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六十章 别有用心!

第二百六十章 别有用心!

  “咣当!”

  直接往旁一扔,重重的摔在地上,热腾腾的白烟从车前冒了出来,旁边人都看呆了,这是得有多大的劲啊。

  那可是铁,不是豆腐干,居然这么随意的就给扯下来了,确认没有看错么?

  静!

  “臭婆娘,敢砸我车,吗的……”车里人破口大骂了起来。

  “滚!”

  双手抓住车前的保险杠,猛的一用力,居然将整个车身都掀了起来,苏蓉斥骂了一声,车身顿时在翻到了路边,轰隆一声,四脚朝天。

  “哗!”

  怪力啊!

  不少村民闻讯赶来,看到这一幕,都完全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村里人都知道,苏蓉从小就喜欢打架,完全是个假小子,但是,把那么大一辆车给掀翻过来,那得需要多大的劲啊?

  苏蓉那娇弱的外表,任何人见了都不会相信她会有这么强的力量,路边一时静寂无声,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哎呀,我草,快救我出去,救命!”

  “快救我,车要爆炸了。”

  车里传来一阵大叫,尤其是那个秃头男人,叫得相当的大声,或许是油箱坏了,油在往车身里面淌,而车门又被摔得变了形,打不开,车里的人都惊慌不已。

  刘兴才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招呼着跟来的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车门弄开,将车里的几个人拖了出来。

  四个人,一从车里逃出,赶紧跑开,离那车子远远的,似乎那车子真的要爆炸一样,害得旁边的人也赶紧跑开。

  不过,等了好一会儿,车也没见爆炸,仅仅只是漏油而已。这群人显然是好莱坞大片看太多了。

  四个人,除了那个臃肿男司机,一个应该是老板的秃头男子,还有一个依偎在秃头男怀里。艳抹浓妆的女人,另外,还有个西装墨镜的平头男子,看样子像是保镖。

  “我的车啊。”

  秃头男子看着自己的黑大奔,居然被人搞得四脚朝天。心头真是又心疼又火大,指着苏蓉就开骂,“你,你,你,臭娘们儿,敢毁我车,老子……”

  话还没有骂完,苏蓉已经几步就抢到了秃头男子的面前,旁边那保镖吓了一跳。想出手阻拦,却被苏蓉一个巴掌拍过来,直接就给扇得踉踉跄跄退了好几步,跌在了雪地里,完全蒙了圈。

  秃头男子的骂声还没停下,苏蓉便已经揪住了他的衣襟,一只手就直接将他给提了起来,剩下的脏话完全说不出来了。

  旁边那女子吓得惊呼了一声,跌坐在了地上,惊恐的看着苏蓉。

  秃头男子一张脸憋得通红。只能双手抓着苏蓉的手腕,双脚凌空乱蹬着,那种窒息的无力感,让他十分切实的感觉到了面前这个女人的恐怖。

  “蓉蓉。别,快放手。”

  刘兴才也是吓了一大跳,赶紧上前劝架,眼下这局势已经无法收场,要是苏蓉再把人给打了,那就彻底无法挽回了。

  此刻。刘兴才的心里真是欲哭无泪,好不容易有个大老板肯在当地投资,也算是能带动一下地方经济,给他加点政绩,可万万没有想到,这才刚一进村,就碰上了这样的事,如果是普通的农户倒也算了,偏偏是在苏有华院子外头,而且还把二队的队长给扯进来了。

  他可以说是两头都难做。

  刘兴才来劝,苏蓉却是无动于衷,并非她不给刘兴才面子,本来她只想在旁边看戏的,实在是这秃子太可气,居然想开车撞她老爸,她能不出手么?

  “饶,饶命。”

  那秃子憋红着脸,惊恐的看着苏蓉,艰难的开口乞求。

  “蓉姐,带他过来,我有话问他。”

  这时候,苏航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苏蓉听了,二话没说,把那秃子往院子里一扔,那秃子就像一个沙袋一样,径直摔在了苏航的面前。

  “哎哟哎哟,疼死我了。”

  秃头男子一边咳嗽,一边惨呼着,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苏航蹲在屋檐下,捡起一根小棍往那秃头男子戳了戳,“喂,还有气儿么?”

  秃头男子忍着痛抬起头,看到面前的苏航,“你,你他……你谁啊?”

