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出什么事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 出什么事了?

  话说杨六郎死后,殷奇欺负宋朝无人,向西夏国主请命攻打大宋,一路上所向披靡,连下数城,率军猛攻雄州。

  杨宗保迎战西夏军,数阵下来,互有胜负。殷奇从森罗黑水两国借来兵马,又设下诱敌之计,将杨宗保大军围困在金山之中。

  穆桂英为救丈夫,带领天波府十二寡妇出征西夏。

  此时,应该便是与殷奇大军的最后之战。

  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殷奇看不起杨门女将,派出森罗黑水人马迎战杨门女将,不想两国人马全军覆灭。殷奇大惊,亲自出马,穆桂英点将布阵,十二女将重重埋伏,殷奇部下死伤无数。

  殷奇力战之时,不想自己营中起火,心慌不已,败阵救走。杨家少将杨宗源杀到,十数合间,就将殷奇刺于马下。

  这白袍小将,就是杨宗源!

  搞清情况,苏航也不再疑虑,娇喝一声,舞起龙凤如意槍,毫无顾忌的深入敌阵拼杀。

  杨家枪法,诞生于战阵之中,杀伐之气只可谓骇人,如果没有经历过战阵拼杀,根本就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杨家槍法。

  只有战场上的滔天杀气,才能让苏航将这门槍法修成,如今太平盛世,怎么可能有地方让苏航磨砺槍法?

  杨排风的记忆幻境,便是给苏航磨砺槍法的最好机会,这个机会必须得好好的抓住。

  横枪纵马,深入敌阵,周围尽是黑压压的敌军,一个个眼中都只有杀戮,如同电影来的丧尸,源源不绝的围扑过来。

  降龙十八掌,使不出来!

  剑法,使不出来!

  蛊皇分身,感应不到!

  ……

  身处幻境之中,能用的只有这门杨家枪法。

  “杀。杀,杀!”

  长槍挥舞,纵横捭阖,槍尖所指。兵甲尽毁,槍身所至,一个个士兵如同沙袋被击飞,血肉横飞,霎那间清空出一条前进的道路。

  可是。敌军实在太多,数都数不清,杀也杀不绝,刚清出一条道,立刻又有悍不畏死的敌军扑上来,源源不断。

  武者于战阵厮杀领悟的霸道绝学,大开大阖,刚猛无匹。

  大花枪四十二式,白蛇吐信、铁牛耕地、燕子夺窝、黄龙卧道

  ……

  花战枪三十八式,十面埋伏、叶底偷桃、蛟龙出水、恶狼扒心

  ……

  战枪十七式。黑虎卧身、下步角入水、滚坐马势、青龙落地

  ……

  梨花八母枪,十六式,夜叉探海、恶虎扑鹿、跨虎开山、青龙献瓜

  ……

  杨家槍法招式繁多,共七个套路,计二百二十三式记真,各套路其枪势又多少不一,这些气势汇聚到一起彻底打杀出来,威势滔天,霸气十足,当真是惊天动地。不可一世。

  战阵之中,苏航渐渐忘我,完全沉浸在了玄奥的槍法领悟之中,每一个招式。都在拼杀中圆满,根植在苏航的意识海中。

  “排风,拦住殷奇。”

  苏航正享受着铁血的畅快,一声大喝从远处传来,扭头一看,一身穿金铠的西夏大将正策马狂奔。所来的正是他这个方向,而那杨宗源正在后方策马狂追。

  “死!”

  苏航立刻策马冲了过去,龙凤槍一转,一招旋风破道,槍如棍使,直接向那敌将抽了过去。

  那敌将一心逃命,见苏航来袭,慌忙也提刀横档。

  “铛!”

  金铁相交,巨力之下,那敌将的大刀立刻断为两截,胯下战马长嘶一声,掀起了高高的马蹄,槍身去势未竭,砸在了那敌将的胸口。

  护心镜瞬时碎裂,那敌将喷出一口老血,直接被冲战马上掀飞到了半空之中。

  “死!”

  那白袍小将也已赶到,一柄长槍跃空而至,直接将那敌将穿胸而过,带着那敌将坠入战场,死死的钉在地上,那敌将双手捧着胸口的长槍,眼睛瞪得老大,吐出几口血后,便气绝而亡。

  “死了,死了,主帅死了。”

  周围敌军见了,顿时大惊失色,还有谁敢再战?

  白袍小将跃马而至,伸手将地上的长槍,连同敌将的尸身一同提了起来,环视一圈,“殷奇已死,尔等速速投降。”

  声音饱含内力,传出老远,喊杀震天的战场,竟是静了片刻,一时间,战场上尽是丢盔弃甲之声。

  “排风,好样的,你的槍法已经……”

  白袍小将拍马向着苏航走来,满是血污的脸上,带着几许笑容,但是,苏航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周围的战场正在慢慢的淡去。

  ……

  房间里,苏航猛然睁开了双眼,精光爆射,那眸子中凛然的杀意足以让任何一个与之对视的人胆寒,如此犀利的眼神,绝对只有经历过战场上生死拼杀的人才可能有。

  周围哪儿是什么战场,不就是自己的练功房么?

