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八十章 一壶道长!

第二百八十章 一壶道长!

  或许,可以用地王乳试试!

  不过,想了想,苏航还是放弃了,充满了又如何,他总不可能为了试验一下这项技能的威力,便浪费整整1000万的能量点吧?

  更何况,他找谁逆袭去?

  总不可能找个先天境界的来试验逆袭吧?

  那也太亏了。

  但是,不管如何,这项技能足够逆天,以他现在的境界,可逆袭的上限为四级九品,也就是传说中的金丹半仙境,而且还是金丹半仙境的巅峰,算是跨了两个大境界了。

  试想一下,一个九品武师将一个九品金丹高手踩着脚下,那绝对是史无前例的逆袭。

  1000颗上品丹药,换一个九品金丹高手,似乎并没有那么亏,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绝对是赚了。

  嗯,吊丝的必杀技,值得拥有!

  苏航捏了捏下巴,暂时将这项新得的能力抛到一边,这项技能很强大,能用上的机会恐怕很少,苏航也不希望用上它,毕竟,这玩意儿太耗费能量点了。

  不过,这项‘逆袭’技能,对于苏航来说,也是一个保命的手段。

  从一个吊丝的身上,居然也能有意外的收获,苏航的心情也算是大好,躺在床上,不久便睡去。

  ——

  蜀西,邛州。

  汉时大文豪司马相如和才女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就发生在这邛州,有传说,如今的蜀中司马家,便是这二人的后代,不过,年深久远,这一说法早已不可考究。

  在邛州,司马姓的不少,大都喜欢自称先贤后代,毕竟。能和名人扯上关系,那是一件脸上很有光的事。

  蓉城司马家是不是司马相如的后代,司马家的人也说不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司马家的祖祠,就在邛州。

  临邛镇,镇里的建筑多是老旧,些许的落后,带着几分淳朴的古风。关于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在这里小孩子都能给你讲出来。

  镇上飘着酒香,应着文君当垆卖酒的故事,文君酒已经成了镇上的一张招牌,外地来旅游的,不醉上两口是肯定不行的。

  近些年,镇上实施产业联动富市工程,依托临邛酒业园区,展示千年邛酒文化,着力打造华夏酒村知名品牌,引进社会资金,形成三产联动示范,已经很有些成效。

  今天,镇上来了大人物。全国最大邛酒的酒商,蓉城司马家老爷子,带着子孙回乡祭祖。

  别说镇长,市里都有领导来作陪。

  作为全国最大的邛酒酒商,蓉城司马家旗下的酒厂,占据着邛州酒业几乎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份额,加上司马家在蜀中的崇高地位,这回司马老爷子回乡,可谓是动静非常。

  镇外,文笔山。

  车停在了山脚下。上百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山中行走,一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可谓是气氛热烈。震天铄地。

  其它不相干的人都被屏退在半山等候,唯有司马瑜带着十几名司马家的子孙后人来到山后,文笔山深处,司马家祖坟。

  其中还有一名身穿道袍,气质逸然的灰发老者,手里攥着一个巴掌大的酒葫芦。坐在藤椅之上,被两人抬着,一晃一晃,不时抿上一口小酒,醉眼惺忪,颇有种醉生梦死的感觉。

  三面环山,其中一座山峰更是高耸,下方正对一片清澈的湖泊,有山有水,风景怡然,这里就是司马家的祖坟所在。

  从几百年前到现在,司马家族谱上过世的先人,基本上都葬在这里,将来司马瑜如果过世,也是要在这里入土的。

  华夏将祖坟看得极重,认为祖坟的风水,关系到后代的运势,如果一家人的运势转衰,那就极有可能是家里的祖坟出了问题,祖宗不得安宁。

  当然,这些说法,其实是没多大根据的,现如今,很多人连祖坟都没有,照样混得风生水起,城里都流行公墓了,各家风水都一样,后辈运势却照样有的好,有的坏,找谁说理去?

  这东西,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道长稍候,待我将这里打整一番。”司马瑜走到那道士面前,举止间很是恭敬。

  那道士微微睁眼,对着司马瑜点了点头,随即,又扯开酒壶,喝起了小酒,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

  司马瑜也不见怪,拿了一把镰刀,带着十多个子孙,走进了祖坟,将林子里的杂草落叶都清理了一遍。

  很多年前,司马家就想过修葺祖坟的,不过,怕动了风水,一直都没动,所以,司马家的祖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规模宏大。

  清扫完毕,磕头行礼,上香焚纸,搞了好一会儿,一套仪式才算完毕,司马瑜走到几乎已经快睡着的那个道士面前,“道长,可以了。”

  那道士打了个哈欠,微微睁眼,“不用看了,你们家祖坟没有问题。”

  “唔?”