  本来下意识想骂的,但想到苏蓉的恐怖,秃头男子赶紧把脏话给憋了回去,收起了先前的桀骜。

  “别管我是谁,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苏航淡淡的道了一句。

  这时候,刘兴才等人连忙从院子外走了进来,刘兴才一脸的焦急,也不知道跟苏有华说了什么,苏有华沉着脸,对着苏航道,“小航,别胡闹。”

  “放心,我就问他几句话。”

  苏航回了一句,苏有华也没话说了,对着刘兴才摊了摊手,示意自己也无能为力。

  院门关上,屏退来看热闹的村民,几个人都来到了苏航的旁边,颇有种三堂会审的架势。

  苏航没有管旁人,小棍在那秃头男子的头上敲了一下,“叫什么名字?”

  “王泰利。”也不知道怎么的,面对着面前这个年青人,秃头男子感觉压力山大,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苏航微微颔首,继续问道,“从哪儿来的?来干什么?”

  王泰利正要回答,旁边刘兴才开口了,“王老板是省城来的,这回来苏溪,是想选个地方建一个獭兔养殖基地,也算是带动一下咱们这儿的经济,乡里很重视这个项目,你们怎么能把王老板给打了呢。”

  苏航缓缓的抬头看向刘兴才,“我在问他,没有问你。”

  刘兴才顿时憋了一下,张口欲言,可却又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刚刚他居然被苏航身上的气势给震慑到了。

  苏有华家的这个小子有点能耐啊!刘兴才不禁多看了苏航一眼,早就听说苏有华家的儿子出息了,今天一看,的确是很不凡。

  没有理会刘兴才,苏航的目光重新落在了王泰利的身上,“你说。”

  “他,他不是说过了么?”王泰利趴在地上,转脸瞧了刘兴才一眼。

  “我要听你说。”苏航道。

  王泰利听了,连忙道,“和刘乡长说的一样,我是想在你们这儿建一个獭兔养殖基地,这次过来就是选地方的。”

  “不说实话,我会很生气的。”苏航沉声提醒了一句。

  王泰利连连点头,“实话,实话,真真的实话,我有必要骗你么?”

  “呵,那可说不准。”苏航摇了摇头,“从省城,那么大老远的跑咱们这穷乡僻壤来,就为了建一个獭兔养殖基地?你唬鬼呢?”

  王泰利闻言一滞,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你们这儿的风景不是好么,基地建在这儿,养出来的兔子肯定更肥美。”

  “风景好的地方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选我们这儿?”苏航直视着王泰利,这人目光躲躲闪闪,明显是有什么事隐瞒着。

  “兄弟你这是哪儿的话!”王泰利干笑了一声,“我要是选别的地方,别的地方也会问你这个同样的问题,所以,我选了苏溪村,完全就是凑巧了而已。”

  苏航听了这番话,不由得多看了王泰利一眼,“不错,挺能说会道的,不过,据我所知,最近獭兔市场在走下坡路,王老板怎么会想到养獭兔呢?”

  王泰利想了想,道,“市场的事,哪里说得清,现在是在走下坡路,可没准儿来年就走上坡路了,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想赚钱,那就得眼明手快。”

  不得不说,这个秃子的确是挺能说会道的,只是,苏航并不相信他的鬼话,这家伙来苏溪,肯定不是建个獭兔养殖基地那么简单。

  不可否认,苏溪的环境是很好,近些年也发展了起来,可还没到吸引企业进来投资的地步,这个什么獭兔养殖基地,如果是县里或者镇上有人想来搞,那还说得过去,偏偏这是个从省里来的,那就不由得不让人多想了。

  村里没什么东西值得外人惦记,唯一能有点诱惑力的,就是那几座清代的古墓了,历来就传里面有不少陪葬品,这些年被盗过好几次,不排除这个秃子也是为了古墓而来。

  听了王泰利的话,苏航也抖了抖衣服,站起身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想王老板你可以离开了,村里没地方给你建养殖基地,你还是上别处去吧。”

  王泰利闻言一滞。

  这时候,刘兴才站了出来,“小航,这事不是你能说了算的,乡里引进投资,也是为了促进生产,给大家提高收入……”

  没等刘兴才说完,苏航摆了摆手,“刘叔,促进生产,提高收入,方法有很多,但这什么獭兔养殖基地,完全就是个笑话,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位王老板是别有用心么?”

  “别有用心?”

  刘兴才闻言愣了一下,目光往王泰利看去,别人只是来透支的,还要花钱给村里买地,不就是建个獭兔养殖基地么?能有什么别的用心?

  “真是好笑,我能有什么别的用心,要不是看你们这儿适合建基地,就这穷乡僻壤的,求我我都不会来。”王泰利像是被说中了什么,那种桀骜又恢复到了身上。(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