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说曹操,曹操到!

第二百二十一章 说曹操,曹操到!

  信仰的力量,也不知道能不能吸收转化为能量点?

  可惜本体无法看到信仰的能量,也无法感受到这种能量,只有通过大佛的视眼才能察觉,然而,大佛被精炼成了浮屠石,又无法存贮信仰,苏航就算想尝试,也没有办法尝试。

  现在虽然不行,但以后应该可以吧,透过大佛的视角,看着那漫天的信仰能量,如果不利用起来,实在是可惜。

  ……

  ——

  大佛分身留在了乐山,第二天苏航便跟着薛萱离开了大佛寺,回了蓉城。因为苏航的事,薛萱已经耽搁了大半个月,直接回了九鼎大厦,处理公司的事情,而苏航则是直接回了住处。

  分身祭炼术太过耗神,苏航沉睡了十多天,现在依旧还不时的感觉到头疼,那是灵魂受损的肉身表现。

  现在已经有了两尊分身,以后可不敢再继续祭炼分身了,否则的话,苏航真担心自己的灵魂会承受不住分割而崩溃,上次灵魂的损伤还没有完全修复,这次又撕下来一块,只能慢慢蕴养恢复。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除了偶尔去学校上上课,苏航更多的时间便是在家里睡觉休息,而就算是去学校,上课也多半是趴在最后一排睡觉。

  这天,英语课。

  班导桂芬女士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讲着单词语法,下面的学生虽然很多都昏昏欲睡,但也都还强撑着,毕竟这是班导的课,敢不认真?万一被刘大姐穿小鞋就不妙了。

  最后一排,传来微微的鼾声,班上的同学都无比的羡慕。

  他,睡得可真香。

  在班导大人的课上,恐怕也就这位爷才敢睡得这么安逸吧?

  刘桂芬也往那个角落里看了看,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位爷肯来上课就已经算是很给她面子了。她还能再要求什么呢?

  毕竟,当初她是亲口说过的,凡事她的课,苏航都可以不来。而后院长也打过招呼,对这位爷施行放养政.策。

  只是,你睡觉就睡觉,别影响其他同学啊,还打呼噜是几个意思?

  “铃铃铃……”

  总算下课了。刘桂芬放下了教鞭,并没有立即下课的意思,“同学们,差不多要期末了,期末意味着考试来了,考试关系着大家的学分,关系着你们能不能攒够足够的绩点,学分和绩点,关系着三年后你们能不能顺利毕业,关系着毕业证和学位证。当然,这有些说远了,但是,说近一点,期末的考试成绩,可关系到你们这个寒假能不能玩好,年能不能过好,我想,谁也不愿意刚过完年就得考虑着赶快来学校参加补考吧?”

  “所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大家都得打起精神来,该学习的学习,该复习的复习,争取考个好成绩。”

  刘桂芬一番话说完。教室里便是一片哀声遍野,要问学生最烦什么,毫无疑问,考试。

  从小到大,都被各种各样的考试给包围着,本以为高考完就解脱了。可进了大学还得考试。

  一张张脸苦的就像苦瓜一样,已经有不少的学生开始向成绩好的预约考试时的座位了,有些更是在盘算着该用什么办法的作弊。

  一时间,刘桂芬这个话题,让大家都感觉有些沉重,似乎快乐的生活即将要结束了。

  刘桂芬轻咳了一声,“上周,有同学提议,在期末考前来一次冬游,嗯,我和系里几位领导商量了一下,领导们同意了这个提议,咱们专业五个班,下周五集合!”

  “oh  no!我的周末啊。”

  “谁这么缺德,提这种建议?”

  “老师,下周末我要撸啊,没时间!”

  ……

  很多人都在吐槽,眼看就要考试了,谁还想什么冬游啊?冬游个屁啊!

  一个周末,不过两天,能去哪儿?这蓉城周边,有什么地方没去过?谁有兴趣去冬游?

  “领导已经决定了,没有特殊情况,不能缺席,缺席的,扣学分!”刘桂芬直接丢出一句话,这句话就像是个大杀器一样,把所有反对的声音都给镇压了下去。

  哀声遍野。

  “咋了?”苏航被嘈杂的声音给吵醒了,抬起惺忪的眼睛,疑惑的看着面前这群人,貌似出了什么大事。

  “下周末,冬游。”帅宇苦笑了一下,下周末,他好不容易约了个妹子,准备好好玩玩呢,这下计划可全打乱了。

  命怎么这么苦?

