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新来的室友!

第二百七十七章 新来的室友!

  薛奇道,“这剩下的半个,你也认识,只不过他隐藏得太深,我也是最近才听说的。”

  “我也认识?”苏航愣了一下,武界中人,自己认识的应该没几个吧?

  “邓文涛,邓八公。”薛奇吐出了一个名字。

  “他?”苏航一听,却是有点意外。

  薛奇道,“听说邓老有一门意识建模术,可以对人建模,推演其未来走势,只是这也太过离奇,究竟是真是假,有没有传说的那么厉害,我也说不上来,所以,勉强算他半个。”

  原来如此。

  苏航闻言,心中恍然,他也会意识建模术,如今更是三级精炼了,不知道和邓文涛还有几分差距,但是,以苏航现在的能力,如果使用意识建模术对人建模推演的话,也是能隐约感觉到些许的。

  只是,这种感觉不强,而且对人体建模,花费的时间太久,也十分的耗费心神,对目前的苏航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用意识建模术作为相术,观人命格,卜人未来,的确应该是行得通的,这世上能让苏航佩服的人没有几个,邓文涛便是其中之一,能以凡人之躯,创出这么逆天的本事来,岂能不让人五体投地?

  苏航曾听邓文涛说起过,他这意识建模术,是从一本墨门经典《墨经》中悟出来的,上次酒吧拍卖会上,邓文涛又得到了一部墨家经典,如今想必他的意识建模术更加精进了吧?

  可惜邓文涛远在京城,要不然的话,苏航倒可以试试系统扫描,看看能否扫描到邓文涛的信息。

  “很吃惊是吧?”看着苏航的样子,薛奇以为他在惊讶,“那老头不显山不露水,我也没曾想他还有这种本事。”

  苏航白了他一眼,“是你太落后了,这事我早知道。”

  苏航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也会意识建模术,而且已经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

  “唔?”薛奇顿了一下,旋即想到苏航和邓文涛的关系不浅,便也释然了。“邓老毕竟只是个普通人,那意识建模术就算再牛,恐怕也是及不上佛道两家的传承相术的,现在找天心禅师是肯定没什么戏,不过。我听说,司马家花了高价请一壶道长来蓉城,过不了两日就会到,航哥你要是对命理感兴趣,或许可以趁这个机会,让他给你也看个相。”

  “司马家?司马家请他来干什么?”苏航有些好奇。

  薛奇耸了耸肩,“还能干什么,看风水呗。”

  “司马家也信这玩意儿?”苏航愣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话。”薛奇笑了,“别看现在科技当道,但是。很多武者都相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司马家这阵子老走背运,生意也跨了不少,司马老爷子找一壶道长来看看风水,也没什么稀奇的。”

  毕竟,修行就是逆天而行,有些地方是相通的,而且,越是境界高深的人,就越信这些东西。司马家是传承多年的世家老族,肯定也是对风水命理这些东西很有讲究的。

  司马家这阵子的确是有点走背运,司马瑜的宝贝孙子司马千里挂了,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给弄死了,至今都没能找出幕后黑手是谁,而且还丢了一块先天玉符,一块珍贵的陨铁,现在族中生意又走下坡路,也是该看看风水了。

  这个背运。其实就是苏航给招来的,还有个薛奇也算是始作俑者。

  “既然这个一壶道长这么厉害,小航,我觉得倒是可以找他给小羽看看,如果证实不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便可以解决了小羽的心理问题,如果是的话,也可以找到解决的方法。”苏蓉一直在旁边听着,听到这里的时候,一双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苏航苦笑了一下,“那也行吧,等那个什么一壶道长来了蓉城,如果有机会的话,咱们可以见上一见。”

  苏航心想,只希望那个什么一壶道长,不是江湖骗子才好。

  “哈哈,到时候,我也让一壶道长给我看一看。”薛奇也来了兴致,“不过,航哥,人家这个一壶道长,可不是光有钱就能请得动的。”

  “唔?”苏航疑惑的看着薛奇。

  薛奇很享受苏航那疑惑的表情,当即便道,“要请一壶道长出山,除了得有很多很多的钱之外,这位前辈还有个古怪的嗜好。”

  “什么嗜好?”苏航问了一句,人生在世,不过钱权美人,除了钱,权是肯定看不上的,莫非是美女?

