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天煞孤星!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天煞孤星!

  “不用管他。”苏航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等你卖完菜,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吧,蓉姐也在蓉城,她也想见你。”

  “蓉姐?”

  那青年低语了一句,四十五度看向天,似乎是在回想那个听起来有些遥远的名字。

  此时已经是过了中午的饭点,菜市场的客人也开始减少了,那青年又打发了几个客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摊位,便带着那女孩,跟着苏航离开了菜市场。

  花市,一家茶楼。

  女孩坐在苏羽的旁边,显得有些局促,她能感觉到,气氛似乎有那么一点小尴尬。

  “这位是?”苏航看了看这个明显眼盲的女孩,开启了话题。

  毕竟都十多年没见了,而且小时候也算不上很好的玩伴,时隔十多年的见面,一时间找不到话题也算是正常的。

  苏羽转脸看了看旁边的女孩,脸上露出了一丝温馨,“我的女朋友,兰馨。”

  女孩听了,对着苏航的方向嫣然一笑,多少还是有点腼腆。

  “不错嘛,都有女朋友了,不像我,还单身汉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苏航打趣的道了一句,不过,苏羽说这女孩是他的女朋友,苏航还是多少有些意外,要知道,这姑娘的眼睛可是有残疾的。

  而且,看起来这两人的关系还挺不错,苏航也没有主动提那女孩眼睛的问题,免得引对方反感。

  “是么?我看你唇红齿白,意气风发,一看就是桃花泛滥的面相,可不像是没女朋友的人。”苏羽笑了笑,不过笑中却是隐约带着几分年龄不符的沧桑,看得出来,他这些年应该经历了不少。

  “这么多年没见,你倒是变了许多,小时候的你。可是沉默寡言,很少说话的,刚刚在菜市场见了你,我都有些不敢认了。”苏航也笑了。

  苏羽品了口茶。“人总是会变的,要不是你刚刚认出我,我也不敢认你,苏航,其实。你的变化更大。”

  苏航听了,并没有否认,的确,十多年的时间,小孩儿都长成大人了,任何东西都在变,更何况是人呢?

  苏羽说的,没有半点掺假,在他的印象里,苏航还只是个和尿玩泥巴的顽童。而现在面前这人,无论气质还是风度,都不像是从山里走出来的,要不是看眉宇间有几分影子,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眼前这个人和记忆里那个苏航重叠在一起的。

  “年前,村里来了个叫王泰利的,从他口中,我们得知了一些事,嗯,我们去过仙人洞了。”言归正传。苏航扯上了正题,这回来找苏羽,一是因为苏蓉想见他,二便是因为苏航想了解一下仙人洞的情况。

  眼下看来。苏羽肯定是和仙人洞脱不了干系的。

  “你们去过仙人洞了?”苏羽抬头看向苏航,先是有些错愕,但随后又坦然了,他显然能意会到苏航话中的意思。

  “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那是你的机缘。我只是想了解一下,那仙人洞里住过什么人物?”苏航道。

  如果是换了个人,要知道苏羽接受了高人的传承,恐怕多少会动一些歪脑筋,但是对苏航来说却是不会,毕竟,对于苏航来说,学神系统才是他最大的宝藏,其它的东西,又有几样是他看得上眼的呢?

  “没错,那地方,我是进去过。”半晌,苏羽娓娓的开了口,“那时刚满十岁,误闯了进去,在那溶洞里得了些东西,之后便离开了,再然后,我父亲过世,母亲改嫁,大伯带我离开苏溪后,就没有再回去过了。”

  事情的脉络,大概也和苏航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洞中那位前辈的肉身,是你毁了的?”苏航问道。

  苏羽一听,顿了顿,轻轻的点了点头,“当时年幼无知,以为是活人,上前轻碰了一下,即刻化为了飞灰,呵呵,当时可差点没把我吓尿。”

  苏航嘴角露出一丝弧度,他当然十分的能理解,如果换了当时是他,肯定也会被吓个半死。

  “你怎么知道……”苏羽有些诧异的看着苏航。

  “我看到了蒲团上的骨灰。”苏航答了一句,“你知道那位前辈是什么人么?”