  “冬游?去哪儿?”苏航有些意外。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想去冬游的同学问起了这个问题。

  “关于冬游的地点,领导还没有定下来,等定下来之后,会通知大家的。”刘桂芬道了一句,“好了,下课吧,大家可以趁这个机会,考前好好放松一下。”

  我去,应该是领导想冬游了吧!

  许多人都在心里吐槽,这档子事真是奇葩,领导想旅游,还偏得把他们这么多人拉上,简直搞笑。

  哀声叹气的不少,毕竟,出去玩肯定是要交钱的,而且,也没几个人乐意一大堆人出去玩。

  不过,苏航倒是无所谓,反正他是整天无所事事,在哪儿玩都无所谓。

  “草,草,草,草,草……”

  下课后,帅宇大力的吐槽着。

  苏航古怪的看着他,“我说,你吃错药了吧?”

  “草!”帅宇骂了一句,“我勾搭了半个月,才钓到一个英语系的学姐,约了下周末见面,现在还搞屁啊?”

  “活该。”苏航一听,却是笑了。

  帅宇瞪了苏航一眼,“没见我郁闷么?还说风凉话,你是不是人啊?”

  苏航咧着嘴,“那句话怎么说的,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肯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的,不就一个英语系的学姐么?冬游不就是给你这样的骚人创造联谊的机会么?”

  “得了吧。”帅宇十分的不以为然,“窗是打开了,可窗外是二十楼,你敢出去么?咱们专业你也不是不知道,别说漂亮姑娘,连女的都没几个,还一个个长得像母大虫一样,给你,你要啊?”

  话音才刚落下,帅宇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抬头一看,前排有两个母大虫正向他看来,那眼神,简直就是要人老命啊。

  那话,可是把全专业的女生都给得罪了。

  帅宇赶紧缩了缩脖子,管住自己的烂嘴,不敢再废话。

  苏航道,“哥们儿,节哀吧,你不是还有大咪么?人家大咪对你一往情深,你还是走点心吧。”

  “滚!”

  帅宇无语的怒斥。

  说曹操,曹操就到,两个女生在教室门口探头探脑,其中一个,正是赵大咪,而另外一个则是秦诗语。

  两女的出现,一下就吸引了来往不少学生的目光,一个长得漂亮,一个长得巨大,相较起来,还是赵大咪更能吸引目光。

  “还真是不能背后说人坏话。”苏航打趣的摇了摇头,收起书,与帅宇一起走了出去。

  “你们怎么来了?”走廊里,苏航有些意外的看着秦诗语两人。

  秦诗语还没说话,赵大咪却是先开口了,语气有些调调,“哎呀,某些人啊,一天到晚都念叨着,这不今天下午没课么,我是听不下去了,只能带着某些人过来了。”

  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苏航的目光落在了秦诗语的身上,这姑娘闹了个大红脸,手已经悄悄的放到了赵大咪的腰间,来了一个360度的旋转,痛的赵大咪连连求饶。

  看着嚣张的赵大咪,苏航也忍不住想逗逗她,“大咪啊,还真是巧了,刚刚我和帅宇也还正说你呢。”

  “卧槽!”

  帅宇一听,顿时炸了,直接蹦了起来,用手捂住了苏航的嘴巴,就苏航这张臭嘴,让他说下去还了得?

  “说我?”赵大咪疑惑的看了看帅宇,这家伙反应这么大,肯定没说什么好话,“你们都说我什么了?”

  “别听这家伙胡说……”帅宇赶紧解释。

  但是,还没来得及解释,苏航却又开口了,他那点劲根本就不可能是苏航的对手,苏航轻轻一挣就挣开了。

  “帅宇刚刚说想约你下周一起玩,可结果学校下周要出去冬游,不能缺席,这家伙正愁着呢。”苏航一只手就把帅宇给制住了。

  “卧槽,大咪,你别听他瞎说。”帅宇真是要炸了,苏航这小子无中生有的本事真是玩得漂亮啊。

  赵大咪有点懵了。

  “瞎说个屁。”苏航单手将帅宇压在走廊的墙壁上,另一手在他的头上拍了一下,“喜欢就得说出来,玩暗恋有个屁用,想大咪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你要再婆婆妈妈的,等他跟别人跑了,你可别哭鼻子。”

  “苏航,你姥姥的,你还是兄弟么?”此刻的帅宇,真是想把苏航狠狠的揍上一顿,可是,这家伙的力气就像大象一样,他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苏航转向有些蒙圈的赵大咪,“大咪,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这小子想约你,却又不好意思,没办法,只有当兄弟的出面了,这小子对你可是真好,昨天还特意买了根项链想跟你表白。”(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3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