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蓉姐的狂暴!

第二百五十九章 蓉姐的狂暴!

  “嘁,不就是钱么?小谭,给他。”秃顶男子在车里毫不掩饰的鄙夷,在他看来,这似乎就是乡下人的秉性,压根就没见过钱长什么样子。

  臃肿男得令,也是鄙夷的瞧了苏有治一眼,将皮甲子翻了出来,“要多少?”

  苏有治回头看向苏有强,修路的时候,是三叔在管钱,他应该知道价。

  “问你呢,土包子。”见苏有治没有回答,臃肿男呃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三叔一听,立马就不乐意了,本来只想意思意思就算了,可你这一口一个土包子是什么意思?

  “十万。”三叔直接对着车里人竖起了一根中指。

  臃肿男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仿佛看到了一头狮子对着他张开了血盆大口,“我草,十万?老头儿,你家路是黄金镶的?怎么不去抢?”

  “就抢你了,爱给不给,不给就把车留下,谁都别想走。”

  苏有治也来了火,这条路才刚修起来,这些天时常下雪,水泥都还没完全干透,普通车在上面开还好使,这车在轮胎上绑了铁链,开过的地方都会留下印子,从村口到这儿,可是好长一段距离呢。

  往小了说,修补修补,花不了几个钱,但是往大了说,这把这段路拆了重修,十万块还不够呢。

  关键是,车上这几副货色,不积口德,让人很不爽。

  “草,老头儿,你们刘乡长可就跟在后头,等你们乡长来了,看你们怎么收场。”臃肿男钱也不给了,指着苏有治和苏有强骂了一句,直接上车,关上车门,摇上了车窗,任由苏有治在外面怎么叫骂都不出来了。

  ……

  “哥。不会乡长真来了吧?那可有好戏看了。”三个人蹲在屋檐下,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苏曦听说乡长要来,一双小眼睛更是充满了期待。

  “你这小丫头。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苏蓉回头白了苏曦一眼。

  苏航笑道,“你看咱干爹这架势,别说乡里,就算县里领导来了恐怕都不好使。”

  这话可是真正的大实话,农村基层工作是最难做的。一个生产队长,官儿不大,甚至可以说连芝麻官儿都算不上,他只是个群众推举出来话事人。

  但是,千万也别小瞧了这样一个话事人,群众肯推举他,足以证明他在当地的声望和能力,苏有治干这个生产队长已经十多年了,在当地的威望很高,可以说绝对是一呼百应。

  乡长是外来户。虽然娶的是本地媳妇,但始终是外来的,可以说,别人给你面子,你才是乡长,不给你面子的话,你球也不是。

  这条路是全二队人的路,属于公家的财产,现在有人刨二队的墙角,已经伤害到了大家的切身利益。可以说只要苏有治喊一声,几十上百人都会站出来,甭管你是什么长,保管连人带车给赶出去。

  没一会儿。大路拐角处几声嘈杂,几个人打着伞拐了过来,走在中间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或许是因为风大雪冷,几个人都靠得很近。

  这人苏航认识,正是本乡之长。名叫刘兴才。

  刘兴才是个外来户,老婆是苏溪村本地人,年青时候是乡里的行脚医生,想当年,苏航的爷爷在世的时候,刘兴才还上门求过学,算得上是苏航爷爷的半个徒弟,只不过苏航爷爷过世之后,就慢慢的没了来往。

  刘兴才先是在村里行医,因为是个文化人,被招进了村里,干了两年文书,选上了村长,听说上半年才进了乡里,坐上了乡领导的位置,勉强算是个九品芝麻官。

  今天,有省城来的贵客,一位大老板,来头不小,来年有意想在本地投资搞项目,这不,刘兴才带着一帮人巴巴的跑来作陪了。

  乡里的车没上锁链,到了村口就打滑上不来了,刘兴才只好带着人下车走路,只是,没想到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大老板的车好像被拦住了,而且,似乎还有冲突。

  这可使不得,万一惹毛了这位大老板,不在这儿投资了,那可白费他老鼻子的劲了。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虽然只是个啄木小官,但也是需要作出一点成绩来让上头看好,下头称赞的,刘兴才需要政绩,这位大老板就是给他送政绩来的,他当然不会让村里人对贵客无礼。

  远远的定睛一看,刘兴才已经认出了拦车的人,二队的队长苏有治,旁边还有一个人,让他心沉了一下,苏有强。

  连忙走了过去,“有治,有强,怎么的,都堵在这儿干嘛呢?”