  司马瑜愣了一下,“道长此话何意?”

  这道士,便是传说中天师道的一壶道长,华夏知名的强者,其不仅本身实力达到六品武宗境,一手举世无双的天师相术,更是出神入化,不少大人物都找他看过风水,断过命格。

  武界甚至有一种说法,许多大门派,甚至国家选下一代接班人,都需要请到一壶道长在场,虽然传说不知根据,但由此也可见一壶道长在武界的名望。

  司马瑜为了请动一壶道长,不仅花费了巨资,更是搭上了旗下酒厂几乎所有的百年文君陈酿,足足有两顿,才把一壶道长手里那个酒壶灌满。

  花费这么巨大,司马瑜是绝对不会甘心让一壶道长就这么一句话给含糊过去的。

  “列层岫峦皆几案,行云流水尽文章。前有一池浓墨,后有笔峰指天,山中有水,水中映山,笔墨浑然,贵府先祖葬在此地,沾染此地笔墨灵气,后人必定是文墨昌盛,人才辈出,风水算不上极好,但也是极为难得了。”一壶道长淡淡的道了一句。

  一番话说得司马瑜二麻二麻的,也搞不清楚这个老道士是不是在忽悠,“一壶道长,蓉城老宅的风水没问题,祖坟的风水也没问题,可为什么我司马家近日有那重重遭遇,还请道长解惑。”

  “司马家主,恕贫道多言,风水再好,也比不过自身命硬,有时候,家道中落,并非风水影响,还有子孙的不作为。”一壶道长轻轻的摇了摇头,“单凭祖坟风水,是无法保住子孙昌隆的,说句实话,你这些后辈,我粗略的看过一眼,富贵相不少,败家相更多,没几个能担大事的,所以啊,有你这看风水的时间,还不如多多教养一下后辈,另外再多做做善事,积一些阴德。”

  这一番话说的,简直让司马瑜完全尴尬了,这话真是太直白,自己这膝下一堆的败家子,这家能不被败了么?还怀疑祖坟风水有问题,真是可笑。

  “道长金玉良言,司马瑜铭记于心。”司马瑜连忙受教,心中也暗暗决定,以后得好好管束一下后辈了,这些年,他一心都在修炼上,对于后辈的事情,他很少去管,但他也知道,族中这些后辈,的确如一壶道长所说,没有一个能担当重任的。

  一壶道长微微颔首,又拿起酒喝了起来。

  顿了顿,司马瑜道,“还有一件事,想请道长出手相助。”

  “唔?”一壶道长睁眼看着司马瑜,似乎也觉得自己这三言两语就把司马瑜给打发了,有点不太好意思,便摆了摆手,“说吧。”

  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他倒是不介意顺手帮上一帮。

  司马瑜当即便将前些日子被人算计,孙儿司马千里被搞死的事情给一壶道长讲了一遍。

  一壶道长听着,二指轻轻的捻了捻胡须,“你想让贫道帮你把作怪的人找出来?”

  “道长,那幕后之人藏得极深,我司马家查了许久,没有半点线索,那人使用如此卑劣手段,肯定不是什么良善之辈,道长你神通广大,相信定会仗义出手,斩妖除魔的。”司马瑜道。

  一壶道长笑了一下,“不要给我戴高帽子,听你这么一说,这人会天符宗符术,与我天师道也还有点渊源,能伤人于无形无迹,怕是实力不低,你确定要找他出来?若是到时候你司马家惹不起人家,说不定会招来灭顶之灾的哦?”

  司马瑜听了,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即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对着一壶道长恭敬的躬了躬身,“请道长出手。”

  “也罢。”

  一壶道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也不能白喝你的酒,就帮你这一回吧,等回了蓉城再说。”

  “多谢道长。”

  司马瑜大喜,立刻启程回蓉城,孙子稀里糊涂的被人搞死,身为家主,他不可能无所作为,甭管是谁下的黑手,他也要将找出来,否则的话,这口气,无论如何是咽不下去的。

  对于这个老道士的能力,司马瑜是没有丝毫怀疑的,天师道神秘莫测,只要这老头肯出手,一定能帮他把凶手找出来。(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