  对于这位隐居在苏溪的前辈高人,苏航心里可是相当的好奇,指不定苏溪村祖上还和那位高人有过什么牵扯,金丹境的强者啊,就算放在几百年前的古代,那也绝对是顶尖的高手了。

  “你应该听说过仙人洞的故事吧?其中有一个讲的是一个名叫张斌的人,在观音阁潜修多年,最后在仙人洞得遇太白金星,羽化登仙。”苏羽开口道。

  苏航愣了一下,“你是说,那位高人就是张斌?可那只是传说,而且,太白金星,呵呵……”

  “都说无风不起浪,传说本来就是一半真一半假,我师父的确在观音阁修行过,不过,那已经是他最后的日子了,偶然间发现仙人洞中的异宝洞天,却也最终无力回天,只能坐化了,至于什么太白金星,那都只是村民们杜撰出来的而已。”苏羽道。

  “你师父?你拜了他为师?”苏航捕捉到了苏羽这番话中的重点。

  苏羽点了点头,“那时候被电视剧给毒害的,得了他的一点遗物,便磕了几个头,算是拜了师吧,只是毁了他的尸身,他老人家如果有灵的话,怕是不会认我这个徒弟。”

  苏航听了,沉吟了片刻,“苏羽,有些事,我得提醒你一下,不管你在那山洞里得到了什么东西,在你没有能力自保之前,最好不要拿出来示人,万一被有心之人看到,少不了给你带来灾祸。”

  “唔?”苏羽顿了顿。

  苏航道,“就比如,你这次拿地王乳换钱,我不信你不会不知道它的价值,但是,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你的做法,完全就是在拿你的性命开玩笑,说不好听一点,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苏羽听了,干笑了一声,有些讪然,“你知道地王乳?”

  苏航微微颔首。

  “我也只是在师父留下的书信中,大概知道那东西的来历,知道它很宝贵,但是具体价值却是不太清楚,因为保管不善,那东西已经没多大用处,这回拿了几滴换钱,实在是无奈。”苏羽摇了摇头,显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苏航也懒得再问了,作为曾经的同乡,他也只能提醒到这里,苏羽手上还有多少千年地王乳,苏航也没兴趣再去打它的主意,只是不希望那东西给苏羽带来杀身之祸。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东西对武者来说有多么的宝贵,或许苏羽还无法意识到,万一要是遇上个识货的,会是什么结果,那就是不可预料的了。

  苏羽沉默了一下,刚想要说些什么,这时候,苏蓉终于来了,接到苏航的电话,苏蓉便连忙往这边赶,当见到苏羽时,也是有些不敢认。

  毕竟也是十多年没见,不过,苏羽和苏蓉的关系较近,俨然是把苏羽当成了小弟,见面之后,自然是好一阵欢喜,紧接着便是一通畅谈。

  有苏蓉在,苏羽也没了刚刚的拘束,慢慢的打开了话匣子,讲起了这些年的经历。

  只是,这经历听起来让人很心酸,当年苏羽跟着大伯来了蓉城,不久之后,一次旅游途中,出了车祸,他大伯一家都没了,偏偏就他命大,活了下来,被他大伯的一个好朋友领回去抚养。

  他大伯的这个好友,便是兰馨的父亲,跟着兰馨的父亲去了南河省,之后苏羽算是过上了一段稍微安稳的日子,可是在几年前,兰馨父亲生意失败,借钱炒股又遇上了股灾,背了一身的债。

  最后,兰馨的父亲扛不住压力,跳了楼,就留下兰馨和苏羽两个人,算是相依为命。

  兰馨天生眼睛就看不见,是个负担,不过,苏羽是个感恩的人,没有任何的嫌弃,因为追债的人太多,一年前,苏羽便带着兰馨重新回到蓉城,在这个菜市场摆了个菜摊,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年末的时候,有几个债主找来了,苏羽没有办法,只得拿了几滴地王乳去换了点钱。苏羽其实还算是挺小心谨慎的,这次实在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

  听着苏羽的讲述,苏蓉都忍不住哭了,苏航也感觉有点心里发酸,这哪儿是命途多舛啊,完全就是命途一直都在舛,实在难以想象,如果这些事都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是否还能坚强的活到现在,还像苏羽这样,脸上挂着笑,仿佛在谈论别人的人生。

  “小羽,这些年,你受苦了。”苏蓉哭了好一阵,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不过,现在好了,咱们也算是姐弟团圆,以后有姐姐在,肯定不会再让你受苦。”

  “算了。”苏羽苦笑了一下,“他们说我是天煞孤星,谁沾上我谁倒霉,蓉姐,我知道你对我好,不过,我不想把霉运传给你们。”

  “才不是,羽哥,那都是他们胡说八道的。”这时候,兰馨开口了,显得很激动,似乎对天煞孤星这几个字很是介意。(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