  一阵稀疏的脚步声,从苏航的背后传来,几乎是条件反射,猛的转身,手中龙凤槍便刺了出去。

  “啊!”

  一声惊呼!

  看清来人,苏航也是吓了一跳,赶紧收手,槍尖停留在了苏蓉的咽喉处。

  苏蓉已经脸都被吓青了,刚刚看到苏航提着一把长槍,在这屋里拗造型,她便忍不住想进来一看究竟,想不到苏航会这么大的反应,差点没把她脖子给穿透了。

  “晕,这么晚不睡觉,你跑这儿来干什么?”收回龙凤槍,收敛了气势,苏航有些无语的看着苏蓉,刚刚如果不是他及时收手,苏蓉恐怕已经身首异处了。

  苏蓉也缓了过来,“你不也大半夜没睡么?”

  “你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

  苏航十分的严肃,可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以前他一个人住,一个人练功倒无所谓,但现在苏蓉来了,是得有点安全意识了。

  “危险?”苏蓉愣了一下,“你这小子,腰里别个死耗子,就冒充打猎的了?”

  说着,伸手在苏航手里的龙凤槍上拍了一下,这一拍不要紧,拍过之后,苏蓉却是惊了一下,她能感觉道,苏航手里那柄长槍非常的沉重。

  “大姐啊,我可没跟你开玩笑,以后我在这房间里的时候,你最好乖乖的在外面呆着,要不然误伤了你可不好。”苏航无奈的道。

  苏蓉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苏航讲话,在屋子里打量了一圈,只见这屋里空空的,也就摆放着几把枪剑,仔细一看,还都是真家伙。

  “小航,你该不会混道上了吧?”寻常人家里怎么可能藏这些东西,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受管制的,联想到苏航大学都还没毕业,便住上了这么好的房子,还开上了豪车,苏蓉的心里不禁得乱想。

  混黑的,做杀手……

  苏蓉的思想相当的丰富,一下便联想出了一大串。

  “想哪儿去了?”苏航有些无语,“这些都是摆设,放着好玩儿的。”

  说着,推着苏蓉走了出去。

  苏蓉将信将疑,摆着好玩儿,可能么?一不是古董,二不是宝贝,几把槍剑,占了这么大一间屋子,会这么简单?

  女人的直觉告诉他,苏航肯定没老实。

  这个以前老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跑的小弟,突然变得有些陌生了起来,苏蓉突然感觉,苏航的变化真的是好大,甚至是有些神秘。

  “我跟你说,你要是做什么坏事,我可第一个饶不了你。”出了房间,苏蓉对着苏航道。

  苏航讪讪,推攘着苏蓉往前走,“我有那个胆么?放心吧,赶紧去睡,你明天不是还有同学会么?”

  好不容易,总算是把苏蓉给搪塞了过去。

  ——

  第二天,周末,薛萱约了苏航去大溪谷打高尔夫,苏航也想找个开阔的地方顺便炼一下枪法,境界暴增到武师八品,也需要及时的适应一番。

  至于苏蓉,开同学会去了,一早就没有见到她,苏航起床洗漱后,已经是中午,餐桌上还留着苏蓉做的早餐。

  虽然早已经凉了,不过苏航还是吃了两口应付一下,也懒得再外面去下馆子。

  打扮得人模人样的出了门,下到地下车库取车,才刚出小区,手机却响,拿起来一看,是苏蓉打过来的。

  “苏航,你在哪儿?”刚一接通,对面就传来苏蓉的声音。

  急促,慌乱,甚至是带着几分惊恐。

  苏航心中咯噔了一下,停下了车,“刚出门呢?怎么了?”

  “快到青牛大酒店来,现在,立刻,马上。”苏蓉在电话那头,声音在微微颤抖,仿佛遇到了什么让她恐惧的事。

  “出什么事了?”

  刚问出口,电话那头已经挂了,只留下一阵嘟嘟的忙音。

  苏蓉是去参加同学聚会了,能出什么事?难不成又是在整蛊自己?

  这种事,苏蓉可是没少干过,放下电话,苏航不禁有些怀疑,不过,还是调转车头,一边给薛萱打电话抱歉,一边向着青牛大酒店的方向驶去。

  等一会儿见了苏蓉,万一真是整蛊自己,一定要给她好好讲讲狼来了的故事。

  ——

  此时,青牛大酒店,二楼一间宴厅。

  酒会Party,大概二十来个青年,有男有女,都是二十几快三十的样子,全是苏蓉的高中同学。(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