,应该就在这院中,或者是在这山庄里。

  方才开启阴阳眼,便是借看残魂之力的波动,找出那人,可是,刚刚一看,院中残魂之力不少,但是,却并没有什么诡异的波动。

  而且,本该已经被他再次聚起的司马千里的魂魄,他并没有看到。

  这怎么可能?以他的实力,招魂术只是一个十分简单的术法,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几乎不可能失败,对方使了什么手段,让他的招魂术失效了?

  这世上还会有在道术造诣上比自己更强的人存在?一壶老道不信,但是,这该作何解释。

  “道长?”

  司马瑜紧张的看着一壶道长,这老道士在哪儿比比划划半天,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可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啊。

  一壶老道沉默了一下,“司马家主,你孙儿的魂魄,恐怕已经彻底消散了。”

  “彻底消散?”司马瑜疑惑的看着一壶老道。

  一壶老道沉吟片刻,道,“彻底消散的意思,就是已经不存在了,连一丝残魂之力都没有留下。”

  “什么?”司马风在旁边听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壶老道叹了口气,“凭贫道的招魂术,凝聚他的残魂并不难,但现在招魂术失效,有可能他连残魂都没有了,这种概率极低,毕竟,道法界也是讲能量守恒的,残魂之力也是一种能量,几乎不可能彻底消散。”(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