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神仙洞府?

第二百六十二章 神仙洞府?

  一年后,苏羽的母亲带着他父亲的抚恤金改嫁去了邻县,而苏羽之后就被他省城的堂叔接去了蓉城,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因为小时候并没有往一处玩,所以苏航对苏羽的印象并不是很深,现在听王泰利讲起这个名字,往事才慢慢浮上心头,但也仅仅是一些模糊的小事,反倒是苏蓉当年对他很是照顾。

  苏羽离村的时候,也才十一岁,之后应该没有回过村,至少没有堂而皇之的回来过。

  仙人洞,苏羽,有什么关系?

  王泰利能说出苏羽的名字,显然这些事不会是编的,至少大部分不会是编的。

  王泰利继续道,“那是一种乳白色的液体,和牛奶差不多,但是很香,很神奇,能让枯木逢春,我想,肯定只有仙人的琼浆玉液才有这种能力了,所以就没忍住,跑来看看。”

  “说完了么?”苏航问道。

  王泰利连忙点头。

  苏蓉问道,“苏羽呢?他没跟你来?”

  “哎哟,姑奶奶,他又不是我手下的人,我怎么使唤得动他啊,那小子可傲着呢,人家不肯来,我总不可能绑着他来吧。”王泰利苦着脸道。

  “滚吧!”

  苏蓉踹了王泰利一脚,再问下去,估计也问不出个什么来了。

  王泰利如蒙大赦,连忙站了起来,抱着脑袋,带着手下几个人跑得飞快,生怕被苏蓉追上再一顿暴揍。

  刘兴才无奈的叹了口气,向身后跟着的几人吩咐了一下,几个人也离开了,王泰利毕竟是个老板,生意没谈成,至少也该送人家一下,顺便道个歉,买卖不成,仁义还在。

  院子里就剩下几人。外面雪大,苏有华领着刘兴才进了堂屋。

  “刘乡长可是难得来咱这破地方啊,小航他吗,给刘乡长倒杯茶。”苏有华对着苏航的老妈道了一句。

  “嫂子不用麻烦了。”

  刘兴才哪里听不出苏有华话里挤兑的意思。连忙对着苏航妈摆了摆手。

  “没事,兴才,你坐着。”苏航妈倒是真热情,招呼着刘兴才坐下,转身沏茶去了。

  客厅里。气氛有点子不太对,在家里,苏曦年纪小,或许不知道,但是苏航却是清楚的。

  爷爷去世的时候,他已经记事。

  在这家里,不止苏航的老爸苏有华,甚至三叔苏有强,都是和刘兴才有点矛盾的。

  怎么说呢,当年。刘兴才入赘到苏溪后,曾经跟着苏航的爷爷学医,算得上是爷爷的半个徒弟,和苏航家的关系很不错,因为刘兴才以前学过医,所以悟性很高,爷爷很喜欢他。

  相反苏有华和苏有强这两兄弟,或许是天赋的原因,根本就没有得到爷爷的传承。

  以至于,苏航爷爷在临终前。把刘兴才叫到了床前,将他唯一值钱的东西,一套银针,一杆金秤。全都给了刘兴才。

  要知道,单是那杆金秤,虽然小,可就那个秤砣都有足足二两重,那时候苏家还正是困难的时候。

  事后苏家兄弟虽然表面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总会是不快的。爷爷去世后,便与刘兴才慢慢的疏远了,这些年基本没有什么来往。

  “咳咳,刚刚那姓王的说起小羽,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样了。”苏有治看气氛不对,连忙轻咳了一声,打破了屋里的沉寂。

  苏有强道,“没听那人说么,几滴什么水,卖了他二十万,应该是过得还不错的吧。”

  “只怕别走上什么歪门邪道。”苏有华摇了摇头。

  就着这个话题,几个人话起了家常,气氛也还算是和谐。

  苏蓉这是把苏航拉到了一边,“小航,也很久没听过小羽的消息了,过完年等回到蓉城,好好打听一下小羽的消息。”

  苏航微微颔首,他和苏羽并没有太深的关系,不过苏蓉和他的关系反倒是挺好的。

  “哥,刚那人说仙人洞的事,会不会是真的?”这时候,苏曦在旁边问道。

  什么神仙洞府,什么神奇的液体,的确是很吸引人的,也同样让苏曦感到好奇。

  苏航顿了顿,道,“不足为信,咱们也不是没有去过仙人洞,那里面除了蝙蝠屎,哪儿有什么神仙,再说,苏羽已经离开村子好些年了,中间也没有回来过,指不定是忽悠那个王泰利的。”

  这说法,倒也说的过去,毕竟,如果换了是自己,如果知道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怎么可能因为区区一点小钱,就把这秘密告诉别人?