  “刘乡长,你怎么来了?”

  苏有治早看到了刘兴才,心中已然是明白了,这车上的人的确是乡里请来的,当下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刘兴才出面,几句场面话,把台阶下了,算是给刘兴才面子。

  只是,苏有治还没来得及开口,大奔摇下了车窗,那个臃肿男探出头来,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刘乡长,你不是说你们这里民风淳朴么?怎么这光天化日的,我们才刚进村就遇上了强盗了呢?”

  这话落在苏有治耳朵里,立马就来火了,“小子,你说谁强盗?把话说清楚。”

  “呵。”那臃肿男轻笑了一声,“怎么,刚才不还向我们要养路费来这么?刘乡长来了,你就不敢承认了么?要不要我给刘乡长好好讲讲刚刚的经过?”

  “马格比的。”苏有治啐了一口,捋起了袖子。

  刘兴才一看,苏有治这是要发飙啊,赶紧拦住,一脸严肃的道,“有治,少说两句,车里是省里来的客人,甭管刚才是怎么回事,都只是误会。”

  车里,那人得意洋洋,面带笑意。

  苏有治是个直脾气,直接对着刘兴才道,“省里来的客人?很牛么?你看看这条路,刚修起来才多久,水泥都还没干透,给我弄出这么两条印子来,你说怎么办?”

  刘兴才回头一看,路中间那两条印子,的确是不太好看,“不就两条印子么?回头补一下就行了。”

  “补?说得轻巧,补不要钱么?”苏有治一阵火大。

  刘兴才上前拍了拍苏有治的肩膀,“有治,谈钱伤感情,看我面上,今天这事就算了,改天我摆一桌酒,权当是赔罪,如何?”

  对于苏有治这样的最基层领导人,刘兴才还真不好撕破脸,如果苏有治是在乡里工作,他早就三言两语的呵斥上了,可偏偏苏有治只是个小小的生产队长,惹毛了直接撂挑子不干,他也拉不长他,锤不扁他,以后下乡开展工作会更困难。

  “赔罪?”

  这时候,苏有华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是刘兴才在院外,顿时就没有什么好脸色,“这条路是我儿子出的钱,全村上百口子人一起出力修的,你这一桌酒恐怕不够。”

  看到苏有华,刘兴才似乎有点尴尬,连忙干笑了一声,“华哥说的是,都是误会,各退一步就行了,这路的事,咱们下来再说,这车上是省城来的客人,咱这地方小,但也不能让人看了笑话不是?”

  “算了,别让人家省里来的大老板觉得咱们不讲道理。”苏有华对着苏有治和苏有强两人摆了摆手,转向刘兴才,“让他们把轮胎上的铁链取了,不能再往上面开了。”

  苏有华开了口,又有刘兴才圆场,苏有治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台阶,和苏有强一起退了回来。

  刘兴才也算是松了口气,正准备和车里的人交涉一下,这时,车后座上那秃子却开口了,“刘乡长,你不会就这么罩不住吧?一个破烂生产队长都搞不定,早知道这样,这趟就不该来了。”

  刘兴才听了,有些尴尬,俯身到车窗边,准备解释一下。

  “王老板,也怪我,先前没有及时拦着里,这条路刚修好没多久,经不起破坏,这上面的路也没多远了,不如下来,咱们走路上去?”

  “呵,不就一条破路么?小谭,开车,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拦我的车。”车里传来一声冷哼。

  旋即,车子又发动了,刘兴才心中一沉,暗道不好,这不是故意找事儿么?要知道这里是村里,不是抖威风的地方。

  强行装比,分分钟会被打死的。

  “吗的,反了天了?”苏有治骂了一句,立马又站到了路中央,“你敢再往前开试试?”

  “撞死他丫的!”车里传来一声破口大骂。

  “嘭!”

  臃肿男狂踩油门,正准备朝苏有治撞过去,却忽然车身一震,熄火了。

  抬头一看,不禁愣了一下,一女的,正站在车前,右手拍在引擎盖上,引擎盖都被拍得变形了。

  “蓉蓉?”

  苏蓉的出现,让苏有治有些错愕,“蓉蓉,快躲开,这里不关你的事。”

  “咔吱……”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响声,只见苏蓉抓着引擎盖的边缘,猛然一用力,嘭的一声,居然直接把引擎盖从车上给狂暴的扯了下来。(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