  薛奇道,“不要想歪了,一壶道长的癖好很简单,他很喜欢杯中之物,也就是,酒。想请他出手,就必须得备有陈酿美酒,而且,还必须将他随身的酒壶灌满,否则的话,就算是给再多的钱,也休想能诱得他心动。”

  “呵,我还当是什么了不得的癖好,原来就是一壶酒啊,这个简直太简单了,只要有钱,百年佳酿也能给他弄来。”苏蓉听了薛奇一番危言耸听的话,却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No,no,no!”薛奇一听,却是摆了摆手指,“蓉姐你可别想得太简单了,一壶道长的名号可没那么不值钱,他那个酒壶,可不是一般的酒壶,那是一件灵宝,内含乾坤,就和观音菩萨的羊脂玉净瓶一样,你别说一瓶,就算是一缸下去,也休想把它装满,百年佳酿易得,可是,足够多的百年佳酿,可不是说凑齐就能凑齐的。”

  苏蓉张了张嘴巴,苏航也张了张嘴巴,听薛奇这么一说,那酒壶,肯定也就和苏航的司马缸一样,外表看起来小,但是里面空间说不准有多大,他这一壶酒,要的说不定是一池啊。

  “听说这回司马家请动一壶道长,可是调动了旗下好几家老牌酒厂,准备把老底都给掀出来,就为了喂饱一壶道长肚子里的酒虫,航哥,你想请动他的话,早做准备吧。”薛奇嘻然道。

  苏航听了,却是倍感稀奇,这个一壶道长,当真是不复一壶之名。

  ——

  新学期开学,日子一如往常,上学期的期末考,苏航的成绩几乎科科都是满分,英语四六级考试的成绩也提前下来了,没有任何的意外,六级英语轻松过。

  如果不是因为专业的限制,没法报考专业八级英语,苏航肯定是八级一并过了,毕竟,他的英语水平传至刘桂芬,而且还是精炼过的,论英语水平,恐怕比那些英文国家的土著还高。

  对于这个不经常来学校上课,一天到晚神龙见首不见尾,考试成绩还爆好的同学,五班的学生们已经将他奉为了学神级的人物。

  整天玩儿着,还能考那么好,这是学神的专属技能。

  许多人从嫉妒恨,慢慢的也就只有羡慕的份了,毕竟,神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当的。

  刘桂芬现在已经是系里教导主任的位置,不过同时也还兼着几个班的班主任。开学第一件事,就是选班干部,刘桂芬是有意想让苏航来当这个班长的。

  但是苏航却没那个心思,他要做的事可多着呢,整天不在学校,连周围的同学都不认识几个,怎么可能来当这个啄木官?

  最后,出乎意料的,帅宇这货毛遂自荐,众人选举,以微弱的优势,当上了班长。

  看得出来,帅宇在班上的人缘还是挺好的,至少,比苏航的人缘好。

  宿舍。

  帅宇一路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停过,用他的话来说,咱这也算是混仕途了。

  当上班长,苏航也找到理由让他请吃饭,这家伙长得肥头大耳的,但却是有点子抠门,偶尔遇到好事才会大方一次,这回苏航是不打算放过他的。

  只是,帅宇说请吃饭可以,还得叫上个人。

  苏航以为是赵大咪,可结果帅宇却带着他往寝室走,这让苏航不得不怀疑,这货是不是在寝室藏了基。

  上学期,苏航搬出去住之后,宿舍里他的床位就空了,本来苏航还以为偶尔或许会回来住一下,可他来学校的次数本来就少,被子床单早就成了帅宇的抹脚布,床也成了堆放杂货的地方,所以,上学期下半学期的时候,苏航就彻底的搬了出来。

  听帅宇说,苏航以前的床位,现在来了一个新的室友,和帅宇的关系很不错。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帅宇这货玩儿到一起的,恐怕也是个极其猥琐之辈,当然,苏航在想这话的时候,是把他自己排除在外的。

  帅宇的这个新朋友,应该没少被他捅吧?走廊上,苏航心里坏坏的想着,也不禁对帅宇的新朋友有点好奇。

  “我这个新室友,是计算机系的,苦逼宅男吊丝一枚,不久前喜欢上一个美术系的女生,结果人家姑娘嫌他长得磕碜,二话没说,直接发了好人卡,拉入黑名单,连当备胎的资格都没有,说起来,这经历倒是和当初的你很像,你们两个要是见到的话,一定会惺惺相惜的。”走廊上,帅宇咧着嘴笑着。(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