  所以,这件事估计纯粹是忽悠。

  “要不,咱们找个时间去看看吧?”这时候,苏蓉开口了。

  苏航汗了汗,“那地方早去过八百遍了,还有去看的必要么?”

  这时候,苏曦捏了捏下巴,若有所思,“那可不一定,仙人洞既然叫仙人洞,肯定是有它的由来的,这世上不一定有神仙,但却有强大的武者,哥你不是说过,武者达到金丹境,就可以称为陆地神仙了么?指不定那仙人洞里以前就住过这么一位大人物呢,再说了,仙人洞府,肯定会有什么阵法守护,咱们是去过不少次,可也许有阵法守着,没有见到正主呢。”

  虽然是奇思妙想,但不得不说,苏曦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苏航不由得想到了青云山上那个迷阵,也或许,仙人洞里也有类似的阵法,以至于他们根本无法发现洞里的秘密。

  但前提是,洞里真的有秘密。

  对于这一点,苏航其实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毕竟,那个山洞他们从小到大已经钻过无数次了。

  只是,现在两人都提起来,有这个兴趣去看看,苏航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也算是故地重游,回味一下童年。

  另一边,老爸三叔已经和刘兴才聊到了一处,刘兴才知道这兄弟俩心中的疙瘩,有心想把东西还回来,不过,老爸和三叔都表示不要了。

  毕竟,那是爷爷送出去的东西,没给他们,那是因为他们没资格传承老人家的衣钵,而另一方面,如今日子也变好了,那东西就算拿回来,仅仅也只是个念想,反而还违背了老人家的初衷。

  刘兴才也是倍感歉意的,毕竟,他现在踏上了官场,已经没有再行医了,从老人家哪儿学来的医术,也只能是随着时间而埋没了。

  一番感怀之后,几个人的关系虽然没有回到当年,但也是近了不少,至少,老爸还主动留了刘兴才吃午饭。

  饭桌上,刘兴才对苏航倒是挺在意的,早就听说苏航在外面发达了,还帮村里修起了路,以前因为那些关系,不好登门,现在既然面对了面,自然是要多多询问的。

  就院子里停的那辆车,少说也要上百万,刘兴才对苏航相当的好奇,在他的记忆中,苏航还只是个穿着开裆裤,留着鼻涕的小子,如今却已经长大成人,明显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

  “小伙子不错,吃水不忘挖井人,知道回报村里。”品着小酒,刘兴才对着苏航大加赞赏,他的位子虽然不高,但也是会些识人之术的,如今见了苏航,便觉这小家伙绝非常人。

  从容不迫,谈吐得体,眉宇间隐含几分英气,甚至还有几分睥睨,这样的气度,绝对不是一个农户能够养出来的,只有那些常年处于高位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气度。

  苏航只是笑了笑,“我可没刘叔你想的那么好,还不是被我干爹缠的,干爹要干一番大事,我总不可能给他掉链子吧。”

  “臭小子。”苏有治笑骂了一句,不过心里却是甜滋滋的,笑得很开心。

  刘兴才也是哈哈一笑,借着三分的酒劲,玩笑道,“你们几个,今天可是把我的事给搅黄了,是不是也得给我个说法?”

  好不容易找来个肯在当地投资的,这才刚刚进村,就被这几个人给赶走了,连车都给人家掀翻了,可想而知刘兴才是有多么的郁闷了。

  “不是我说你。”苏有华开口了,“就算是要引进投资,你也得把底细查清楚了再说啊,你自个儿看看,今天来的那个老板是个什么货色,是真心想在咱们这儿投资么?”

  “华哥,你这一通训,搞得和县长一样啊。”刘兴才汗了汗,“这回的确是我的失误,也怪我太急于招商了,可我这也不是想为乡里做好事么?”

  “得了吧,建什么獭兔养殖基地,那玩意儿能挣钱么?就算能挣钱,和我们有半毛钱的关系。”苏有治心直口快的道。

  的确,且不说那个王老板是另有居心,就算他是真心想办养殖基地,顶多也就在村里招几个员工,其它的还对村里能有什么贡献呢?还把村里的地给白占。

  刘兴才苦笑了一下,“你们不了解,咱们乡是个茶叶大乡,一直都靠茶叶为生,可你们也该很清楚,眼下这茶叶的行情,也就春茶那几天值点钱,之后就是一路跨价,现在单靠茶叶,很难有出路了,所以,乡里研讨了一下,看是否合适引进第二产业,这个王老板来搞獭兔,也是想让他来实验一下,如果能赚钱,咱们就搞……”(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